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是“皮”還是“魂”?虛擬偶像憑什麼“圈粉”

虛擬偶像深受當下年輕人的歡迎。艾媒諮詢調研顯示,中國虛擬人愛好者中,19歲至30歲之間的年輕人佔比63.4%。與此同時,37.2%的受訪網民每月爲虛擬人花費金額在200元及以下,24.8%的受訪用戶表示願意花更多的錢支持虛擬人物

中央財經大學數字經濟融合創新發展中心主任陳端認爲,虛擬偶像的崛起其實搶奪了真人偶像的流量,未來某些方面甚至有取而代之的可能性。“看到她每天可可愛愛、漂漂亮亮的,我就覺得滿足,心情很好。”00後女大學生陳果(化名)說,“不容易‘塌房’追起來才省心。”

速途宇宙研究院發佈的《2022虛擬人產業研究報告》顯示,用戶成爲虛擬偶像粉絲的三大要素分別是虛擬人形象內容質量和性格設定,其人羣佔比分別是72.8%、62.3%和59.7%。年輕人正在期待着怎樣的虛擬偶像?虛擬偶像又憑什麼“圈粉”?

愛的是“皮”還是“魂”?

現階段談起虛擬偶像始終繞不過一個名詞,即“中之人”(源於日語“中の人”,泛指虛擬主播背後的扮演者——記者注)。一般而言,會由“中之人”佩戴傳感器,按照虛擬主播的人物設定,在直播中以虛擬偶像的形象進行演繹,或歌舞或聊天,通過動捕技術實現實時互動。

最近熱議的虛擬偶像A-SOUL事件,讓“愛‘皮’還是愛‘魂’”的爭論一時間甚囂塵上。這個由5名成員組成的虛擬偶像組合,於2020年11月推出,同早期“初音未來”等依託聲庫創作的數字化虛擬歌手不同,其採用“中之人+皮套模式,短短一年時間全網粉絲超過2000萬。

但在今年5月,A-SOUL官方賬號突然宣佈,因學業及身體原因,旗下成員“珈樂”將進入“直播休眠”,終止日常直播和絕大部分偶像活動。隨後“珈樂中之人”被曝疑似收入低、長期加班甚至遭到職場霸凌,隨着輿論的不斷髮酵,“中之人”成爲粉絲是去是留的關鍵問題

曾經,在明星藝人的粉絲羣體裡流行這樣一句話:“始於顏值,陷於才華,忠於人品。”現在,這句話同樣被運用到虛擬偶像身上。“用AI做直播,終歸是一串代碼。”95後留學生安迪(化名)是一名資深粉絲,他認爲“中之人”爲虛擬偶像賦予了溫度,將被外表吸引過來的粉絲們真正“留下來”。

以早期的虛擬偶像代表之一“絆愛”爲例,其於2016年11月底在視頻網站開設頻道,4個月內便獲得約40萬名粉絲,在背後公司啓動“四個絆愛”分身企劃、試圖增加“中之人”數量後,粉絲非常不滿,紛紛表示只認最初的“中之人”,在長達一年的糾紛中,大量粉絲離開。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隨機採訪多名粉絲,發現“陪伴”“交流”“朋友”這類情感性詞彙被頻繁提及,在不少粉絲看來,虛擬偶像的“皮囊”與“靈魂”只有合爲一體,才能成爲有血有肉的鮮活角色。

“不同於真人偶像,虛擬偶像的交流是實時和雙向的。”安迪說,虛擬偶像最終服務的仍舊是人類的情感需求。陳果提到,是虛擬主播和她聊天、互動,陪伴她度過了考研備戰時的“灰暗時刻”,“我已經把她們當作了自己的朋友。”

因此,提到“開盒”(指將“中之人”的現實身份曝光——記者注)行爲,安迪說:“很多時候我們自然而然就知道‘中之人’的情況了,但是爲了保護他們,大家不會在臺面上點開。”而對於少數公佈“中之人”身份證信息住址等的行爲,北京盈科(上海)律師事務所股權高級合夥人陳元表示,這屬於侵犯個人隱私權和個人信息安全的行爲。

陳元強調,侵犯隱私權屬於自訴案件,“中之人”對於上述侵權行爲,首先可以通過與粉絲互動協商,讓粉絲停止上述違法行爲;協商不成的,可以提起民事訴訟,通過法律進行維權,要求侵權人承擔停止侵害、恢復名譽、消除影響、賠禮道歉,給本人造成損失的,可以要求賠償損失。構成犯罪的,可追究其刑事責任。

虛擬偶像的“天花板

虛擬偶像外表越真實越受歡迎嗎?陳端並不認同。她指出,虛擬偶像是“高科技與藝術的結合”,僅從外表而言,追求超寫實的面部表情、動作聲音,使其更接近真人偶像,爲用戶帶去更自然逼真的沉浸式體驗值得肯定,但這反而可能引發人類的“恐怖谷”效應

該理論在1970年被日本機器人專家森政弘提出。他認爲,起初人類會對外表、動作與人類相似的機器人產生正面情感,但在相似度達到特定程度時,人類察覺到其與真人間的細微差別後會有種僵硬恐怖的感覺,產生極其負面和反感的反應。安迪也提到,早期的虛擬偶像粉絲,基本都是因喜愛類似“洛天依”這樣的二次元形象纔來的,三次元真人形象未必就適合虛擬主播的粉絲圈層

電子科技大學信息與通信工程學院教授陳建文也提到,每個人的審美和喜好都不同,虛擬偶像卻恰恰能提供一種滿足“多樣化”需求的可能性。比如,可以將其定製成你的男神、女神模樣,“它”可以完全按照你的意願、品位,擁有你喜歡的聲音、性格等,每天一起聊天、看電影,而且“它”很懂你……陳建文認爲這是人類在虛擬偶像層面的終極表達方式,是虛擬偶像的“天花板”。

在陳建文看來,製作一個無需真人驅動的虛擬偶像是未來方向,只是迄今爲止還沒有一個完整龐大的數據庫來支持各種個性化需求,這需要一個過程。“真正的虛擬偶像一定要有強交互能力,能像真人一樣與觀衆進行互動。”他強調,目前的情況更像是前期訓練,核心點在於通過“中之人”進行數據採集,讓系統能夠更好地瞭解用戶。

虛擬偶像的魅力和價值,更多地在於IP開發。陳端表示,虛擬偶像的IP一旦運作比較成功,形成較大的破圈效應、吸金效應、流量效應,此後再在該IP上持續注入新的功能就可能意味着虛擬偶像的社會生命力可以進入到一種接近永生的狀態。“它具有超越時間的社會生命力。”

不過,速途元宇宙研究院調研發現,在內容運營方面持續地高質量輸出是挑戰。陳建文表示,頭部IP的效應顯著,但腰尾部IP的發展卻相對困難,因此這種依靠IP流量變現的模式是小衆的,更多的商業模式在於“陪伴型產品”的製作,包裹IP形象的衍生品對於他們而言更像是帶來歸屬感和陪伴感的精神食糧。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魏婉 李若一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2年07月05日 05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