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城市商業銀行競爭力評價報告

財務狀況

根據銀監會年報,截至2011年底,我國共有城市商業銀行144家,較2010年減少了3家。在貨幣環境偏緊的2011年,城商行資產負債規模及其在全部商業銀行中的佔比延續了持續增長的趨勢不良貸款率較2010年有所降低,但不良貸款餘額持續多年的下降趨勢結束;撥備覆蓋率資本金充足性遠高於商業銀行總體均值;資產利潤率和資本利潤率均實現了近年來最好的結果;流動性比率高於銀行業平均水平,但存貸比和貸款集中度則高於行業平均水平。

資產負債情況

2011年城市商業銀行規模繼續保持高速增長,資產和負債在全部商業銀行資產總額和負債總額中的比例延續了2003年以來的持續增長的趨勢。銀監會2011年報數據顯示,2011年底,城商行資產總額爲9.98萬億元,較2010年增長21.7%;負債總額爲9.32萬億元,較2010年增長26.5%;所有者權益總額爲0.66萬億元,較2010年增長37.7%(圖1、圖2、圖3)。存款和貸款同樣保持高速增長。2011年底,城商行存款總額超過7萬億元,較2010年增長約28%;貸款總額超過4萬億元,較2010年增長約34%。

從單個銀行看,2011年資產規模超過1000億元的城商行數量達到27家,較2010年增加8家;2011年存款規模超過1000億元的城商行數量爲16家。在資產、負債、存款、貸款四個單項指標中,北京銀行、上海銀行江蘇銀行分別列前三甲。其中,規模最大的北京銀行2011年底資產總額接近1萬億元。

資產負債增速高於其他類型商業銀行。在全部商業銀行中的比例繼續增加。2011年底,城商行資產總額在全部商業銀行資產總額中的比重由2010年的8.24%增長0.57個百分點,至8.81%;負債總額佔比由2010年的8.24%增至8.79%(圖1、圖2)。

資產質量

2011年,儘管城商行不良貸款率仍然保持以往的下降趨勢,但不良貸款餘額下降的趨勢結束。2011年四季度末,城商行平均不良貸款率由2010年四季度末的0.9%降至0.8%,低於全部商業銀行平均水平1.0%和大型商業銀行的1.1%,但高於股份制銀行的0.6%和外資銀行的0.4%(圖4)。其中,次級類、可疑類和損失類不良貸款比率均爲0.2%。不良貸款餘額連續下降的趨勢在2011年一季度結束,2011年一季度末不良貸款餘額333億元,較2010年四季度末增長7億元,2011年四季度末不良貸款餘額爲339億元,較2010年四季度末增長13億元(圖5)。

從散點圖情況看,城商行資產規模和貸款規模越大,不良貸款率越低(圖6、圖7)。其中,資產規模小於100億元的城商行平均不良貸款率爲1.1%,處於100億元到500億元的城商行平均不良貸款率爲0.8%,處於500億元到1000億元的城商行平均不良貸款率爲0.7%,資產規模大於1000億元的城商行平均不良貸款率爲0.6%(圖8)。

風險抵償能力

貸款損失準備金是商業銀行吸收信貸損失的基礎,貸款損失準備金的充足性通過撥備覆蓋率來衡量。2011年底,城商行平均撥備覆蓋率爲534%,高於2010年底的334%,遠遠超過同期商業銀行總體的278%和大型商業銀行的250%。從不同規模城商行平均撥備覆蓋率看,平均撥備覆蓋率最高的是資產規模處於10億元到500億元之間的城商行,爲599%,其次是資產規模大於1000億元的城商行,爲549%,最小的是資產規模小於100億元的城商行,爲442%(圖9)。銀監會規定,商業銀行撥備覆蓋率不得低於150%。我們掌握數據的城商行全部達標。

資本充足性

截至2011年底,我國城商行資本充足率爲15.3%,高於商業銀行全體的12.7%和大型商業銀行的12.8%;核心資本充足率爲13.7%,高於商業銀行全體的10.2%和大型商業銀行的10%。從不同規模城商行資本充足性看,銀行資產規模越小,資本充足性越高(圖10)。其中,資產規模小於100億元的城商行資本充足率爲16.5%,高於資產規模大於1000億元的城商行3.4個百分點,核心資本充足率爲14.9%,高於資產規模大於1000億元的城商行3.9個百分點。

總體上看,城商行權益與資產比率呈上升趨勢。2011年底,城商行平均權益與資產比率爲6.7%,較2010年底上升0.6個百分點,高於大型商業銀行的6.3%和股份制商業銀行的5.9%(圖11)。

盈利狀況

資產利潤率和資本利潤率

城商行利潤總額持續增長。2011年,城商行實現稅後利潤1081億元,較2010年增長40.4%(圖12)。其中,北京銀行實現稅後利潤總額達到101.4億元,佔全部城市商業銀行稅後利潤的9.4%,遠高於排在其後的江蘇銀行和上海銀行。江蘇銀行的資產利潤率和資本利潤率分別爲1.24%和23.10%,這兩個指標均高於北京銀行和上海銀行(圖13)。

從盈利能力變化趨勢來看,資產利潤率和資本利潤率較2010年均有所增長。2011年資本利潤率達到18.86%,較2010年增長0.55個百分點,資產利潤率爲1.08%,較2010年增長0.1個百分點(圖14、圖15)。

從不同規模城商行盈利能力的表現看,資產規模越大,資產利潤率越低,但資本利潤率基本上不隨資產規模大小變化而變化。資產規模小於100億元的城商行資產利潤率最高,爲1.8%,高於資產規模大於1000億元的城商行0.6個百分點(圖16)。

成本控制

成本控制能力是銀行盈利能力的主要決定因素。成本收入比越高,說明城商行成本控制能力越弱。2011年,城商行成本收入比爲34.0%,較2010年的35.0%下降一個百分點,但高於同期大型商業銀行的31.7%。

從不同規模城商行情況看,資產規模小於100億元的城商行成本收入比最低,爲31.4%,資產規模大於1000億元的城商行成本收入比最高,爲34.6%。這說明,在城商行中間,資產規模越大,成本控制能力越弱(圖17)。成本收入比與資產規模散點圖也可以說明這一關係(圖18)。在圖18中,成本收入與資產規模趨勢線擁有正的斜率。大型銀行在信息技術方面的投入相對較多,這可能會使得大型商業銀行擁有較高的管理效率,而且較大的資產規模意味着規模經濟。但爲什麼城商行規模越大,成本收入比越高呢?其原因可能是規模增大導致成本減少不足以彌補管理成本的增加,信息系統改造升級的效果尚未充分顯現,或者說其作用無法在更大的規模上得到發揮。此外,大型城商行跨區域經營尚在投入期。

收入結構

利息收入佔比高、手續費佣金收入佔比低是國內商業銀行收入結構的一個普遍特徵,這一點對於城市商業銀行而言尤爲貼切。2011年,城商行利息淨收入營業收入比重高達85.2%,高於大型商業銀行的76.9%;手續費和佣金淨收入佔營業收入比重爲4.4%,低於大型商業銀行的19.3%(圖19)。個別利息淨收入佔營業收入比重較低的銀行,比如包商銀行和廣東南粵銀行,並非手續費和佣金收入佔比高,而是由於投資收益較高。

從不同規模城商行收入結構情況看,利息淨收入佔營業收入比重最高的是資產規模小於100億元的城商行的89.3%,最低的是資產規模處於500億元到1000億元之間的城商行的82.8%。在手續費和佣金淨收入佔營業收入比重方面,資產規模較大的城商行,手續費和佣金淨收入佔營業收入比重較高,其中資產規模超過1000億元的城商行爲7.4%;由於信陽銀行和江蘇長江商業銀行兩家資產規模低於100億元的城商行手續費和佣金淨收入爲負值,導致資產規模低於100億元的城商行整體的手續費和佣金淨收入佔營業收入比重爲-1.1%(圖20)。

流動性狀況

流動性比率

流動性比率是流動性資產餘額與流動性負債餘額之比,衡量商業銀行償還短期債務的能力。我國的商業銀行法規定,流動性比率不得低於25%。2008年以來,我國商業銀行整體流動性比率保持在40%以上(圖21)。2011年底,城商行平均流動性比率爲54.3%,高於商業銀行整體的43.2%和大型商業銀行的40.8%。

從不同規模城商行來看,小規模的城商行保持着較高的流動性比率。其中資產規模小於100億元的城商行流動性比率均值爲58.2%,高於資產規模大於1000億元城商行的44.5%(圖22)。

存貸比

存貸比是銀行貸款總額與存款總額之比,該指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衡量國內商業銀行的資產配置狀況。我國的商業銀行法規定,存貸比不得高於75%。2011年底,我國城商行存貸比爲58.4%,低於大型商業銀行的65.6%。其中,資產規模小於100億元的城商行存貸比最高,爲62.3%,資產規模處於100億元到500億元的城商行存貸比爲58.0%,資產處於500億元到1000億元之間的城商行存貸比最低,爲55.9%,資產規模大於1000億元的城商行存貸比爲57.4%(圖23)。這些指標反映了,相比於大型商業銀行,信貸投放在城商行資產配置中的作用要小一些。

貸款分散程度

商業銀行的貸款越分散,他們的貸款組合在應對個別客戶風險事件的能力就越強。貸款分散程度一般使用最大單一客戶貸款集中度和最大十家客戶貸款集中度來衡量。我國商業銀行法規定,對同一借款人的貸款餘額與商業銀行資本餘額的比例不得超過10%。

2011年,城商行最大單一客戶貸款比率爲6.2%,最大十家客戶貸款比率爲43.2%,遠高於同期大型商業銀行的指標(圖24)。

貸款分散程度與商業銀行的規模和客戶結構有關。一般來講,對於規模較小的商業銀行而言,爲大型客戶提供大筆貸款往往會導致較高的貸款集中度。從不同規模城商行貸款集中度看,貸款集中度最低的是資產規模處於500億元到1000億元的城商行,這類城商行最大單一客戶貸款比率爲5.1%,最大十家客戶貸款比率爲35.5%,低於資產規模大於1000億元的城商行(圖25)。

2011年重大發展動向

2011年城商行總數出現了首次下降,隨着城市信用社改制工作基本完成以及未來城商行之間合併重組活動的出現,城商行數量有可能繼續減少。同年,共有8家城商行進行了更名,使得自2007年出現更名高潮期以來累計更名城商行數量達到81家,超過2011年底全部144家城商行一半。在跨區域經營方面,銀監會基本上停止批覆城商行跨省新設分行,但仍有至少31家跨省分行和60家省內分行開業。在發起設立村鎮銀行實現跨區域經營方面,城商行也是越來越積極。面對2011年資本金約束趨緊的巨大壓力,城商行主要通過利潤留存、增資擴股和發行次級債來補充資本金。

城商行總數首次出現減少

2011年城商行發展中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城商行數量首次出現下降。這一現象之後反映的是我國城市信用社改制工作基本完成,城商行數量很難再繼續增長下去。

城商行組建始於1995年。1995年7月,國務院發佈《關於組建城市合作銀行的通知》,決定在城市信用合作社的基礎上,組建由城市企業、居民和地方財政投資入股組成的股份制商業銀行,當時取名“城市合作銀行”。1998年3月,統一更名爲“城市商業銀行”。2006年到2010年,城商行數量持續增增加,至2010年達到最大的,爲147家(圖26)。通過處置不良資產、補充資本金、計提撥備,完善經營管理體制,引進先進的管理技術和信息系統,城商行發展取得了巨大成就,逐漸成爲國內銀行業中不可忽視的重要力量。

2011年,城商行數量爲144家,比2010年底減少三家。2011年發生兩起城商行重組事件。一是六盤水市商業銀行、安順市商業銀行和遵義市商業銀行等三家城商行重組爲貴州銀行。目前,重組工作尚在進行中。二是在合併重組原平涼市商業銀行、白銀市商業銀行的基礎上,成立甘肅銀行。2011年9月27日,甘肅銀行的籌建得到銀監會正式批准。甘肅銀行註冊資本爲34.86億元,募集股本超過31億股,總部設在蘭州市。2011年11月19日,甘肅銀行正式掛牌。

2012年4月6日,象山縣綠葉城市信用社,中國最後一家城市信用社,成功改組爲“寧波東海銀行”,註冊資本5.09億元。這一事件標誌着,城市信用社正式退出中國銀行業的歷史舞臺。隨着城市信用社改制工作結束,城商行數量在短期之內將很難在出現大的增長。

更名

更名是城商行發展過程中的重要一環,甚至被認爲是跨區域擴張和上市的必經階段。銀監會對城商行更名問題曾提出過兩條原則性意見:一是原則上應達到股份制商業銀行中等水平或監管評級在三級以上;二是新的名稱應充分體現地域特徵。從更名前後的對比看,“去‘市’化”、淡化自身的地方色彩是城商行更名的一個顯著特徵,但城商行仍然採用了富有本地特色的名字,多數城商行仍以城市名來命名,個別城商行採用了省份的名稱或其他有關聯的名稱(如晉商銀行、齊商銀行、福建海峽銀行、珠海華潤銀行等)。可以說,大部分城商行並未在名稱上徹底突破地域限制。

大規模的更名始於2007年。2007年之前有過幾家城商行更名,比如2004年6月底,浙江商業銀行在重組的基礎上更名爲浙商銀行,同年9月中旬,北京市商業銀行更名爲北京銀行,2006年底,南京市商業銀行更名爲南京銀行。2007年起,更名的城商行數量顯著多於此前幾年。2007年~2011年更名城商行數量依次爲13家、18家、25家、17家和8家,累計數量超過2011年底全部144家城商行一半(表1)。

更名、擴張、上市是北京銀行、寧波銀行、南京銀行等發展較好的城商行的發展路徑,這一路徑備受城商行青睞。然而,這條路徑,具體來講跨區域經營和上市,是不是適合所有的城商行是一個值得深入研究的問題。隨着前期跨區域經營過程中隱藏的問題逐步暴露,以及利率市場化和資本市場發展的衝擊的逐漸顯現,城商行對於跨區域經營的認識會更爲深刻。對於一些城商行而言,固守本地特色、發展成爲優質的社區銀行也許是不錯的選擇。

跨區域經營與精耕細作

跨區域經營對於部分城商行而言具有重要意義,它可以提高品牌知名度,改善客戶結構,拓展市場空間,降低貸款集中度,分散貸款組合的地域風險。正是由於跨區與經營步伐的不一致,城商行之間的分化程度不斷加深。然而,跨區域經營也隱藏着很多風險,省外分支機構的設立對於城商行市場開發能力、內控制度、管理模式、加強風險管理等的要求非常高,一些城商行的省外分行在設立之初連年虧損。

2009年4月,銀監會下發《關於中小商業銀行分支機構市場準入政策調整意見(試行)》,明確規定城商行設立分支機構不再受數量指標限制。2009年,27家城商行設立36家分行,2010年,45家城商行設立了59家分行和1家代表處。2011年3月,王岐山副總理在“兩會”期間批評了小銀行一味做大、向大銀行發展的勢頭,指出小銀行往大銀行發展的勢頭不減,很多銀行都在往大搞,有“三不”傾向,即不平衡、不持久、不匹配;城商行、農村信用社、村鎮銀行等地方金融機構以及小額貸款公司要立足當地,合理佈局,規範運作,避免片面求大和跨區域盲目擴張,在提高自身發展質量和效益上下更大功夫。

監管部門在2011年加強了對城商行跨區域設立分支機構的管理,降低了城商行跨區域經營的步伐。然而,城商行跨區域經營的步伐並未停止。城商行的跨區域經營包括兩個方面:一是省內異地經營;二是跨省經營。

在跨省分行設立方面,2011年至少28家跨省分行正式開業,但這絕大多數是在2010年獲准籌建。2011年,銀監會基本上暫停了批准城商行籌建跨省分行的工作。

在省內分行開設方面,至少55家分行在2011年開業,在可得到獲准籌建時間的8家分行中,2011年和2010年獲准籌建的數量各佔一半。此外,徽商銀行宣城支行2011年5月17日獲准升格爲分行。

在異地開設分行受阻的情況下,2011年城商行在深挖掘本地市場方面投入了更多精力。一是增設當地營業網點。例如,寧波銀行增設29個營業網點,哈爾濱銀行增設8個,大連銀行和上海銀行各增設6個,杭州銀行新增設4個;二是加速網點轉型,打造特色網點。比如,南京銀行、江蘇銀行、杭州銀行和長沙銀行設立“科技支行”,專營科技型中小企業業務;在提供全天候服務方面,寧波銀行高塘支行實行24小時社區銀行服務,龍江銀行在營業網點內開設24小時人工服務窗口;三是升級改造信息管理系統,提高經營管理能力和風險管理能力;四是加強產品、服務創新,着力滿足地方中小企業金融需求。比如華融湘江銀行推出“給力貸”特色產品,該產品具有擔保組合、信用增級、循環使用、綜合服務等特點,向能提供組合擔保資產的優質中小企業提供服務。

以上數據表明,2011年,城商行跨區域設立分行確實受到了很大阻力。同時,城商行快速發展過程中的一些問題也逐漸暴露出來,特別是人才儲備不足、研發能力低、信息系統建設滯後、內控制度不健全、風險管理能力待加強等,還發生了多起票據詐騙案和違法違規行爲。這些問題的發生也印證了監管部門的擔心。

從短期來看,城商行將更加重視省內異地新設分行,以及相應的下屬支行。從長遠來看,監管部門可能會對國內商業銀行進行重新分類,並結合監管評級和商業銀行的跨區域經營能力等來管理商業銀行跨區域經營的市場準入。對於城商行而言,不論跨區域經營是否受限,它們都需要持續鍛練內功,提高自身素質。

發起村鎮銀行

2006年12月22日,銀監會發布《關於調整放寬農村地區銀行業金融機構准入政策更好支持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的若干意見》,鼓勵、支持銀行業金融機構發起設立村鎮銀行。隨後,相繼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村鎮銀行數量快速增加。截至2011年底,已開業村鎮銀行數量達到635家,如果包括在籌建的,村鎮銀行數量則高達726家,而2010年底才349家(圖27)。

發起設立村鎮銀行對於城市商業銀行而言尤爲重要。一是發起設立村鎮銀行與城商行服務中小企業、服務地方經濟的戰略定位具有內在一致性。二是可以藉此突破地域限制。三是可以改善經營業績。隨着城商行對村鎮銀行的認識不斷提高,它們在發起設立村鎮銀行方面也表現得越來越積極。2011年仍有不少城商行發起的村鎮銀行開業。從銀監會的新設新型金融機構的計劃來看,未來一段時期,異地發起設立村鎮銀行仍然具有一定空間,城商行在不斷夯實內控制度和風險管理體系的同時,可以考慮通過發起設立村鎮銀行來實現或進一步推進跨區域經營。

2011年7月25日,銀監會發布《關於調整村鎮銀行組建覈准有關事項的通知》,對組建村鎮銀行的核準方式、掛鉤政策進行了調整,並要求村鎮銀行主發起行要按照集約化發展、地域適當集中的原則,規模化、批量化發起設立村鎮銀行。總體來看,發起設立村鎮銀行的難度進一步增加。

資本管理

保持充足的資本金是滿足監管要求、贏得存款人信心、抵禦風險、擴大規模、增設機構、跨區域經營的必要條件。2011年5月3日,銀監會發布了《關於中國銀行業實施新監管標準的指導意見》,要求在正常條件下系統重要性銀行和非系統重要性銀行的資本充足率分別不低於11.5%和10.5%,若出現系統性的信貸過快增長,還需計提逆週期超額資本。資產規模的擴張和資本充足率要求的提高使得商業銀行面臨着越來越嚴重的資本金約束。有效管理資本金、建立補充資本金的長效機制是擺在商業銀行面前的重大課題,特別是對於城商行而言。從長期來看,城商行需要多渠道的補充資本金,完善資本結構,加大力度發展資本金佔用小的業務。

增資擴股

增資擴股是城商行補充資本金的另一重要方式,而且增資擴股的意義不侷限在單純提高資本金充足性。通過引入境內外戰略投資者,城商行可以實現股權多元化和改善公司治理結構,引進先進理念和技術,拓展視野,提升品牌價值。2011年城商行在增資擴股方面依然是頻頻出擊。比如,華融湘江銀行實現增資擴股8.49億元,總股本增加至49.29億元;珠海市商業銀行在更名爲“珠海華潤銀行”之後成功增資50億元;浙江民泰銀行增資1.83億元;內蒙古銀行完成第四次增資擴股工作,實收資本達到30億元;崑崙銀行增資25.13億元;吉林銀行完成5億股增資擴股工作;廣東南粵銀行實現增加資本8.49億元和利潤轉增股本資金0.82億元;貴陽銀行按計劃完成第五次增資擴股工作,募集資金4.07億元;桂林銀行增資擴股5.86億元;滄州銀行增加股本1.57萬元;中國大唐集團財務有限公司入股富滇銀行6億股,增資後富滇銀行註冊資本和實收資本達到30.77億元;安陽銀行新募集資本金3億元;丹東銀行將資本公積轉增資本,原有股本每十股轉增4.5股,使丹東銀行股本由64692萬股增加到93804萬股,並向優秀民營企業等募集新股6億元;鄭州銀行實現一次性增發25.08億股,共募集資金68.22億元。此外,湖北銀行、大連銀行等城商行的增資擴股工作正在進行中。

發行次級債

次級債是商業銀行附屬資本的重要構成部分,發行次級債也是近年來城商行補充資本金的重要渠道。2011年,5家大型商業銀行、6家股份制商業銀行和16家城商行共27家銀行發行次級債3174.5億元,超過計劃發行量134億元。

2011年,16家城商行通過發行次級債補充附屬資本,實際發行金額305.5億元(表2)。從發行時間來看,2011年12月份城商行次級債發行活動比較密集,8家城商行在12月發行次級債,累計實際發行量69億元。

次級債發行量的增長導致次級債融資成本顯著上升。2011年,17家城商行次級債平均票面利率爲6.3%,高於全部27家商業銀行次級債平均票面利率5.7%,較2010年的5.4%高出將近一個百分點。其中,只有北京銀行、上海銀行和杭州銀行三家城商行次級債券票面利率低於6%,五家城商行次級債票面利率超過7%,票面利率最高的是浙江泰隆銀行和長沙銀行的7.3%(表2)。

此外,銀監會還於2011年8月1日批准張家口市商業銀行發行不超過5億元的10年期次級債券,於2011年8月24日批准吉林銀行發行不超過20億元的次級債券,於2011年10月8日批准滄州銀行發行不超過5億元人民幣的10年期次級債券。重慶銀行2011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審議通過《關於發行8億元次級債券的議案》,同年完成了在全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次級債的行政審批手續,並獲得了中國銀監會和中國人民銀行的相關批覆。這四家城商行次級債均在2012年上半年成功發行。

公開上市

公開上市是充實資本金的重要方式。截至目前,在A股市場16家上市銀行中,僅有寧波銀行、南京銀行和北京銀行三家城商行。自2007年這三家城商行實現成功上市之後,不少城商行都明確表示了上市意向,近年來一直在積蓄力量,準備申報資料。然而,進入2008年股市進入低迷期,加之全球金融危機的衝擊,A股市場一直在低位徘徊。同時,城商行自身也存在一些問題,特別是股權過於分散、內部員工持股、內部控制落後和管理無序等。2010年9月,財政部等五部委聯合下發了《關於規範金融企業內部職工持股的通知》,城商行股權轉讓有了依據。然而,齊魯銀行僞造票據案、煙臺銀行匯票案等城商行金融案件頻頻發生,暴露出城商行內控制度建設上的落後。這些因素增加監管部門對城商行上市可能引發不良社會效應的擔心。

2011年,在公開上市方面,城商行依然是“後繼無人”。然而,城商行業沒有閒着。據證監會公開披露,截至2012年二季度末,盛京銀行、大連銀行、江蘇銀行、錦州銀行、上海銀行、貴陽銀行、重慶銀行、杭州銀行和東莞銀行等11家城商行已提交上市申請並在等待審覈。2011年,頻頻出現城商行增資擴股、更名改制、股權拍賣轉讓的消息,達到公開上市標準是這些活動的一個重要目標。未來一段時間,城商行在明晰產權、完善公司治理結構、明確戰略定位、提高風險管控能力等方面下功夫。

由於在A股上市受阻,越來越多的城商行通過地方產權交易市場轉讓股權。股權轉讓一方面可以優化調整股權結構,另一方面則反映了股東對城商行遲遲不能上市的失望。據不完全統計,2011年至少有11家城商行進行了不同程度的股權轉讓。部分城商行股權轉讓還出現了流拍的現象。此外,很可能一些城商行會選擇先在H股上市。

轉型發展中的機遇和挑戰

利率市場化和資本市場的發展使得城商行面臨着巨大的轉型壓力。在進一步轉型發展中,城商行需要找準定位明確方向,並堅持自己的定位和方向,夯實當地經營基礎,加大力度服務中小企業;着力推進業務發展轉型,提高中間業務收入比重,降低業務發展對資本金的依賴。從短期來看,城商行跨區域經營的難度有所增大,不良貸款形勢在經濟下行壓力增大的大背景之下亦將惡化,城商行可以採取合作結盟的形式來應對長期短期挑戰。

找準定位明確方向

跨區域發展和規模不斷壯大是城商行發展過程中的一個重要成績。然而,隨着規模持續增長和資本實力的不斷增強,城商行在滿足單筆貸款能力越來越強,它們似乎呈現出越來越偏離“服務地方經濟、服務中小企業、服務市民”的初始定位,與大銀行爭搶客戶資源。

城商行由城市信用社改組而來,生存發展於在大型商業銀行和股份制商業銀行的競爭壓力之下,找準定位明確方向一直是城商行發展中的重要問題。在組建城商行的早期,監管部門要求城商行堅持“服務地方經濟、服務中小企業、服務城市居民”的市場定位和改革、發展的方針,在積極支持地方經濟發展的同時,拓展自己的市場空間。這一思路在2004年頒佈的《城市商業銀行監管與發展綱要》有明確的體現。

這一戰略定位是符合大部分城商行的基本情況的。城商行的股權結構和人員結構都深深地根植於地方,具有顯著的地方特色和特徵。與地方政府之間形成密切聯繫使城商行能夠得到當地政府的支持,這構成了商行競爭優勢的一個重要來源。在成立之初,城商行只有充分利用與地方經濟的“魚水”關係,密切關注地方經濟發展動向,保持自身戰略與地方經濟發展戰略的一致,才能取得良好的發展業績。

在實踐中,城商行做大的衝動非常強烈。特別是在少數幾家城商行通過引進戰略投資者、異地擴張、上市等“大手筆”而迅速提高市場定位的激勵下,一些城商行一方面繼續宣傳堅持自己的“服務地方經濟、服務中小企業、服務市民”定位,另一方面爭相做大規模、跨區域、與大銀行搶客戶。

2011年以來,監管部門重新審視了城商行的發展方向和市場定位問題。銀監會2011年報提出的城商行的發展思路應是“立足本地、服務小微、打牢基礎、形成特色、與大銀行錯位競爭”。銀監會主席尚福林在2012年陸家嘴論壇上指出,“小銀行應努力發展成爲‘立足於本地發展、立足於特色經營、立足於實體經濟、立足於小微企業’的社區性金融機構,真正服務於地方經濟”。

要在大行林立的國內銀行業中站穩腳跟持續發展,城商行需要走差異化和特色化的發展道路,要找準定位,明確方向,通過深化市場細分,明確市場定位,加大創新力度,完善管理模式、組織結構和業務流程。城商行應該從自身實際和當地經濟情況出發,集中資源,着力創造富有本地特色的競爭優勢,避免與大銀行的同質化競爭,在當地經濟發展中尋找業務空間和利潤增長點,實現自身發展與當地經濟繁榮之間的良性互動。

對於跨區域經營這一點,城商行需要充分考察其中的成本、收益和風險。確實,近年來,通過引資、異地擴張和上市,城商行之間的分化程度有所提高,一些城商行已經成爲規模較大的區域性商業銀行,另外一些則不得不“固守一方”。在未來的發展中,城商行需以客戶爲中心,建立差異化的、有別於其他銀行的戰略定位,特別是避免與大型銀行爭奪市場,積極培育適合自身發展實際的核心客戶羣和利潤增長點。其中,有條件的可以選擇發展成全國性銀行,但對於大部分城商行而言,發展成爲區域性銀行、社區銀行、特色銀行也許是更爲合理的選擇。但是,不論選擇什麼的戰略定位,城商行都需要夯實自己的經營基礎,紮根當地,突出特色,提升風險管控能力。

在客戶選擇方面,城商行應該以中小企業爲主要服務對象。根據工信部《“十二五”中小企業成長規劃》,2010年末,全國工商登記中小企業超過1100萬家,個體工商戶超過3400萬個。在工業領域,2010年,全國規模以上中小企業44.9萬家,年均增長8.5%,佔規模以上企業數量的99.3%;全國規模以上中小企業工業增加值增長17.5%,佔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的69.1%;完成利潤2.6萬億元,佔規模以上企業利潤總額的66.8%,年均增長18.9%。中小企業仍然是一個極具商業價值的羣體,但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也說明,中小企業金融服務仍然存在廣闊的發展空間。從城商行自身情況看,城商行爲中小企業服務具有比較優勢。城商行從業人員大部分來源於當地,熟悉客戶情況,便於監督地方性中小企業。城商行還擁有決策機制靈活,更適合中小企業“短、小、頻、急”的融資需要。實踐也證明,立足本地、服務中小企業是適合城商行的。包商銀行、浙江稠州商業銀行、浙江泰隆商業銀行等城商行在服務中小企業過程中獲得來很大的發展。即便是寧波銀行、杭州銀行等規模較大的城商行也將主要客戶羣定位於中小企業。在這方面,《銀行家》進行了長期的跟蹤調查。

業務發展轉型

近年來,國內商業銀行收入過度依靠利差的盈利模式一直在經歷着嚴峻挑戰,國內銀行一直提倡加強金融創新,提高中間業務收入比重,但始終沒有發生實質性的變化。2011年,16家上市銀行利息淨收入佔營業收入11家在80%以上,平均則高達83.0%。

如前所述,對利差收入的依賴對於城商行而言尤其嚴重。2011年,城商行利息淨收入佔營業收入比重高達85.2%,手續費和佣金淨收入佔營業收入比重爲4.4%。其中,北京銀行、南京銀行和寧波銀行等三家上市城商行2011年利息淨收入佔營業收入比重分別高達90.6%,87.3%和85.8%。包商銀行和廣東南粵銀行等個別城商行利息淨收入佔營業收入比重較低,但這並非手續費和佣金收入佔比高所致,而是由於投資收益較高。

未來城商行在調整業務模式方面的壓力將會越來越大。一是利率市場化的積極推進將縮小了存貸款利差,類似2011年的全行業高利潤時代將難以再現。二是國內資本市場和債券市場的發展正在加快金融脫媒的進程,信貸市場的競爭程度有可能會加劇。更多開展中小企業業務對商業銀行利率定價和風險管理能力提出了更多更高的要求。這將深刻改變商業銀行的客戶結構和風險輪廓。三是資本充足率監管要求強化,但補充資本金的渠道仍然不完善。商業銀行不得不加強創新和發展少佔用資本金和不佔用資本金的業務。

正如尚福林主席在2012年陸家嘴論壇上所說:“通過高資本消耗支持規模擴張的發展方式難以持續”。城商行同其他商業銀行一樣需要切實改變“擴張—融資—再擴張”的發展模式,合理減少資本消耗,走內涵式集約化的發展道路,進一步提高存貸款等各類產品定價和服務能力,積極發展中間業務,拓展非利息收入渠道,逐步改變過於依賴利差的盈利模式。

跨區域經營難度提高

跨區域經營在2011年受到了很大挫折,但並沒有被禁止,銀監會仍然批准了一些城商行籌建異地分行,儘管相比於前幾年數量極少。此外,借道村鎮銀行,城商行異地擴張的步伐仍然在持續推進。綜合各種因素看,監管部門對城商行整體發展現狀是持肯定態度的,但強調城商行應加強當地市場服務力度,關注各類風險。從長遠來看,這是促進城商行有序發展重要力量,城商行發展前景仍然是不錯的。但當前,高速跨區域擴張也凸現了一些城商行在人才儲備、內控制度、研究能力、信息技術和管理模式等方面的不足和缺陷。城商行在跨區域經營過程中面臨的難題越來越多越來越大。

一是申請設置異地分行的難度增加。2011年至今,銀監會沒有在批准其他城商行開設跨省異地分行,同時銀監會還壓縮了城商行新設省內異地分行的審批。很難講監管部門會在什麼時間再次大批量批准城商行新設異地分行。這取決於對很多因素的綜合考慮,比如城商行自身的素質和風險控制能力、資本充足性、不良貸款情況以及監管部門對城商行前期跨區域經營活動的評估和認識。不加區別地,長期限制全部城商行新設異地分行可能並不合理,但監管部門很可能會對申請新設異地分行的城商行提出更高的要求。未來城商行在新設異地分行方面的難度都將有所增加。

二是發起設立村鎮銀行的難度增加。2006年以來,銀監會調整放寬農村地區銀行業准入政策,銀行業在發起村鎮銀行方面非常活躍,對於完善農村金融體系,提升農村金融服務水平做出了很大的貢獻。然而,在村鎮銀行數量的迅猛增加的過程中也隱藏着不少風險和問題,比如社會認知度不高、吸收存款的難度較大、貸款發放受規模控制、資金結算問題遲遲不能得到有效解決、外部經營環境亟待改善,發起設立村鎮銀行,地域跨度大、管理半徑長,協調和管理成本過高,不利於村鎮銀行的可持續穩定健康發展。這些風險和問題很可能會在未來幾年中進一步暴露。城商行發起設立村鎮銀行的行爲很可能會面臨與異地新設分行一樣的困境,即被監管部門限制。銀監會2011年7月25日發佈的《關於調整村鎮銀行組建覈准有關事項的通知》再次對發起設立村鎮銀行的要求進行了調整,要求村鎮銀行主發起行要按照集約化發展、地域適當集中的原則,規模化、批量化發起設立村鎮銀行;對優質主發起行提出了明確規定:主發起行除監管評級達二級以上(含)、滿足持續審慎監管要求外,還應有明確的農村金融市場發展戰略規劃、專業的農村金融市場調查、詳實的擬設村鎮銀行成本收益分析和風險評估、足夠的合格人才儲備、充分的並表管理能力及信息科技建設和管理能力、已經探索出可行有效的農村金融商業模式以及有到中西部地區發展的內在意願和具體計劃等。對於那些發起設立村鎮銀行動機不正、資本實力不強、風險管控能力不足、人才儲備不充分以及IT系統支持不力的銀行業金融機構,銀監會不再支持其發起設立村鎮銀行。總體上看,此次政策調整完善的目標在於引導和鼓勵“優質”主發起行批量化發起設立村鎮銀行。這將有利於實施集約化管理,提供專業化服務,有效解決村鎮銀行協調和管理成本高等問題,促進合理地域佈局,提高組建發展質量,但發起設立村鎮銀行的標準無疑是提高了。

三是跨區域分支機構風險管控難度增加。異地分支機構的開設增加了城商的管理半徑,提高了風險管控的難度。隨着分支機構的開業,特別是一批大案要案頻頻發生,加強對跨區域分支機構的管控成爲亟待解決的課題。城商行需要按照集約化、扁平化、垂直化原則,建立健全“總—分—支”三級管理架構,構建業務線清晰、職責分工明確、精簡高效的組織架構,優化業務流程,提升經營管理的專業化和精細化水平。在風險管理方面,需要明確異地分行風險管理職責,強化分行貸款集中管理,加強操作風險管理,建立完善風險預警體系,加強貸後管理,及時識別和化解風險。

不良貸款形勢惡化

近年來,銀行業不良貸款餘額、不良貸款率一直保持着同時持續下降的“雙降”的態勢。這一趨勢在2011年底被打破。2011年四季度末,銀行業不良貸款餘額達到4279億元,儘管同比仍然是下降的,但較三季度末增加201億元,銀行業不良貸款率在2011年四季度末達到1.0%,儘管低於2010年四季度末的1.1%,但高於三季度末的0.9%。儘管城商行的不良貸款率仍然保持在0.8%的水平,與2011年三季度持平,低於2010年底的0.9%,但不良貸款餘額也出現了增加(圖4、圖5)。

由於國際經濟持續低迷、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增大,前期原材料價格和勞動力成本上漲以及緊鎖政策的滯後效應,工商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經營環境困難會惡化,信用風險水平有可能提高。從區域分佈情況看,東部南部地區對出口依賴程度較高的外向型企業信貸風險加劇的可能性更高。部分產能過剩情況較爲嚴重的電解鋁、水泥、平板玻璃、紡織等行業不良貸款率也可能會有增加。中小企業之間的“互保”、“聯保”增加了風險複雜性和管理風險的難度。

此外,隨着監管部門對平臺貸款的清理整頓,平臺貸款風險總體可控性不斷增強,但進入償還高峰期之後,政府平臺貸款風險仍然不可忽視。利率降低使得房地產市場在近期可能會有所好轉,但中央政府對房地產市場的調整政策立場並沒有改變,降息的效應也會被逐步吸收,房地產市場好轉可能並不會長久。部分二三線城市頻頻出現爛尾樓,房地產企業高負債率和資金流枯竭等現象也是導致房地產信貸風險上升的主要因素。

未來一段時期,銀行業不良貸款率可能將繼續上升。對於以中小企業或小微企業爲主要服務對象的城商行而言,不良貸款形勢可能會逐步惡化,信貸不良率也將因此上升,盈利能力和業務發展將遭到很大的打擊。城商行需從存量貸款和新增貸款兩個方面加強風險控制,加強貸後管理,調整信貸結構。

抱團發展合作共贏

城商行在跨區域經營方面取得了不小的進步,但基本上仍然是地方性銀行,絕大部分城商行經營活動往往侷限在當地市場。城商行之間的合作時有發生,但大部分合作是局部的、淺層次的,缺乏長效性。客戶基礎薄弱、技術落後使得城商行在金融市場業務、銀行卡業務、財富管理業務處於不利的地位,也限制的單個城商行在應對負面衝擊方面的能力。

當前,城商行跨區域經營受到限制,城商行在跨區域經營上很難取得突破性進展。偏居一方的城商行難以分散區域性經濟下行導致的風險,在應對區域性經濟週期衝擊的方面處於不利地位。比如,當前溫州地區,由於外部環境外化,中小企業現金流斷裂,不良貸款迅速增加。據統計,截至2012年6月底,溫州市銀行業不良貸款餘額增至181.4億元,比年初增加94.47億元,不良貸款率2.69%,比年初上升1.33個百分點。其他東南部沿海地區情況可能會好一些,但區域性系統風險在不斷集聚。對於大部分城商行而言,應對區域性經濟波動導致的風險已經是日益緊迫。

城商行之間的合作聯盟是一條可選的方法。從短期來看,可以在風險評估、預警和識別,相互提供流動性便利等方面展開合作,集合大家的力量,聯合應對經濟下行給城商行帶來的壓力。長期來看,可以在更廣泛的業務範圍和領域進行深層次的合作。

2012年4月24日,由民生銀行、包商銀行和哈爾濱銀行發起倡議的“亞洲金融合作聯盟”(AFCA)創立。除三家發起行之外,其成員還包括成都銀行、重慶銀行、吉林銀行、富滇銀行、廣東南粵銀行等30家中小金融機構。亞洲金融合作聯盟是亞洲範圍內以國內中小銀行爲主的金融機構合作組織,重點在研究諮詢、風險管理、科技開發、運營管理、公司業務、零售業務、金融同業等方面進行合作。這一倡議很可能預示着城商行合作進入一個新的階段,我們期待她能取得實效。

(本部分報告執筆人:歐明剛、張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