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歲小孩手遊成癮難戒掉 若爲遊戲玩伴親情皆可拋

又到兒童節了,以往的兒童節禮物大多是玩具、衣服、旅遊,如今,兒童專屬手機卻成爲很多孩子的最愛,而青少年“手機控”也屢見不鮮。

真所謂,玩伴誠可貴,親情價更高,若爲遊戲故,兩者皆可拋。

一些家長對此憂心忡忡。不給孩子使用智能手機,擔心孩子被封閉在信息孤島;給孩子使用智能手機,擔心孩子迷失在信息海洋。如何讓孩子用好手機而不被手機所控,正考驗着成人的智慧。

“手機是保姆和玩伴”

“手機是他的保姆和玩伴。”熟練滑動解鎖屏幕,下載並打開遊戲應用……2歲的小男孩提提,如今已是手機遊戲的“資深玩家”。“他現在不喜歡和小夥伴玩,一玩手機就是半個鐘頭,如果不給他玩,他就哭鬧不止。”提提姥姥無奈地說。

隨着智能手機的普及,越來越多的孩子成爲“手機控”。2014年4月初,共青團廣州市委員會、廣州市少年宮聯合國內十五城市發佈了《媒介與兒童——2013中國青少年宮兒童媒介素養狀況調研報告》。報告顯示,在全國兒童家庭中,普及率最高的是手機(97.8%):44.5%的兒童擁有自己的手機;84.8%的孩子明確表示自己擁有QQ;90.1%的孩子接觸過網絡遊戲,其中42%的孩子每月均爲網遊付費。

隨着智能手機使用者低齡化,越來越多的孩子可以隨時享受到科技紅利。然而,沉迷於手機遊戲,不加甄別地下載含有不良內容的小說、圖片,被不法分子和不健康軟件誘惑,生活“脫軌”的案例時有發生。

小學教師郝利說,班上40人,近一半孩子配有手機。很多孩子上課時不認真聽講,偷偷用手機玩遊戲。“有的孩子用手機瀏覽到色情、暴力等‘刺激’內容時,還會截屏保存,私下裡傳閱分享。”

被戲稱爲“約炮聖器”的“搖一搖”和“陌陌”等手機APP,近年來使用者也有低齡趨勢。中學生小健(化名)坦言,自己曾用手機軟件“勾搭過妹子”。“現在很多學校旁邊,都有日租房和按小時收費的小旅店,不少同學都帶妹子去過。”

“我們班有70名同學,其中有65名同學都在用智能手機。他們主要在課間用、中午用、放學後用。但有些同學上課時也在用,尤其是非主科或對該科目不感興趣時。”陳老師重慶渝北區某小學的六年級班主任,她最近一直因無法阻止學生上課玩手機而煩惱。

陳老師說,爲了不影響正常上課,一些班級要求學生上課時將手機放到講臺上,但是很多同學並不遵守,老師也不可能對其搜身。老師在課堂上發現學生玩手機,一般情況下會把手機收了,然後讓學生家長來取。但家長領回後立即又給了學生。如此往復,學生對上課違規玩手機越來越不在乎。

不僅城裡存在手機“入侵”課堂的問題,農村中小學也面臨着同樣的煩惱。重慶秀山宋農中學是一所鄉鎮寄宿制學校。學校共有3個年級4個班,共計192名學生,其中一半以上是農村留守兒童。

宋農中學的張老師透露,該校初三學生九成以上都在使用具有上網功能的智能手機。爲了不影響學習,學校規定“學生週日返校時將手機交給班主任,週五回家時再拿回去”。但事實上,很少有學生把手機交上來。

不少家長煞費苦心。重慶鄭女士說:“我先是給他掐斷了手機上網功能,結果孩子自己打電話給營業廳開通了上網功能。後來,我乾脆給他換了手機號碼,現在必須用我的身份證才能開通網絡。”

“爲什麼你可以玩,我不可以”

“手機瀏覽網頁、下載應用和書籍時,缺乏相應的‘守門人’,導致很多涉黃、暴力的內容都會被孩子看到。”中學教師王桂香指出,青少年好奇心強,人生觀、世界觀不成熟,受到不良內容的影響和教唆容易“跑偏”。

擔心孩子的視力、手機輻射、骨骼發育、迷戀虛擬世界、脫離現實的人際交往……一系列的擔心使原本出於好意的手機,成爲很多父母和老師的夢魘

《媒介與兒童——2013中國青少年宮兒童媒介素養狀況調研報告》指出,“移動終端+移動網絡+APP=更容易沉迷網絡”,而“蘋果手機和平板電腦”爲代表的新媒體,讓當代兒童成了不同於電視一代、電腦一代的“蘋果世代”。

“爸爸爲什麼你可以玩手機,我不可以?”33歲的“奶爸劉偉說,有一次他玩手機遊戲時,7歲兒子的發問令他面紅耳赤。“很多時候家長只顧着指責和約束孩子,卻忘記自己以身作則。”

“聚會時掏出手機刷屏或玩遊戲,幾乎成爲大人們的固定動作。家長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家長都是‘手機控’,孩子怎能不跟着學?”劉偉擔憂地說。

“別因指尖的精彩,錯過身邊的親情”,很多人曾被這句話所觸動,但行動卻無動於衷。劉偉無奈地表示,自己曾倡導家長不要在孩子面前玩手機,可很多朋友直言“做不到”,更有人認爲“孩子還小,不懂事,家長沒必要控制自己”。

“戒手機”還是要疏堵結合

過度使用手機首先對青少年健康有害。瀋陽盛京醫院眼科副主任夏麗坤錶示,進行電子娛樂時,畫面明暗的變化會加劇瞳孔的急劇放大、收縮,增加疲勞度,而顯示屏的短波藍光也會加大眼底刺激,造成眼部持續疲勞。

長期從事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的心理學教師謝鷗指出,孩子長時間和機器相處,缺乏與他人的溝通交流,對合作、競爭意識以及表達、抗壓能力等的培養和形成不利。“他們沉迷手機表達想法,獲得認同假象,卻離現實中的親子交流越來越遠。”

“家長和孩子應站在同一戰壕,以身作則地樹立正向榜樣,教會孩子科學合理使用手機,不被其所‘控’。家長幫助孩子‘戒手機’時應注意疏堵結合,以免造成孩子的逆反心理。”謝鷗說。

天津社會科學院社會研究所所長張寶義指出,過早使用成人款手機,不僅輻射影響兒童的生理髮育,心理上也無法承受和消化成人信息內容。“智能手機過多的畫面和圖片,會影響孩子的邏輯思維能力。而超乎其年齡接受能力的不良內容和信息,不僅對其心理調控不利,也是對兒童權益的某種侵犯。”

“除了家長的正向引導,研發商也應予以投入。”張寶義建議,應制定適合兒童和青少年的手機類型,並鏈入正面乾淨、適合青少年的網絡環境,同時制定青少年信息保護的相關法規,並對違規生產和銷售的商家予以監管和處罰。

(本文來源:新華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