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驚現獨董"辭職潮"! 康美藥業案餘波未了 獨董已淪爲"花瓶"?

(原標題A股驚現獨董"辭職潮"! 康美藥業餘波未了, 獨董已淪爲"花瓶"?)

康美案後續影響仍在發酵。

11月12日,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廣州中院”)宣判,康美藥業(即*ST康美,600518.SH)案5.2037萬名投資者共判賠約24.59億元。

廣州中院一審判決認定,本案實施日2017年4月20日,揭露日2018年10月16日。中國證券投資者保護基金有限責任公司受廣州中院委託採用移動加權平均法計算損失,以“個體相對比例法”測算投資者證券市場系統風險扣除比例,損失測算後受損投資者52037名,損失約24.59億元。判決認定該損失由*ST康美向投資者予以賠償。

此外,判決特別明確了各被告尤其是實控人、時任董監高等應承擔的責任比例。承擔100%連帶責任的有:實際控制人馬興田許冬瑾董事副總經理、董事會秘書邱錫偉財務總監莊義清,職工監事、副總經理溫少生,監事、獨立董事馬煥洲和審計機構廣東正中珠江會計師事務所(下稱“正中珠江”),正中珠江合夥人、簽字會計師楊文蔚

在這一判決案件中,最引發關注的,無疑是在這起集體訴訟案的一審判決中,包括5名曾任或在職的獨立董事,需要承擔連帶責任,合計賠償金額最高約3.69億元。

根據判決書,江鎮平、李定安張弘爲兼職的獨立董事,不參與康美藥業日常經營管理,相對過失較小,法院酌情判令其在投資者損失的10%範圍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摺合2.459億元),郭崇慧張平爲兼職的獨立董事,過失相對較小,且僅在《2018年半年度報告》中籤字,法院酌情判令其在投資者損失的5%範圍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摺合1.2295億元)。

這五位獨立董事中,除江鎮平外,其餘4人均爲大學教授。每年在康美藥業擔任獨董所獲的酬勞僅十萬元左右。卻因爲康美藥業財務造假案件,每人被判上億元的連帶賠償,由此也被部分業內人士笑稱爲“最慘獨立董事”。

“本來獨立董事可謂‘躺着賺錢的金飯碗’,而隨着代表人訴訟制度的不斷成熟,客觀上加大了財務造假上市公司獨立董事的任職風險。”一名專注於資本市場的律師對第一財經表示。

A股驚現獨董"辭職潮"

第一財經注意到,隨着康美藥業判決結果的出爐,多名上市公司獨立董事提出辭職。

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11月12日至今,已有17名上市公司獨立董事提出辭職。

和去年同期對比來看,2020年11月12日~2020年11月19日,共有11名獨立董事宣佈辭職。

而2021年10月12日~10月19日,共有15名上市公司獨立董事宣佈辭職。

2021年9月12日~9月19日,共有14名上市公司獨立董事宣佈辭職。

2021年8月12日~8月19日,共有14名上市公司獨立董事宣佈辭職。

2021年7月12日~7月19日,共有9名上市公司獨立董事宣佈辭職。

董理當發揮專業能力

在A股實施二十餘年的獨立董事制度,一直沒能發揮曾經寄予希望的作用。有人說,獨立董事既不獨立,也不懂企業內部情況,這一說法雖有些偏激,但獨立董事淪爲擺設、花瓶乃至酬庸,已是不爭的事實。

根據證監會發布的《關於在上市公司建立獨立董事制度的指導意見》,獨立董事對上市公司及全體股東負有誠信與勤勉義務,應維護公司整體利益,尤其要關注中小股東的合法權益不受損害。可以看出,擔任上市公司獨董需要較強的專業能力,所以一般聘請財務、法律等方面的專業人士,以大學教師、知名律師等羣體爲主。

從上市公司的角度考慮,聘請權威專家或者知名人士擔任獨立董事,有利於爲企業背書。從專家、教授等專業人士的角度出發,擔任上市公司的獨立董事,有利於提升個人的身價,且能獲得一筆還算不錯的報酬,很多人樂此不彼,不少人還同時兼任多家上市公司的獨董。

可惜在過去二十年的實踐中,獨立董事制度往往流於形式,很難確保獨立性和有效監督。從2001年實施至今,衆多上市公司被爆違規,絕大多數獨董未起到監督並提升上市公司治理水平的作用。

這是因爲,中國上市公司獨董的聘請和報酬主要由大股東說了算,雖然獨董與大股東沒有證監會規定的利益關係,但受大股東或管理層驅使,“拿人手軟,吃人嘴短”的現象十分普遍,而上市公司財務造假等問題,大股東往往脫不了干係,要維護中小股東利益,就得站到大股東或管理層的對立面,似乎並不那麼容易。而且,獨董制度源自美國,不過美國上市公司一般不設監事會,且股權較爲分散,而中國上市公司治理採用二元制結構,監事會是傳統的監督機關,這一背景下獨董如何充分發揮監督作用也是個難題

我們認爲,除獨董制度需要優化外,作爲上市公司獨董,拿一份收入就要盡一份責,理應憑藉自己過硬的財務知識水平,對上市公司的重要事務進行嚴謹分析與調研,真正履行獨立董事的職責。否則,當上市公司被揭露出財務造假等問題,上市公司獨立董事也必須承擔相應的責任。

引進獨董制度的初衷是爲防止股東及管理層的內部控制損害公司整體利益,從而進一步完善上市公司治理結構,促進上市公司規範運作。此前業內一直對獨董制度有所質疑,料想此次康美藥業案件的判決具有時代意義,預期鉅額的民事賠償和過億元的連帶賠償責任將產生地震式效果,有望改變獨董行業生態:假如缺乏專業判斷的能力、紮實的財務水平以及勤勉的工作態度,那麼獨董將變成一項高風險的工作,從而倒逼那些花瓶式 “躺賺”的獨董儘快辭職,讓其他願爲中小股東負責的獨董真正履行起職責。

獨董制度自誕生起就頗受爭議,尤其是多年來一直未能充分發揮作用讓人質疑,期待康美藥業案件的判決能讓不負責任的獨董們一改前非,有效監督上市公司,維護中小股東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