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名國腳聚齊完成多哈首練

當地時間8月27日晚8點(北京時間28日凌晨1點),中國隊在多哈進行了抵達當地後的首次訓練。包括剛剛領到核酸檢測報告不足20小時武磊在內,隨隊西征的32名國腳全部參加了此次訓練。作爲中國男足代表領頭人,中國足主席陳戌源也抵達訓練現場,觀看了全隊的訓練。

對於即將開始的12強賽,特別是首輪與澳大利亞隊比賽,武磊顯示出一位留洋球員的自信,他表示:“我們有能力與他們抗衡。”

現場督軍

陳戌源觀看國足多哈首練

中國隊代表團一行80餘人於當地時間8月26日清晨抵達多哈,隨後進駐位於多哈市區的萬豪酒店,並第一時間接受了核酸檢測。

按照當地防疫規定的要求,代表團全員在接受核酸檢測後,每人必須在各自獨立的房間內接受不少於12小時的醫學隔離觀察,待到所有隔離程序落實完畢,且核酸報告結果確認呈陰性後,方可走出房間,但也只能在有組織的情況下進行防疫閉環內的集體活動。

因此,中國隊放棄了於當地時間26日晚首次訓練的計劃。由於12強賽首輪、次輪比賽均安排在多哈當地時間晚上,因此中國隊在當地的首訓也安排在當地時間27日晚8點。

中國隊的訓練場地雖然沒有“開設”空調設備,卻也是上賽季亞冠聯賽比賽場地之一,因此其草皮質量非常高。除了請假的鄭錚外,入選本期國足集訓陣容的餘下32名國腳全部隨隊參加了多哈首練。英國籍體能教練阿德里安・蘭姆也已由英國直接抵達卡塔爾,並出現在訓練陣容中。不過,郭田雨王秋明兩人因身體有傷,只能由隊醫陪伴,在場邊慢跑。這次訓練僅對媒體開放前15分鐘。從前方情況看,國足首次訓練以身體恢復內容爲主。

中國隊在多哈的首訓來得有些遲,但經過全團方方面面的努力,困難已被克服。全隊在9月2日12強賽首戰開賽前,得以進行比較完整的6次室外訓練。比起賽前三四天才被允許抵達賽地的對手而言,中國隊備戰的質量顯然更有保障,這也是球隊打好比賽的重要前提。

武磊歸隊

“回到國家隊心情非常好”

武磊於當地時間26日晚11點多飛抵多哈,到達國足在當地的駐地酒店時已經是當地時間27日凌晨2點多,他第一時間在酒店接受了核酸檢測。儘管這樣的行程格外辛苦,但對於一名在歐洲俱樂部效力的球員來說,武磊早已習以爲常。在國足訓練場外,當被問及是否疲勞時,武磊回答:“我覺得休息挺好的。每次回到國家隊心情就是非常好,也非常興奮,也很期待,因爲大家都是很好的隊友。”

武磊回憶說,抵達國足駐地酒店時發生的一幕令他感動不已,因爲直到當地時間凌晨時分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仍在酒店等他。武磊說:“我是沒有想到,因爲時間很晚了,是凌晨2點多,而且他也是當天一早就到了,然後還有時差這些原因,所以我真是很感動,也非常感謝。”

西班牙趕往卡塔爾之前,武磊參加了兩輪西甲比賽,且每場差不多都獲得了60分鐘左右出場時間,那麼其競技狀態是否理想呢?對此武磊回答說:“狀態我覺得還是挺好的,因爲上一次國家隊賽事結束後,我休息兩週左右時間,再回到西班牙。那時也是正好處於俱樂部隊上下非常關鍵的時候,所以體能各方面儲備的工作做得都挺好的。”

12強賽的競爭難度和重要意義遠大於40強賽,對於即將開始的大戰,他說:“到了12強賽階段,前面這兩場球不管開局是順還是不順,最重要的是把自己心態調整好。”

評價對手

澳大利亞隊經歷新老交替

對於中國隊12強賽首個對手澳大利亞隊,武磊也有自己的看法。他說:“我剛剛到隊,這幾天可能會逐一觀看他們的比賽錄像。現在,他們這批隊員相比2015年(亞洲盃)時可能經歷了一些新老交替過程,一些老隊員也已經退役。所以教練組給我們灌輸更多的是信心,引導我們憑藉信心去跟他們抗衡,所以對於這個對手,我們球員都非常有信心。”

對於放棄代表俱樂部隊參加西甲第三輪西班牙人對陣馬略卡隊的比賽並提前與國家隊會合,武磊解釋說:“對於這個安排,國家隊這邊和俱樂部也溝通過。因爲確實前兩場比賽非常關鍵。我們都希望球隊能夠開一個好頭,所以也是跟我們俱樂部商量的提前兩天來到隊裡去準備,從而爭取更多時間準備第一場與澳大利亞隊的比賽。對我來說,國家隊非常重要。”

同在西甲效力的日本國腳久保健英近期未能代表俱樂部出場,但在日本隊主帥森保一戰術體系中,他卻是重要的一顆棋子。由於中、日兩隊即將於9月7日在12強賽第二輪遭遇,武磊也特別提到了這個對手。“久保健英是一個非常年輕、非常有潛力的球員。”他說。文/本報記者 肖赧 統籌/杜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