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投資比亞迪有什麼啓示?買得便宜非常重要

(原標題:巴菲特投資比亞迪有什麼啓示?)

陳嘉禾

最近,隨着新能源汽車龍頭比亞迪股價上漲,美國價值投資大師沃倫·巴菲特在2008年對比亞迪的一筆投資,暴賺近19倍,再次回到人們的視野。

在2008年10月,比亞迪股份(01211.HK)在香港市場發佈公告,巴菲特控股的MidAmerican Energy公司以每股8港元的價格,認購了比亞迪股份2.25億股股份。這裏就讓我們來看看,我們能從巴菲特的這筆交易中,學到哪些有用的投資本領。

需要說明的是,在2008年9月24日,香港股票市場的比亞迪股份當時股價爲8.03港元,和巴菲特入股的8港元相差無幾,因此我們基本可以用這一天作爲巴菲特當時入股價的近似參考,用來進行之後復權價格的計算,以便計算比亞迪股份後來復權股價的漲跌幅和估值變動。

從善如流

首先,需要指出的是,這筆交易應該不是巴菲特本人的決策,而是來自查理·芒格的手筆。芒格曾經對媒體表示,“比亞迪並不是巴菲特所熟悉的公司類型。”

但是,巴菲特聽從了芒格的建議,決定作出了這筆投資。從這裏,我們可以看到大師的第一個特質:在投資中絕不固執己見,而是哪怕到了七八十歲的年紀,在常人往往已經陷入自己一輩子的習慣中無法自拔時,仍然能做到從善如流、擇賢是從。

買得便宜非常重要

現在,中國市場上的許多投資者,說起股票來常常會說:不要買便宜的公司,而是要買貴的公司。因爲便宜的公司必然比較差,貴的公司自然有貴的道理。一個公司能跟上潮流纔會變得貴,投資就是要跟上潮流,而不要買那些被時代拋棄的便宜貨。

儘管這些理論聽起來好像頭頭是道,但是實際上卻完全站不住腳。對任何一筆交易,付出更少的價格,永遠是價值投資的精髓。而人棄我取、人取我與,永遠是價值投資者戰勝市場的法寶。在巴菲特對比亞迪的這筆賺了19倍的投資中,我們就可以看出端倪。

從2008年9月24日到2020年10月29日,比亞迪股份的前復權股價從7.81港元(該前復權股價基本相當於巴菲特當時8港元的買入價),上漲到了156.6港元,股價變爲原來的20.1倍。那麼,這20.1倍的股價變動中,有多少是從估值變動來的,又有多少是從基本面變動來的呢?

根據Wind資訊數據,在2008年9月24日,比亞迪股份的港股股價,對應的PB(市淨率)估值是1.3倍。到了2020年10月29日,同一個股票對應的PB估值是6.3倍,是12年前估值的4.7倍。而用20.1除以4.7,我們可以輕鬆得到之間對應淨資產的變動,是4.3倍。

也就是說,在這筆12年股價上漲到原來20倍的交易中,巴菲特從估值變動上賺到了4.7倍的錢(姑且不論巴菲特實際上沒有賣出,這裏我們僅以他的賬面波動計算),而從基本面變動上賺到了4.3倍的錢,甚至少於估值變動所帶來的收益。看到這裏,我們還能說,投資的估值不重要嗎?

對於一家有着廣闊新市場前景、優秀技術和勤奮管理層的新能源公司來說,比亞迪股份在2008年1.3倍PB的交易價格,絕對不能算貴。甚至和今天內地市場上動輒出現的10倍、乃至20倍的PB估值比較,可以算得上是非常便宜。由此,也可以看出巴菲特對買入估值的挑剔。儘管這筆交易主要由芒格所促成,但是可以看到,巴菲特也沒有在估值上給出了太大的讓步。

其實,從近20年裏巴菲特在亞洲所做的幾筆交易中,包括買入中國石油H股的股票、買入韓國埔項制鐵的股票、買入日本最大的5家貿易公司等等,我們都不難看到“低買、高賣”的投資技巧。對於近千億美元身家的投資大師來說,買賣的價格和估值都如此重要,我們市場上的投資者,又怎麼能得意洋洋地宣稱“我們投資不看估值”呢?

絕不追高:

比亞迪曾經是一隻慫股

在市場上的許多投資者,往往喜歡追逐熱門的股票。如果一個股票過去3個月漲了30%,那麼它看起來有點吸引力。如果3個月裏漲了50%,那麼它值得研究。而如果一個股票在過去半年裏漲了200%,那麼不少投資者可能想都不用想,就會感受到買入的衝動。

但是,當巴菲特在2008年買入比亞迪股份的時候,比亞迪股份的股票卻是一隻經典的慫股。當時,這家公司的股價從2007年10月31日的18.09港元,跌到2008年9月24日的7.81港元,跌幅達到57%。(此處爲前復權價格,因此2008年9月24日的7.81港元前復權價格,基本相當於當時巴菲特買入的8港元)

在這家公司的股票下跌了57%以後,巴菲特在芒格的建議下,花大手筆買入了這家公司。反過來,看看今天的市場,我們的投資者有多少在那些下跌了一半以上的股票裏掘金?又有多少人在追高最近的大熱門股?

義在利先:

對短期利潤視而不見

對於巴菲特在2008年買入的比亞迪,市場上最大的一個疑惑就是,爲什麼在2009年的大漲中,他不把比亞迪的股票賣了?

在2009年10月23日,比亞迪股份的股價漲到83.11港元(以2020年10月29日計算的前復權價格),是巴菲特買入價格、即7.81港元前復權價格的10.6倍。彼時,比亞迪的PB估值也飆升到了13.8倍。對於這樣一筆一年賺了9倍的交易,爲什麼巴菲特不賣?

有人也許會說,戰略投資往往有限售。但是,根據當時比亞迪的公告,“認購股份於其後銷售或出售時,不須面對任何禁售限制或任何其他限制。”這也就是說,巴菲特的股票在當時是並沒有限售的。

另一種解釋,是巴菲特買得太多了,賣不掉。但是,比亞迪股票在當時的高價持續了整整半年,而從2009年10月23日到2010年4月7日,也就是股價的高位區域裏,根據Wind資訊的數據,成交金額達到502億港元。對於巴菲特2.25億股持倉來說,這個成交量足以讓他從容地賣掉自己的持倉。

還有一種解釋,是巴菲特非常看好比亞迪的未來,即使賺了9倍都不賣。但是,從比亞迪後來的股價走勢上,可以看到這種解釋其實不太站得住腳。在2009年的股價高點以後,比亞迪股份的價格在之後的11年裏一直沒有再超過這個價格。直到2020年隨着股價一波大漲,股票價格纔再創新高。而且,對於任何投資來說,1年賺9倍、公司估值在2009年最高點達到13.8倍PB、107倍PE,都是一個值得賣出的理由。

那麼,爲什麼巴菲特不賣呢?難道他糊塗了?

巴菲特絕對不糊塗,這是一個生於1930年、在資本市場的起起落落裏打拼了無數個春秋,從盈虧的血海刀山裏走出來的人。我們都能看到的,以及被後來十幾年股價證明了的明顯的賣出機會,這樣一個經驗老到的人,不至於看不到。巴菲特沒有賣出的唯一可能,來自於他和芒格對投資中的企業家精神的理解。

一方面,對於巴菲特來說,當時他投資比亞迪的投資額大概相當於當時的2.3億美元。而在2009年,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總資產就達到2000億美元,巴菲特本人的淨資產大概在400億到500億美元。也就是說,比亞迪並不是巴菲特的一個大頭寸。客觀地說,在一個不大的頭寸上,貫徹涵蓋企業家精神的投資,相對比較容易。如果說巴菲特的總資產在一年內翻了9倍,而他在極度昂貴的估值下還不賣出,相對來說就更難理解。

而另一方面,在巴菲特中後期的投資中,他“伴隨企業共同成長”的理念,開始替代早期的“純粹買賣資產”的理念。在這一理念下,巴菲特提出了許多伴隨企業成長的行動綱領,包括“買入以後絕不干涉企業運營”、“做企業最好的陪伴者”、“幫助企業家的商業成長,而不是隻賺金融利潤”,等等。

在這一伴隨着企業家精神的投資宗旨之下,當巴菲特在2008年買入了王傳福的比亞迪公司一部分股份以後,他一定是看中了比亞迪這家企業和其中蘊含的企業家精神。(巴菲特在一些場合也表達過類似言論。)客觀來說,同時由於這不是一個太大的頭寸,因此在面對短期到來的9倍漲幅時,巴菲特選擇了商業中共同成長的義,而不是金融投資中的利,也就可以理解了。

賣出這個賺了哪怕9倍的頭寸,對巴菲特來說是九牛一毛,但是對比亞迪來說,卻是缺少了一位重量級的財務支持者。在自己的小利和朋友的大義之間,巴菲特選擇了義。

在歷史上,選擇義的商人,絕不止巴菲特一個。在南懷瑾先生非常推崇的韓國曆史小說《商道》裏,18~19世紀的朝鮮權臣樸宗慶,在宴會上問自己的賓客:“有誰知道,每天進出平壤城崇禮門的,一共有多少個人?”大家衆說紛紜,但是沒人說得準。後來,一代大商人林尚沃說,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利,一個是害。這些人要不對大人有利,要不有害,僅此而已。

樸宗慶非常滿意,便問林尚沃,那你是姓利還是姓害?林尚沃說小人既不姓利,也不姓害,小人姓義。我永遠與大人休慼與共,無論利害。由此,林尚沃通過樸宗慶,成爲了朝鮮的一代鉅商。

在歷史上,林尚沃確有其人。而有意思的是,這位畢生貫徹“義在利先”的朝鮮鉅商,死時身邊只留下20元,其餘財產全部捐獻給了國家。而巴菲特也承諾要把自己99%的遺產捐獻給慈善基金。這兩位成功的商人之間,遠隔數百年的時空,卻又如此相似,實在發人深省。

從巴菲特對比亞迪的投資中,我們可以學到如此多的價值投資理念。這些理念中,沒有一條和今天我們在市場上看到的“追熱點、炒估值”相吻合,卻給價值投資大師帶來了實實在在的財富。而在獲得了這些財富之後,巴菲特卻又沒有將這些財富用在個人享受上,而是讓它們流向真正對人類社會有益的事業。

這堂深刻而又鮮活的投資課程,值得我們每個價值投資者認真學習。

(作者系九圜青泉科技首席投資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