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風險釋放有望進入尾聲 債市短期維持震盪

(原標題:A股風險釋放有望進入尾聲 債市短期維持震盪)

證券時報記者 裴利瑞

回顧2022年前三季度,A股市場震盪不斷,投資難度加大,如何把握今年最後一個季度的投資機會?近日,華安、萬家、海富通匯豐晉信、上投摩根博道等多家公募基金旗下的明星基金經理代表發聲,展望四季度投資策略。

股市方面,前三季度A股行情極致分化,各大主流指數悉數下跌,僅有煤炭和石油石化兩行業收漲。基金經理普遍認爲,隨着國內經濟弱復甦和歐美加息落地,A股在經歷震盪尋底之後的風險釋放有望進入尾聲,價值和成長或均有一定的修復行情。

債市方面,不同於股市的整體下跌,債券市場雖然偶有調整,但債券收益率呈下行趨勢。基金經理認爲,目前的債券收益率已反映了較多宏觀政策面和資金面的利好因素,短期債市大概率爲震盪格局,在海外經濟體衰退預期和對中國出口壓制預期下,長端利率可能在今年四季度或明年上半年迎來難得的戰略配置期。

股市風險釋放

有望進入尾聲

2022年前三季度,A股上演了一輪超級“過山車”行情,上證指數在4月末大幅下挫至2863點後開啓了迅猛反彈,但自7月初以來再度回調,截至9月末,市場已經再度縮量磨底博弈3000點,與此同時,板塊輪動加速,多個熱門賽道大幅回撤。

萬家基金副總經理、投資總監黃海在今年的業績十分優異,截至三季度末,他管理的三隻基金包攬了偏股型基金的前三名。對於四季度的市場,黃海旗幟鮮明地指出:“在經歷震盪尋底之後,A股的上漲行情將逐步展開。”

黃海認爲,“前期A股的下跌主要是由於海外流動性收緊以及由此帶來的經濟衰退預期風險的釋放,而6月以來,國內經濟整體呈現緩慢復甦態勢。再加上歐美9月加息的落地,海外經濟衰退壓力增加後,加息壓力有望開始邊際緩解,A股市場的風險釋放有望進入尾聲。”

“現在市場的風險溢價水平和今年4月份基本持平,且波動率比前期更低,因此,相比4月份,當前A股市場的投資時點所面臨的風險可能更低,也更具有吸引力。” 匯豐晉信基金投資總監、基金經理陸彬表達了類似觀點。

在陸彬看來,雖然三季度有較多不可知因素,包括美聯儲超預期加息等,都對出口、消費、投資產生了一定影響,導致市場情緒走弱,但四季度往往是明年政策變化和行業、公司發展目標明確的時點,資本市場也往往在四季度提前反映明年的變化和預期。

因此,他認爲,隨着一些核心政策清晰,市場調整後將逐漸看到未來的投資方向主線,市場正在撥雲見日,當下應當擁抱變局。

海富通基金公募權益投資部總監周雪軍從宏觀經濟方面向投資者傳遞了信心。他指出,目前,我國經濟整體處於逐步觸底、企穩的狀態,基建投資保持着相對平穩的逆週期託底作用,財政政策以用好用足今年的專項債爲主,貨幣政策也將保持相對寬鬆,未來幾個月的着力點是由寬貨幣向寬信用進一步傳導,疊加美債收益率後續將會迎來見頂回落,屆時中美利差將會開始修復,美聯儲貨幣政策調整對國內經濟、金融的衝擊也將逐步減弱。“如果我們對國內經濟抱有信心,資本市場依然存在着很多結構性的機會。” 周雪軍表示。

價值和成長

或均有修復行情

雖然基金經理普遍給出了並不悲觀的表態,但具體到板塊上,對於成長和價值、週期製造和科技成長的選擇,基金經理卻出現了一定的分歧。

周雪軍認爲,在中國弱復甦、美國慢衰退的大背景下,由於大宗商品或緩慢下行,週期製造總體上機會可能不是特別大。相對而言,他更看好科技成長中的能源半導體等方向。

“新能源大方向還是我們戰略的重中之重,風電、光伏、電池及材料的需求景氣雖然有一定波動,但長期增長空間很大,我們在當下更多關注供需關係較好的細分方向,和競爭力突出或技術領先的個股;電子半導體的下游近年來景氣度相對偏弱,所以該方向的機會是偏結構性的,我們主要關注半導體設備、半導體材料、電子元器件的國產替代機會,此外,電子半導體內與新能源相關的車用芯片、功率芯片等也具有產業性投資機會。” 周雪軍表示。

上投摩根副總經理、投資總監杜猛表示,自己更看好成長類資產的成長空間,確切地說,是那些長期發展空間大的行業,尤其是當中具備全球性競爭力、能夠參與到全球市場的優質公司;從行業景氣度來看,新能源和光伏在所有行業中仍然是領先的。

一方面,從需求角度觀察,國內和海外市場的需求在快速增長,在地緣衝突帶來傳統能源價格大幅上漲的背景下,更加凸顯出發展新能源的必要性以及性價比;另一方面,中國已經在光伏和新能源車領域確立了全球產業鏈中的優勢地位,有望在中國及全球持續擴展份額,這種產業鏈的優勢很難轉移。

但黃海認爲,四季度價值風格相對佔優。一方面是四季度海外經濟下行的不確定性增大,對應的一些出口訂單佔比較高、偏製造業的成長股可能會面臨盈利端的邊際轉弱,而價值板塊主要以內需爲主,估值較低,能更好地應對不確定性的衝擊;另一方面,四季度海外仍將面臨高通脹和加息的壓力,而國內隨着穩增長的政策持續發力,經濟動能將趨於回穩,這對價值風格的品種是有利的。

因此,整體配置上,黃海表示自己的組合風格仍將偏向低估值、高股息,且盈利預期較爲穩定的價值品種,相對看好能源板塊和房地產龍頭,前者受益於全球能源通脹的持續超預期,後者受益於國內政策放鬆的預期以及行業格局的改善。

“四季度隨着市場對經濟過度悲觀預期的修復,價值和成長或均有一定的修復行情,市場表現可能相對均衡;而中長期看,股票市場主線仍將根據行業景氣度的相對高低展開,2023年成長行業內部景氣度大概率將繼續分化,重點尋找明年行業景氣底部反轉,或邊際向好且超預期的細分行業,當前我們重點關注疫後消費修復鏈條、新能源、軍工和TMT等相關機會。” 華安基金絕對收益投資部高級總監鄒維娜表示。

債市長端利率

有望迎來戰略配置期

反觀債券市場,2022年前三季度,市場預期在寬貨幣和寬信用間搖擺,整體看,債券收益率呈震盪下行趨勢。

鄒維娜認爲,當前利率債和中高等級信用債收益率曲線水平多處於歷史10%分位數以下,已反映了較多宏觀政策面和資金面的利好因素,短期債市大概率爲震盪格局,打破震盪市需要尋找新的變量,流動性的變化或者穩增長政策效果是值得觀察的因素。

博道基金固定收益投資總監陳連權給出了相對樂觀的看法。他認爲,國內經濟狀況是債市的主要影響力,具體又可一分爲二:短週期的穩增長和中週期的潛在增長。

在近期穩增長之下,一些偏上游及偏基建、建築類的經濟指標開始反彈,利率也開始反彈;另一方面,觀察國慶期間的消費情況,旅客總量日均相比2021年下降,經濟的潛在增長水平被階段壓制,貨幣流通速度與經濟風險偏好也都因此下降。

此外,陳連權還指出,美聯儲徹底轉向的前提是失業率上升及通脹下行,而前提是美國經濟衰退,而在美國衰退之前,海外其它經濟體要先衰退,而這可能將在未來一段時間影響到中國的出口景氣,從這個角度而言,在今年四季度或明年上半年,長端利率可能迎來一個難得的戰略配置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