11城如何應對“超老齡化”

人口老齡化是當前社會關注的熱點

根據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全國人口中,60歲及以上人口爲264018766人,佔18.70%,其中65歲及以上人口爲190635280人,佔13.50%。

按照國際通行劃分標準,當一個國家或地區65歲及以上人口占比超過7%時,意味着進入老齡化;達到14%,爲深度老齡化;超過20%,則進入超老齡化社會。當前我國離深度老齡化的標準已經不遠。

在不同地區、不同城市,老齡化的程度也各不相同。根據第一財經統計,目前全國有149市已經進入深度老齡化,其中南通資陽泰州、自貢等11個城市已經進入超老齡化階段,主要來自蘇中地區、四川遼寧內蒙古,以中小城市爲主。

這些城市進入超老齡化社會的原因之一,是部分城市人口出生率較低。一部分城市如蘇中的南通、泰州,工業化城鎮化較早,獨生子女佔比也較高,這種低出生率慣性一直延續至今,因此兒童人口占比低,老年人口占比較高。

但更多的城市是由於當地產業發展不足,勞動年齡人口外流,因而老年人口占比較高。典型的是四川的資陽、自貢等地,這些地方的人口大量流向“強省會成都以及沿海發達地區。這也是山東等地很多地級市老齡化程度高的重要因素。實際上,出生率較低的蘇中和東北地區,也存在勞動年齡人口外流的問題。可以說,勞動年齡人口外流是大多數三四線城市進入超老齡化、深度老齡化社會的主要原因。

在深度老齡化乃至超老齡化下,這些三四線城市在養老醫療、社會經濟發展方面面臨着不小的壓力。如何緩解、平衡區域老齡化的壓力?一方面,應當加快城市羣都市圈的建設。城市羣是區域經濟一體化的空間佈局體現,其發展程度決定了一個區域參與全國甚至全球競爭能力,而城市羣之間便利的交通體系建設是競爭的基礎

隨着城市羣、都市圈一體化的發展,產業可以在城市羣內部實現更好的梯度分配。尤其是,中西部城市羣、都市圈的發展,有利於承接沿海更多產業轉移落地,讓更多人可以就近就業、就近城鎮化。就近城鎮化的成本比較低,無論是語言文化生活習慣氣候等方面都基本家鄉一致,親戚朋友也多。在這種便利條件下,老年人進城養老、幫子女帶娃等也更容易適應。

另一方面,欠發達地區的勞動年齡人口大量外流,不僅產生了“留守兒童”問題,也帶來“留守老人”問題。不少老人想到大城市投靠子女,但受限於住房、醫療等問題,這一想法實現起來存在不少難度,因而只能繼續留守家鄉。

因此,對勞動力大量流入的一二線城市來說,未來要加快住房、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領域補短板,從財權事權對稱的角度,增加公共產品供給,推動外來務工人員市民化,減少跨區域的遷徙。

比如,在住房方面,當前不少人口流入多的大城市,近些年都提升了政策性住房的佔比,目前大多以中戶型爲主。未來,政策性住房不僅應該覆蓋更多的新市民,而且在“三孩時代”和養老高峰到來的情況下,新市民要生育二孩、三孩,老年人要進城幫子女帶娃,政策性住房也應當適當增加多房戶型的佔比,滿足不同層次的需求。(林小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