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中國慈善晚宴邀請函曝光:不要求現場捐

慈善晚宴帶來了什麼?

本月底,巴菲特和比爾-蓋茨將在中國舉辦慈善晚宴這一消息,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有要裸捐高調響應的,有對是否出席含糊其詞的,關於晚會會成爲勸捐“鴻門宴”的猜測也不徑而走,儘管巴菲特、蓋茨以公開信的方式進行了澄清,但是晚宴如何進行等絕大部分內容依然不爲人所知,爲什麼這場晚宴如此充滿神秘色彩?一起來看看記者的調查。

從8月底開始,中國的很多富豪都陸續接到了比爾蓋茨和巴菲特慈善晚宴的邀請。人們開始猜測,這是一場怎樣的豪門盛筵?有多少富豪將會出席此次晚宴?又有多少富豪拒絕出席?種種猜測一時之間成爲各大媒體公衆關注的焦點。

9月29日即將在北京舉行的慈善晚宴,是由蓋茨基金會北京代表處協辦的。記者曾與蓋茨基金會北京代表處聯繫,希望就慈善晚宴的相關事宜進行了解,但是蓋茨基金會北京代表處婉拒了我們的採訪。而就在我們的採訪遭到婉拒後,先後有多位國內富豪對即將到來的慈善晚宴發出了不同的聲音。

江蘇黃埔再生資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長光標表示:希望通過他們自己的行爲,啓發更多的中國企業家搞慈善。我欣然接受邀請。

哇哈哈集團董事長宗慶後婉拒邀請:因爲參加福布斯CEO大會,時間正好衝突了。請大家不要誤會,我不是怕被勸捐,我只是沒時間。

福耀玻璃集團董事長曹德旺表示:現在距離慈善晚宴的還有一段時間,去不去,我現在還沒有決定。

SOHO中國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張欣認爲:這是一個學習國外慈善事業先進經驗的一個機會,我一定會參加。

關於蓋茨、巴菲特慈善晚宴將對中國富豪“ 勸捐”、以及如何勸捐的猜測一時成爲熱議話題,很多媒體披露,部分中國富豪因爲怕被“勸捐”將拒絕參加晚宴,爲此即將再次踏上中國之旅的美國首富比爾·蓋茨和“股神沃倫·巴菲特在14日以親筆信明確表示,此次中國之行的主要目的是學習、傾聽,以及與那些對慈善活動感興趣的人分享經驗。

蓋茨、巴菲特的慈善晚宴到底將如何進行,記者找到了收到晚宴邀請函的soho中國有限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張欣,這是她收到的邀請函,上面只有短短的幾行字:2010年9月29日下午五時至七時半,沃倫·巴菲特和比爾·蓋茨先生將在北京舉辦一次私人聚會,特向您發出誠摯邀請!希望此次聚會成爲大家就慈善相關話題進行交流的一個契機。這份邀請函同時聲明,參與此次活動的嘉賓無需作出任何慈善承諾或是進行捐款,現場也不會有媒體參加。

現場不會有任何媒體的記者參加,看來這場慈善晚宴的規則就決定了它註定是一場神秘的晚宴,這也難怪負責組辦的蓋茨基金會北京代表處不願就此多說,巴菲特、蓋茨的慈善晚宴會如何進行?其實在中國富豪慈善晚宴前,巴菲特和蓋茨已經在美國和歐洲舉辦過兩次富豪慈善晚宴,讓我們瞭解一下2009年5月他們在美國舉辦的慈善晚宴是如何舉辦的。

2490億美元是個什麼概念呢?有人形象地比喻這相當於每個美國人拿出1000美元。然而這2490億美元就是40位美國富豪們的資產總額,如今他們表示願意至少拿出一半的身家做慈善,也就是約1250億美元。

國際投資大師 沃倫·巴菲特:我們大概給福布斯富豪榜70%-80%的人打了電話,非常適度的說服他們捐款。

作爲世界第三大富豪,巴菲特自己說服了這40位富豪捐出自己一半以上的財產,並且承諾將自己家產的99%捐給慈善事業。根據資料顯示,巴菲特2010年淨資產約爲470億美元,全球排名第三。排名第一的是微軟總裁比爾·蓋茨,身家約530億美元。而與巴菲特一起向富豪們發起慈善呼籲的,正是比爾·蓋茨。

微軟公司前主席 比爾·蓋茨:對於慈善感興趣的人們,並承諾將捐出他們的一大部分財產,可以是現在或任何時候。當人們開始想象慈善事業,他們就可以改變整個社會。所以他們就需要聚集在一起,與其他人一起討論該如何做慈善事業。

懷有這樣的願望,比爾·蓋茨夫婦和股神巴菲特籌劃如何能夠創造一個讓衆人聚在一起的機會。而晚宴也許是再好不過的選擇。2009年3月,比爾·蓋茨在巴菲特的故鄉—內布拉斯加州奧馬哈機場附近的一家餐廳,與巴菲特共進午餐。媒體稱,這家名爲好萊塢餐廳的店很可能在史書上留下一筆。因爲就是在這裡,兩人興起了提倡富翁捐款的念頭。隨後,他們宴請石油大亨,大衛·洛克菲勒出面舉辦這場宴會。去年5月,比爾·蓋茨及巴菲特在美國紐約舉辦了一場億萬富翁的秘密餐會,紐約市長布隆伯格及名嘴奧普拉等名流悉數到場,而餐會的主題就是慈善事業。

美國紐約市市長 布隆伯格:我們想要做的是能真正起到作用的事情

在那場聚會中,比爾·蓋茨夫婦及巴菲特開始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募捐活動。比爾·蓋茨夫婦和巴菲特最後設立了一個目標,從超級富豪下手。也就是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上最有錢的那些美國人,請他們宣誓,在他們有生之年,或者死後至少捐出50%的家產用於慈善事業。而在名爲捐款宣言的網站上,也公開了40位宣誓富豪的名單,以及他們親筆簽署的捐款宣言。

沃倫·巴菲特:這就是一個道德宣言,它是嚴肅的,但沒有法律效應。就是一個道義上的宣言。

外國媒體作出推測,如果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上的400人捐出個人一半財富,善款總額將超過6000億美元。然而他們即將在中國面對的,又是怎樣的一番局面呢?當他們在大洋彼岸正在緊鑼密鼓的籌辦即將在中國舉辦的慈善晚宴之事時,中國卻傳出了富豪怕被勸捐,而拒不參加這場晚宴的消息。一時間,比爾·蓋茨及巴菲特勸捐成爲關注度最高的資訊。究竟是什麼,讓中國的富豪對這場慈善晚宴望而卻步呢?

看來,即便是成績斐然,但是在美國,蓋茨和巴菲特的慈善晚宴也並沒有贏得所有富豪百分百的支持,那麼即將到來的中國之行,巴菲特和蓋茨的收穫會怎樣呢?

2006年以前,我國慈善事業年捐款額僅爲50億元左右,2009年時,捐款額已增長到500億元。尤其是2008年汶川地震,當年全國慈善捐款額一舉突破千億元。然而在這個過程中,也有“被捐款”“詐捐門”等種種怪相。在這種情況下,巴菲特、蓋茨的慈善晚宴將如何召開?我們也瞭解到了一些最爲一手的情況。

當蓋茨、巴菲特的中國之行日益臨近之時,大洋彼岸的中國富人--江蘇黃埔再生資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光標的“裸捐”,正吸引着公衆的眼球,他高調宣佈死後要捐出全部財產,以“裸捐”響應蓋茨、巴菲特的慈善之旅。

江蘇黃埔再生資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長 陳光標

記者:裸捐這個詞,當時我還以爲是網上網友給您這樣寫出來的,原來是您自己寫出來的裸捐?

陳光標:自己寫的。

記者:怎麼想到了這個詞?

陳光標:我想過裸捐,也想過捐裸,是一個概念,捐裸不是一樣的嘛。我記得當時,我在電腦上面寫了1090個字,也就是一個多小時就寫出來了。我在夜裡那種感覺就出來了,發自於內心的。這封信我就寫出來了,寫出來以後,電腦寫出來以後我又把它打印出來,表示對兩位先生的尊重。

陳光標還告訴記者,他也收到了慈善晚宴的邀請。

記者:都邀請了中國哪一些富豪,有資格來參加這樣的晚宴?或者是有什麼樣的標準才能進入到這個晚宴當中來?

陳光標:就邀請在福布斯和胡潤排行榜上面的前幾十名。開始準備上百名,後來壓縮了前50位,就是在福布斯和胡潤排行榜上面。

按照這個標準,陳光標是不能參加這個晚宴的,在福布斯2010年中國上榜富豪名單中,排名前50名的包括宗慶後、王傳福、馬化騰、劉永好等知名企業家,財富均在17億美元以上。陳光標的資產規模還遠遠不夠,那麼陳光標爲什麼能夠拿到蓋茨、巴菲特慈善晚宴的邀請函呢。

陳光標:作爲50個人裡面一個特殊嘉賓,因爲50位富豪,500位也排不到我,在中國5000位也排不到我。

陳光標是這次晚宴的一個特例,源於多年來陳光標一直都拿出公司純利潤的50—60%做慈善,據陳光標介紹,他已累計捐出了13.4億元。儘管福布斯和胡潤排行榜上沒有他的名字,但陳光標卻是即將舉行的慈善晚宴中,倍受巴菲特和比爾蓋茨重視的人。

陳光標:雖然榜上沒有我的名字,但我是第一個被邀請的。作爲中國做慈善的親歷親爲這麼多年,做慈善做的比較有影響的,我想他們是這樣來邀請我的。

其實,陳光標拿到慈善晚宴入場券還有一個更爲特殊的身份,陳光標告訴記者,去年11月,他曾與比爾蓋茨有一個私人會面,在那次長達兩個半小時的交談中,除了暢談了慈善事業未來的發展之外,還有一個更爲重要的內容,就是與比爾蓋茨商定此次中國的慈善之旅。

陳光標:(今年)9月份這次會晤(晚宴),也是去年11月3號晚上,我們達成的一個口頭上的一個形式 。

記者:實際上就是一個約定了?

陳光標:是一個約定。本來是約定今年4月份的,就是說委託我和楊瀾女士,我們兩個來組織中國的富人企業家搞一個慈善的座談,或者他來演講或者是交流。去年我們最後有這個約定,本來定的是4月份,後來改爲9月份了。

按照陳光標的說法,隨後,記者撥通了楊瀾的電話。

陽光文化基金會董事局主席 楊瀾: 這個晚會,就像蓋茨基金會已經對外說明的一樣,這不是一個勸捐的晚會,不需要大家在這裡承諾捐款的事情。這是一個雙方面平等的來交流慈善理念及慈善經驗的聚會。那麼這次活動是比爾·蓋茨及巴菲特親自邀請,是由比爾·蓋茨基金會和陽光文化基金會來共同承辦的。陳光標先生的確和我一起見過蓋茨先生,但是他個人和這次活動的舉辦沒有任何關係,他只是一個受邀的嘉賓。

記者:大概發了多少封邀請函呢?

楊瀾:這個我現在不方便說。比爾·蓋茨基金會應該會在我們整這個活動舉行完了以後有一個說明。

楊瀾告訴記者,9月29日的慈善晚宴將由蓋茨基金會與陽光基金會共同舉辦,具體事宜目前不方便透露。但是,隨着慈善晚宴一天天臨近,究竟有哪些富豪參加,越來越成爲人們關注的話題。SOHO中國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張欣告訴記者,她非常期待這個盛大的晚宴,這將對SOHO中國基金會的運作有非常大的借鑑意義。

SOHO中國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 張欣

記者:這個慈善晚宴您去嗎?

張欣:我去呀。

記者:跟潘石屹先生一起去呢,還是您自己去呢?

張欣:我還沒有想好這個事情,我不知道這個邀請的時候,是我們倆一起邀請。我就收到一個邀請函,所以我就先問一問,邀請是不是也會寄給潘先生。如果是寄給他會什麼時候到,所以還沒有最後定下來。

張欣是中國最早投身商業地產的私營企業家之一,她與丈夫潘石屹1995年共同創立的SOHO中國有限公司,已成爲北京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

張欣:我其實在一段時間內都看到媒體上報道說,他們要到中國來,然後要跟中國這些富人見面。當時我的感覺就是說很好,因爲他們已經給世界的這個企業家樹立一個好的榜樣。他們到中國來,也希望通過他們的行爲能啓發更多的中國企業家做同樣的工作。所以我當時就覺得很好。

張欣告訴記者,soho中國從2004年開始成立了自己的基金會做慈善,6年的時間裡,一直在摸索中前行。這也正是目前我國慈善事業需要向發達國家學習的地方。

張欣:非常地沒有系統。就是今天遇到這個事情就捐這個,明天遇到那個事情就捐那個。有的時候是一個孤兒院,有的時候是一些做兔脣的孩子需要做手術。後來我們隨着捐贈的量開始增大,我們就開始就探討,就是到底我們應該,怎麼考慮這個慈善的工作。就是摸着石頭過河,而且我們在想,到底是我們寫一張支票,去交給一個現在比較現成的一些國家管理的慈善基金會,還是我們自己去做這個事情?那麼我們覺得呢,其實真正能夠帶給這個慈善真正這個活動有力量的,還是來自於我們自己的力量。

幾天來,記者按照福布斯和胡潤排行榜的名單聯繫了幾位富豪。這些富豪中大部分的電話都無法接通。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助理告訴記者,王健林因活動與晚宴時間衝突,所以無法出席。其餘的都以各種理由婉拒了我們的採訪。只有陳光標、張欣和曹德旺願意面對我們的鏡頭

記者:這個慈善晚宴您去嗎?

張欣:我去呀。

記者:跟潘石屹先生一起去呢,還是您自己去呢?

張欣:我還沒有想好這個事情,我不知道這個邀請的時候,是我們倆一起邀請。我就收到一個邀請函,所以我就先問一問,邀請是不是也會寄給潘先生。如果是寄給他會什麼時候到,所以還沒有最後定下來。

張欣是中國最早投身商業地產的私營企業家之一,她與丈夫潘石屹1995年共同創立的SOHO中國有限公司,已成爲北京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商。

張欣:我其實在一段時間內都看到媒體上報道說,他們要到中國來,然後要跟中國這些富人見面。當時我的感覺就是說很好,因爲他們已經給世界的這個企業家樹立一個好的榜樣。他們到中國來,也希望通過他們的行爲能啓發更多的中國企業家做同樣的工作。所以我當時就覺得很好。

張欣告訴記者,soho中國從2004年開始成立了自己的基金會做慈善,6年的時間裡,一直在摸索中前行。這也正是目前我國慈善事業需要向發達國家學習的地方。

張欣:非常地沒有系統。就是今天遇到這個事情就捐這個,明天遇到那個事情就捐那個。有的時候是一個孤兒院,有的時候是一些做兔脣的孩子需要做手術。後來我們隨着捐贈的量開始增大,我們就開始就探討,就是到底我們應該,怎麼考慮這個慈善的工作。就是摸着石頭過河,而且我們在想,到底是我們寫一張支票,去交給一個現在比較現成的一些國家管理的慈善基金會,還是我們自己去做這個事情?那麼我們覺得呢,其實真正能夠帶給這個慈善真正這個活動有力量的,還是來自於我們自己的力量。

幾天來,記者按照福布斯和胡潤排行榜的名單聯繫了幾位富豪。這些富豪中大部分的電話都無法接通。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的助理告訴記者,王健林因活動與晚宴時間衝突,所以無法出席。其餘的都以各種理由婉拒了我們的採訪。只有陳光標、張欣和曹德旺願意面對我們的鏡頭。

來源:央視網

(主編:孟慶海 編導:王亞丹 楊娜 攝影:陳豔波 李慧 景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