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礦山變生態公園:石頭縫裡“長”出的奇蹟

原標題:百年礦山生態公園石頭縫裡“長”出的奇蹟

新華社武漢4月25日電(記者鄧楠王賢)“從前礦山環境差,雜草叢生爛泥巴,塵土飛揚污染大,路面到處是坑窪……青山綠水環境美,人間四月看槐花。前面就是槐花林,鬱鬱蔥蔥綠油油。感謝前人槐樹,纔有今天好環境!”

暮春時節,在湖北省黃石市黃石國家礦山公園礦冶博覽園,一陣清脆嘹亮的快板吸引不少遊人駐足。演繹快板的古稀老人巫東明,8歲起在這裡生活,又在此工作,退休後他拿起快板自編自唱,講述礦山變成公園的故事。

穿過草木蔥蘢的石頭山,沿着彎曲的觀景道路,往深處去,三座山體環繞的採礦深坑浮現在眼前,這裡就是最大落差444米、坑口面積達108萬平方米的“亞洲第一天坑”——黃石國家礦山公園核心區大冶鐵礦採礦場巨坑

極目遠眺,滿眼的綠,廢石堆上種出的連片槐花林鬱鬱蔥蔥;迷人的棕,修舊如舊的採礦設施陳列園區裡的礦冶博覽園;彩虹色的滑梯、“1890礦樂谷”等旅遊項目點綴其間。

礦產鑄就了這裡曾經的輝煌。從近代漢陽鐵廠原料基地,到新中國成立後重要的原材料工業基地,1890年至2000年的百餘年間,這裡開採出1.3億多噸鐵礦、32萬多噸礦山銅。

持續多年的開採,使得礦產資源面臨枯竭,生態環境逐漸惡化,“瘌痢山”越來越多。巫東明說:“那時廢石堆積,白天吸熱晚上散熱,氣溫要比周邊高出四五度。一到下雨天礦渣被衝到附近村莊,周邊村民怨聲載道。”

“20世紀60年代,大冶鐵礦人痛定思痛,決心治理環境。”礦工家庭長大的黃石國家礦山公園管理處主任閻紅勇回憶,5名懂植物種植技術的人員用了20多年時間,在廢石堆的縫隙試種不同的樹苗,篩選出固氮能力較強、耐瘠薄、利於種植的豆科類植物刺槐

“白天生產,晚上種樹,把石頭翻過來,填上土、生活垃圾和肥。石頭縫裡種樹談何容易,種失敗了一株,就補種兩株。”巫東明說。

就這樣,一代代礦山人回填植綠、破牆倒綠、見縫插綠,先後栽種120多萬株刺槐,形成360多萬平方米的硬巖綠化復墾生態林。

生態復墾成功,爲礦區工業旅遊、綠色發展奠定了基礎。2005年,黃石礦山公園成爲全國首批、湖北省首座國家級礦山公園。3600畝的主園區裡,軋路機、運礦車等露天開採裝運設備被原樣保留,由齒輪閥門角鐵等廢舊材料改造而成的六組鋼雕藝術作品精巧奪目,隨處可見的鐵元素引人注目……

“天坑一眼望不到底,山體像梯田一樣,別緻又壯觀,感覺不虛此行。”來自黃岡市遊客張先生慕名而來,在礦冶博覽園和“1890礦樂谷”,運礦火車頭與工業雕刻藝術作品讓他駐足許久。

黃石國家礦山公園2007年開園以來,國內外遊客絡繹不絕。自2012年起,園區連續9年舉辦槐花旅遊節,四面八方的遊客前來觀賞“石頭上種樹”的生態奇蹟。

“無論是採礦還是建造礦山公園,礦山人始終貫徹綜合利用這一理念。工業遺址蘊藏着深厚的礦冶文化,作爲全國工業旅遊示範點,我們就是要深挖礦冶文化,放大工業遺址的文化價值、社會價值。”閻紅勇說,“我們正在建設高空轉椅體驗式項目,引入智能化技術呈現採礦過程,以豐富旅遊業態、提升遊客的遊覽體驗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