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巨震下融資客、外資大筆撤離,短期波動風險需防範

(原標題A股巨震融資客、外資大筆撤離,短期波動風險需防範)

A股重挫之下,資金撤離。

4月25日,A股失守3000點,滬指收跌5.13%,深成指收跌6.08%。滬深兩市超4600只個股下跌,逾700只個股跌停,超3000只個股跌超7%。4月26日開盤,滬指再次跌破2900點,之後有所回升,截至午市收盤,上漲0.94%,報2955.93點。

伴隨着A股市場的大幅重挫,已有大筆資金在4月25日撤離。其中,4月25日兩融餘額較前一日下降296.50億元,下降額創今年2月份以來新高;北向資金累計淨流出43.97億元。

在業內多方人士看來,悲觀預期很大程度上在股價中得到體現,市場政策底已經非常明確,但過渡到市場底的確認需要時間預判“二季度磨底,三季度有機會”,短期波動風險仍需要關注和防範。

兩融餘額下降近300億

隨着A股市場的持續震盪下行,兩融餘額也連續下降。4月25日,兩融餘額較前一日的下降金額爲今年2月份以來最高。

自4月15日開始,兩融餘額已連續7個交易日下降,其中,近3個交易日兩融餘額連續下降百億元以上。4月25日的兩融餘額較4月22日的下降金額最大,達到296.50億元,從之前的1.6萬億級別下降至1.5萬億級別。這也是今年2月份以來,兩融餘額較前一日下降金額最大的一次。

截至4月25日,滬深兩融餘額爲1.57萬億元,其中,融資餘額爲1.49萬億元,融券餘額爲776.77億元。

申萬一級行業(2021)來看,4月25日,僅有銀行紡織服裝兩個行業融資淨買入,其餘29個行業均爲融資淨賣出狀態

其中,電子(-28.70億元)、計算機(-27.47億元)、有色金屬(-26.65億元)、電力設備(-26.27億元)等行業融資淨賣出額較大,均在20億元以上。

融券交易方面,融券淨賣出15個行業,紡織服裝、食品飲料、農林牧漁淨賣出金額居前;淨買入的16個行業中,非銀金融、電力設備、房地產、基礎化工4個行業淨買入的金額均在1億元以上。

就個股而言,根據Wind數據,4月22日~4月25日期間,有33只股票的融資餘額上升幅度超過10%,其中金道科技萬事利上升幅度分別爲158.17%、70.39%;另有上海誼衆、戎美股份、奕瑞科技上升幅度超過40%。

同期,有44只股票的融資餘額下降幅度超過10%,其中,4月20日上市的新股傑創智能降幅超過50%;長光華芯、經緯恆瑞清研環境等5只股票降幅超過20%。以此來看,近日融資餘額下降幅度較大的多爲新股。

融券餘額變化方面,4月22日~4月25日期間,有38只股票的融券餘額增幅在1倍以上,其中,星期六、中國重汽、東風科技、東風股份、雷柏科技增幅超10倍。

北向資金淨流出約44億元

截至4月25日,外資持有A股1065.49億股,持股市值爲2.06萬億元,這其中主要爲北向資金持股,持股數量爲1038.72億股,持股市值2.01萬億元,佔流通A股市值的比例爲3.41%。

在連續兩個交易日淨買入之後,4月25日,北向資金又回到淨流出狀態,累計淨流出43.97億元,其中滬股通淨賣出48.47億元,深股通淨買入4.5億元。

從行業來看,在申萬(2021)的31個一級行業中,25日,北向資金淨買入10個行業,21個行業爲淨流出狀態。

根據Wind數據,淨買入前五的行業分別爲電力設備(18.11億元)、電子(5.56億元)、有色金屬(4.73億元)、煤炭(3.21億元)、通信(0.63億元)。

淨買出前五的行業分別爲銀行(-27.96億元)、食品飲料(-14.04億元)、醫藥生物(-6.14億元)、機械設備(-4.96億元)、鋼鐵(-4.10億元)。

4月25日,在前二十大活躍個股中,北向資金淨買入6只個股,淨賣出14只個股。

其中,恩捷股份、贛鋒鋰業、陽光電源獲北向資金淨買入金額相對較大,分別爲4.31億元、2.64億元、1.25億元,在4月25日股價分別下跌6.08%、9.08%、9.59%。

招商銀行五糧液恆瑞醫藥則遭北向資金大幅賣出,淨賣出金額分別爲24.12億元、7.22億元、5.72億元,在4月25日股價分別下跌8.64%、6.3%、10%。

短期波動風險仍需防範

A股市場跌到底了嗎,還需要注意哪些風險?

對於近期A股調整的原因,申萬宏源研究策略首席分析靜濤認爲,疫情基本面的傷害逐漸清晰(疫情影響供應鏈已是全市場的共同話題),而疫情改善的時點卻逐漸模糊。調整根本上反映的是A股基本面的下修。

“當前A股運行環境較爲複雜,短期不確定性因素持續擾動。從內部來看,疫情仍在努力控制的過程中,多點散發的風險引發擔憂情緒,同時經濟基本面下行壓力階段性較爲明顯;從外圍來看,美國緊縮預期進程加快,美債收益率持續上行,人民幣匯率短期下跌也對市場構成壓力。”華夏基金分析稱。

在華夏基金看來,經過前期的大幅殺跌後,A股內在風險已經有了較爲充分的釋放,悲觀預期也很大程度上在股價中得以體現。受多重因素壓制,指數雖然短期難以反轉,但當前時點已經不宜過度悲觀,市場政策底已經非常明確,但過渡到市場底的確認需要時間。

傅靜濤也稱,短期關於疫情影響、美聯儲緊縮、中美利差的預期,都快速來到了非常悲觀的狀態,這些因素再構成中期下行風險的概率已降低,維持“二季度磨底,三季度有機會”的判斷。

“看短期,過度悲觀的預期已顯現,超跌反彈可能就在不遠處。看中期,基本面回落在二季度兌現,三季度恢復性增長都是邊際改善;所有短期和中期的擔憂在二季度集中反映,三季度輕裝上陣,市場回暖的概率是增加的。”傅靜濤分析稱。

在交易策略上,華夏基金認爲,短期波動風險仍需要關注和防範,但中長期來看,市場的機會已經大於風險,左側佈局的機會關注高景氣度的成長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