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多年前的原創精神“燃”到今天

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牆上,掛着一塊泛黃的紅布條,上書“犧牲個人,言首泌蜜(嚴守秘密),階級鬥爭,努力革命,伏(服)從黨其(紀),永不叛黨”。24個字中6個錯字,這是永新縣北田村貧苦農民賀頁朵受到感召、參加革命後寫下的入黨誓詞,也是我黨現存最早的一份入黨誓詞。

多年來,各個年齡段的講解員都曾在此駐足,講述一位普通羣衆堅定的革命信仰,帶人們重回那段艱苦卓絕的革命歲月。

井岡山位於江西、湖南兩省交界的羅霄山脈中段。94年前,中國共產黨領導湘贛邊界軍民在這裡創建了中國第一個農村革命根據地,點燃“工農武裝割據”的星星之火。

從此,井岡山不再是單純意義上的山,它成爲中國革命的搖籃。

――――――――――

紅旗一定能夠打下去”

“在井岡山斗爭的實踐中,中國共產黨和人民軍隊經過了磨鍊不斷成長,孕育形成具有原創意義的井岡山精神。”井岡山大學原特聘教授、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史研究專家陳鋼說,井岡山精神是中國共產黨優良革命傳統的源頭之一,可以找到很多鮮活、豐富、紮實的史料印證。

例如“堅定執着追理想”“實事求是闖新路”,毛澤東在秋收起義失敗後,仍思想堅定,相信中國革命必須另闢蹊徑,理想是“可望也可及”的。於是,在永新縣三灣村,他領導進行三灣改編,爲新型人民軍隊的建設奠定基礎,這纔有了後來井岡山紅色政權的建設;1927年10月,朱德在率南昌起義餘部轉向贛南山區途中進行“贛南三整”,圍繞革命理想進行思想教育、組織整頓、軍事訓練,部隊面貌爲之一新。

陳鋼介紹,1928年7月中旬,國民黨在永新集結11個團的兵力,準備徹底清剿紅軍。毛澤東率紅四軍三十一團廣泛發動數萬名羣衆,將敵人11個團圍困了25天;黃洋界保衛戰打響時,老百姓削竹釘、挖陷阱、修戰壕,和戰士們並肩作戰。這些例子充分體現了“艱苦奮鬥攻難關”“依靠羣衆求勝利”的鬥爭精神和智慧

“很多老紅軍回憶,在井岡山上,軍民中存在一種樂觀、向上、探索、攀登的精神。”在全國青少年井岡山革命傳統教育基地青年教師賈碩看來,井岡山斗爭時期,有“紅旗一定能夠打下去”的堅定信念,有革命者的擔當和智慧,有軍民共克時艱的案例,這些都是井岡山精神最好的印證。

1965年5月,毛澤東在重上井岡山時說:“日子好過了,艱苦奮鬥的精神不要丟了,井岡山的革命精神不要丟了。”

看不見摸不着的精神體現在每個生活細微處

隨着暑期到來,井岡山紅色旅遊迎來熱潮。在井岡山小井紅軍烈士墓前,12歲的少先隊員梓洋身着小紅軍服裝,聲情並茂地爲遊客講解。

義務講解,餘梓洋已堅持7年。她的母親陳平梅是紅軍烈士謝桂標的後人。30年間,陳平梅只做一件事――“打撈”井岡山紅色歌謠和革命故事。從小,梓洋幫媽媽校稿,潛移默化接受紅色教育。

6歲時,她主動要求出去講解,陳平梅會爲女兒寫好講解詞。“那時,我其實不太懂井岡山精神代表什麼,只是純粹去講。”餘梓洋回憶。

2018年,當地組建小紅軍宣講團,餘梓洋擔任小團長。她在家人和老師指導下,學會在講解中運用手勢和表情,開始瞭解每個故事背後的精神。

前些天,餘梓洋反思,小井紅軍烈士墓講解詞的基調過於悲傷,小朋友們可能聽不進去。她獨立完成稿件修改,用感情色彩激揚的話語作結尾,融入國家發展的新例子。

她覺得,井岡山精神看不見、摸不着,但踐行井岡山精神不能空喊口號,要體現在生活中每一個細微處。

這些天,在井岡山茨坪毛澤東故居,32歲的毛浩夫一遍遍給學員講解“艱苦奮鬥攻難關”原創課程。他是江西幹部學院、井岡山市委黨校特聘教師,曾在英國留學。他的爺爺是井岡山原博物館館長毛秉華,50年如一日宣講井岡山精神。

一次,毛秉華在新聞中看到一幅紅軍渡河的油畫,他意識到,畫上的部隊可能是從井岡山走出去的。於是,毛浩夫陪爺爺去北京尋訪、填充史料。進了部隊展館,第一幅畫就是《井岡山會師》,這讓毛浩夫心生感動,堅定了傳播紅色故事的信心。

2018年,毛秉華去世,毛浩夫接過爺爺的接力棒。他結合專業背景,開發紅色經濟課程,介紹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農業、工業、商業知識和經濟規章制度。

“還原歷史的溫度,說出歷史對現實的意義,這是宣傳井岡山精神的要領。”毛浩夫認爲,井岡山精神不僅存在於教學語言中,還閃耀在脫貧攻堅、鄉村振興等方面。在基層尋訪時,他見證了許多小山村通過紅色旅遊致富,這些生動的故事融入了他的宣講。

紅色精神滋養每一顆不服輸肯幹事的心

每天,43歲的全國人大代表、茅坪鄉神山村黨支部副書記左香雲在4個角色間來回“切換”。早上游客進村,他是導購員,熱情介紹竹筒產品;中午,客人在他家農家樂用餐,他化身服務員,端上農家菜;下午,他脫下圍裙當起講解員,向遊客講村裡的變化。此外,他還要處理村中事務,爲產業發展出謀劃策。

左香雲是土生土長的神山村人。2000年年底,曾外出闖蕩的他回家鄉做起木彈弓加工生意。

2015年,全村只有54戶人家,21戶是建檔立卡貧困戶村民人均年收入不足3000元。左香雲感嘆:“神山村何時能吃上‘旅遊飯’,讓村民過上好日子?”

2016年2月2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神山村,看望慰問貧困羣衆,和大家共商脫貧攻堅之策。

有了方向,幹羣齊心。神山村推廣黃桃種植,進行道路拓寬、舊房改造。2017年,左香雲牽頭成立神山村旅遊協會,統一服務標準,統一建農家樂配套設施。並改建紅軍小道,打造精品線路。當年,神山村脫貧“摘帽”。

現在,越來越多“逃山”的年輕人回村民宿、賣特產、打餈粑,村民們將“餈粑越打越黏,生活越過越甜”的口號掛嘴邊。

神山村位於黃洋界腳下,左香雲的曾祖父左桂林曾是紅四軍通訊員,在戰鬥中犧牲。

“想想革命年代多苦,我們在創業幹事過程中,也體會過苦澀。但在紅色精神滋養下成長的我們,有一顆不服輸、肯幹事的心。”左香雲說,革命老區的年齡老了,但革命精神與時俱進,這激勵一代代年輕人用雙手創造美好生活,帶領鄉親們共同致富。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王海涵 來源:中國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