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萬元玩中南半島88天

新加坡哈芝巷大型塗鴉彩繪很搶眼。

河內街上的行動補鞋匠

出發前,先攤開88天的行李拍個紀念照

當你有8萬元的旅行預算,會選擇去哪裡?許多人的答案可能是日本10日遊,但船橋彰找出另一種可能,他用8萬元旅行88天,走遍中南半島5個國家,而且是一場自我的旅行實驗

「這一趟旅行,從買好新加坡到臺北的回程機票開始……。」船橋彰一開口就讓我充滿問號,是不是少了什麼環節?爲何只有回程機票?去程呢?船橋彰的回答是:「沒錯,沒買去程機票,出發是搭船,這就是我的旅行實驗目的,88天不離地的旅行。」

之所以鎖定中南半島,一來這是旅行菜鳥初階班,難度不高,是西方人所謂的「香蕉煎餅路線」,許多老外一去就是一年半載;另一個理由是中南半島離臺灣雖近,我們卻不怎麼熟悉這塊土地。

這88天行程簡單來講,自基隆港搭輪船到廈門,以巴士或火車途經中國、越南、寮國、泰國馬來西亞,最後抵達中南半島最南端的新加坡,途中經過什麼地方、停留幾天,沒打算,只確定了歸程,88天之後要到新加坡趕上班機回臺灣。

遇扒手、搭錯車學會樂觀面對

不離地的旅行第一站是廈門,「廈門是最靠近我們的中國,一樣說着閩南語,出國第一站來廈門,出國兩字變得曖昧。」他到東海岸遙望金門看得很興奮,有趣的是,在這裡遇到一位大姊以本地人口吻推薦他去金門玩,甚至還有坐船賞金門的套裝行程。後來船橋彰每每講起這段過程,都會引來鬨堂大笑。

旅行第十三天穿過中國來到越南,中南半島旅行纔剛起步,就在河內被扒走錢包與手機、換錢又被坑,在越寮邊界被唬弄搭錯車,意外狀況令人沮喪,就在想惡狠狠咒罵時,遇到會講中文的年輕人讓他搭便車,「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嘛!這段經歷讓我學會樂觀,問題總會解決的。」

沒預計在哪個城市待多久,最大的好處是節奏可以快板、可以慢板,遇到值得玩味的人事物,就超脫規劃拖延行程,若是言過其實的夢土,則讓行程超前,「像是在泰國清邁,與友人聊着這城市到底哪裡好,然後決定再多留下來一天。」

來到馬來西亞,重遊馬六甲,他回憶第一次前來,是爲了追尋澤木耕太郎曾在《深夜特急》提及的「馬六甲落日」,這一次則爲了檳城翻出《初戀紅豆冰》,尋找李心潔在電影裡提到的姓氏橋,淺海上的全立柱築屋是華人聚落,同姓的住一起,姓陳、姓林姓李橋。

最後抵達終點站新加坡,回臺前一晚正好遇上義大利手風琴加利安諾演奏會,立馬刷了卡買票,結束後又遇見金沙酒店紙醉金迷雷射燈光表演,是一個華麗美好的ending。

泰寮跨國公車上車分左右

船橋彰的旅行,充滿自我實現的主張,喜歡不斷給自己遊戲規則。學的是建築,目前企圖以旅行維生,名片上寫着「風景派出(所)旅行風景設計師」,他認爲建築與旅行的概念是一樣的,旅行中的觀察是念建築設計的基本,寫作本身是一種觀察,文字與影像能夠重塑旅行空間。

以跨國這件事來說,在臺灣這座島上,我們出國沒有別的選擇,只能搭飛機,但是在中南半島,跨國每天都在發生,像越過一條線輕便。

但是看似輕鬆平常的事,在船橋彰的觀察而有了不同畫面,就以泰寮邊界的公車來說,他描述「跨國公車一輛開走一輛又來,泰寮居民每日都是如此往來着,就像上市場般尋常例行。我呆望着車站裡唯一的月臺發現,有時巴士從右靠站,有時又自左邊載客。原來是寮泰的車行方向不同,泰國靠左,寮國靠右。同一條路線由兩國巴士共同行駛經營,於是乘客從右邊上寮國的車,而泰國巴士門在左邊,只得逆向進站才便於乘客上車。」

旅行規則自己說了算

因爲建築師的身分,船橋彰對數字特別執着,喜歡把數字訂下來,做事纔會有目標,旅行也不例外。

26歲那年第一次隻身到東京旅行11天,因爲一週時間太短,兩週太長,折衷11天剛好,住宿10晚正好把單價乘以10,非常好算。此後他開始加倍旅行,首爾上海22天、印度44天,然後去年完成中南半島88天,一再實現他的兩倍旅行,也寫下《兩倍半島-中南半島移動事件集》。

船橋彰強調,「我不是旅遊達人,我的旅行經驗並不豐富,只是想要用自己的方式,仔細的旅行。」

他給揹包客的建議是,規劃一個人的旅行,第一件事就是要拋開日本,世界上難道沒有其他地方想去嗎?雖然大家都喜歡到日本旅行,但是太舒適方便的地方,對培養自助旅行能力沒有幫助。

母親受影響開始一人旅行

行三個月不算短的時間,回臺灣之後最大的改變是什麼?船橋彰居然回答:「是我媽。」

「在我旅行期間,我媽跟年輕同事學會上網用臉書,從此每日追蹤我的中南半島行程,現在不只按按贊,截圖排版換大頭貼都很上手。」

接着船橋彰母親有一天說要自己去旅行,搭了公車去臺南郊區佛寺,上傳途中的風景照片、請路人幫忙拍了獨照,然後在臉書上開啓了「一個人旅行」的相簿。看着媽媽也開始一個人出遊,船橋彰說,「我心裡藏着感動,她想理解爲何我一再獨自遠行,並且用行動支持我。」(王曉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