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春掀動盪 女權遭踐踏

拉伯之春」延燒伊斯蘭世界,卻未見伊斯蘭國家女權獲得顯著改善。埃及在前年「阿拉伯之春」後,因性騷擾頻傳女性割禮率高、暴力衝突販賣人口因素,成爲阿拉伯世界女權最惡劣的國家;非洲印度洋島國葛摩聯盟則是最尊重女權的伊斯蘭國家。

根據湯森路透基金會(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公佈的一項最新調查,「阿拉伯之春」帶來的社會動盪與不安,反而使女性成了最大輸家

這項調查針對阿拉伯國家聯盟成員國敘利亞共22個伊斯蘭國家,從暴力、生育權、女性在家庭中的待遇,以及女性在政治經濟上的角色範疇,訪問了330名性別專家結果顯示,歧視法的施行和人口買賣升高,都是導致埃及女權在阿拉伯世界排名最後的原因

但在埃及最嚴重的,莫過於性騷擾。聯合國今年4月的一項報告指出,高達99.3%的埃及婦女女孩曾經是性騷擾的對象。埃及也是女性割禮比率最高的國家之一,91%的女性接受割禮。

埃及專欄作家艾塔薇提指出,這項悲慘的調查結果顯示,埃及女性需要「雙重革命」,「一個是對抗毀了我們國家的獨裁者;另一個是對抗毀了我們身爲女性的文化宗教的荼毒。」

調查同時顯示,伊拉克的女性雖比過去自由,但受到過去10年來的動盪與暴力衝擊處境反比在哈珊政權時代更險峻;利比亞女性在格達費政權後,面對綁架率和暴力升高的威脅;敘利亞的女性在敘國內戰中,則往往成爲人肉盾牌

沙烏地阿拉伯雖提供女性比較好的健康照料,但對女性參政工作、自由行動、接受高等教育卻嚴格限制,因此被列爲女權最糟的第3個伊斯蘭國家。

這項根據22個伊斯蘭國家進行的調查結果,女權最惡劣的倒數5國爲:埃及、伊拉克、沙烏地阿拉伯、敘利亞、葉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