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失守3000點 機構激辯底部空間

(原標題A股失守3000點 機構激辯底部空間

4月25日,A股市場大幅調整,三大指數均跌逾5%。上證指數跌破3000點整數關口,收於2928.51點,創近兩年新低。截至收盤,上證指數下跌5.13%,深證成指下跌6.08%,創業板指下跌5.56%。

當天超4600股下跌,僅148家上漲,兩市1900餘股跌超9%。北向資金淨流出43.97億元。各行業普跌,其中,有色、軍工傳媒、電子、新能源等成長板塊領跌。

誰在出逃?爲什麼跌?

上週五本來大家認爲3086點有支撐,上週五已有部分資金進場,其中包括北向資金資淨流入67億元。然而週末出了一些利空因素。”4月25日,一位基金人士記者表示。

業內認爲,4月25日的A股大跌有兩大原因:一是國內疫情多點散發;二是美國加息。

招商基金表示,股市大跌的原因爲:第一,多點散發的疫情正在形成新的經濟衝擊;第二,寬貨幣-寬信用-盈利傳導不暢,經濟底與A股盈利底的恢復需要更長時間;第三,各類資產的相關性急劇上升,背後核心的原因在於全球經濟衰退的隱憂開始出現,全球貿易活動開始放緩,美國爲了控制通脹而急劇上升的壓制需求,美元利率的擡升已經使得商業票據垃圾債的利差走擴。疊加人民幣的貶值,交易結構的不穩定明顯上升。

而部分私募人士接受採訪認爲,基金跌至預警線和止損線導致的拋售也造成了一定影響。

“4月25日尾盤加速殺跌,市場再次恐慌明顯是國內公私募倉位再次被爆了,帶動各種場內資金減持及止損。如私募淨值繼續下降導致的減持或清倉,以及公募贖回壓力導致的拋售等。”玄甲金融CEO林佳義說。

事實上,隨着股市大回調,一位業內人士估計,4月25日,有一批私募被擊中預警線(一般認爲0.8元),甚至止損線(一般認爲0.7元)。

不過,機構大多表示並不悲觀。

林佳義表示,“目前私募倉位極低,公募一季度虧損1.39萬億,公募貨幣基金高達9.5萬億,公募債券高達7萬億,居民儲蓄率提升等,這些都說明了資金出逃達到了一個極致,而這些資金最終很多還是要提升權益配置的。包括外資也是需要回流的。”

他表示,政策已出現了積極信號,比如上週個人養老金髮展意見出臺,以及鼓勵機構長期資金入市

後市不悲觀

總體來看,大跌之後,機構對後市卻並不悲觀。

部分樂觀派在4月25日市場大回調時開始抄底。“今天我們在加倉。”4月25日,格雷資產經理張可興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不過,張可興表示,“雖然我們開始加倉了,但不是加得很重,因爲最後熊市末端的波動可能會很大,也說不準哪些股票會大跌,因爲此時基本面和業績面已完全失去了作用,而更多是情緒主導。”

“熊市的調整已經到末端了,熊市最末端的表現就是,無論是好股票,還是爛股票,都是大跌,今天市場的表現符合一個熊市末端的跡象。”張可興說,從2007年起,他經歷過四五輪牛熊市,每一輪的末端都是這樣的表現。

“但是我們非要等到最後一跌才進場嗎?我覺得這個難度很大,並不容易每一次都能抓到底部。我認爲現在不應該太恐慌,反而應該貪婪一點,對未來長期中國經濟和國內企業的基本面多一點自信。”張可興說。

林佳義也認爲出手時機到了,“一個估值個位數或者DCF折扣在三四折的資產,目前就算沒有看到明確的數據拐點,也需要客觀評估,樂觀買入,耐心持有。”

林佳義表示,比如港股的醫藥互聯網,個位數估值而需求剛需永續且有高增長動能,A股的銀行保險家電出行等,也都有很大安全邊際及修復空間。

排排網旗下融智投資基金經理夏風光同樣認爲,政策底之後,不久就出現市場底,這一個階段是配置股票資產的最好時機。政策底經濟底和市場底是密不可分的。對於長期投資人來講,不應當浪費每一次的危機,在市場的恐慌時期進行積極的配置。

奶酪基金經理莊宏東指出,從4月25日股市跌幅來看,已經是泥沙俱下,是系統性風險和波動佔主導因素。如果從估值的角度來看目前市場確實已經下跌比較充分,現在應仔細思考自己手中持有的標的,能否在系統性風險以後重新價值迴歸。

而謹慎派繼續觀望。

“目前不適合抄底,再等一等。”4月25日,潤德盈喜私募基金總經理趙立鬆向記者表示。

趙立鬆認爲,上證指數2800點左右基本探到底,時間點預計在4月底或5月初。“後市就是觸底反彈,至於反彈到什麼程度,看貨幣政策和市場資金量的情況。”

同樣,海富通基金胡耀文也表示,從中長期的角度來看,目前市場的估值已接近2018年底的水平,估值迴歸蘊含投資機遇,面對市場的波動,我們應立足長期、冷靜應對。現階段,市場處於磨底期,中長期視角下市場的機會大於風險。

投資策略上,胡耀文認爲,短期可關注低估值、高股息以及困境反轉相關板塊。

國泰基金認爲,當前位置已經足夠低,A股盈利底大概率在二季度出現,同時海外壓力預計二季度達到頂峰,隨後有望好轉。

“當前市場已經位於底部區域,雖然短期可能仍有反覆,但中長期來看機會逐步大於風險,對於後市表現不必過於悲觀。”國泰基金指出。

(作者:龐華瑋 編輯:林虹

21世紀經濟報道及其客戶端所刊載內容的知識產權均屬廣東二十一世紀環球經濟報社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詳情或獲取授權信息請點擊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