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野生動物,怎能忽視車輪下的安全

生態聚焦】

前不久,江蘇省南京市市民騎摩托車在公路上行駛,一頭野豬突然從路旁竄出撞向車頭,致其連人帶車摔倒,車受損人受傷,被車撞暈的野豬在恢復知覺後逃離現場。無獨有偶,某短視頻平臺博主在西藏自治區騎行途中,遇到一隻因交通事故致死的國家二級保護動物藏狐,引發網友科研人員關注。類似的人類路遇動物的新聞近年來頻頻見諸報端網絡

在我國,線性交通基礎設施一般指公路和鐵路。交通運輸部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我國公路總里程已達528萬公里,鐵路營業里程達15萬公里。當縱橫城市、鄉村、山川的交通網爲經濟發展和人們出行提供便利的同時,也在不斷分割着野生動物活動空間,阻礙着它們的遷徙移動步伐。當野生動物穿越道路時,可能會與來往車輛相撞發生事故,造成自身死亡或受傷,還可能引發人身傷亡和財產損失。

那麼,線性交通基礎設施究竟會給野生動物的生存帶來何種影響?哪些重點區域的路段和重點物種需要特別關注?在交通設施建設和管理中,如何兼顧人與野生動物的利益?

交通設施對野生動物的影響不止“路殺”

黑鏡頭!一起剛剛發生不久的路殺,血跡未乾,應該是一隻優秀的捕獵能手,可惜卻橫遭此不幸。”上海自然博物館副研究何鑫在自己的微博中如是寫道,配圖是一隻躺在路中央的黃鼬,已沒有了生命跡象。

野生動物與車輛相撞致死事故,即野生動物“路殺”,是道路交通影響野生動物生存的最直接、最極端情況。據不完全統計,在作爲高速公路大國的美國,最近30年,每年因車輛撞擊致死的動物數量已超百萬。

2021年,一項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和中央級公益性科研院所基本科研業務費項目資助的中外聯合研究成果在生態學領域國際期刊《全球生態和生物地理學》發表。相關研究結論可謂觸目驚心:在全球4677種獸類中,124種獸類的種羣數量穩定性受到“路殺”因素嚴重威脅。文章作出預測:在不考慮其他人爲因素影響的情況下,如果當前的“路殺”威脅得不到有效緩解,那麼巴西的鬃狼小斑虎貓、南非的棕鬣狗和印度北部的豹等獸類將在未來50年內滅絕。

可以肯定的是,一些野生動物的行爲因交通干擾而發生改變。交通運輸部科學研究院環境中心研究員王雲介紹,線性交通基礎設施會影響野生動物的棲息地,具體包括棲息地喪失、退化和破碎化。交通設施還可能對野生動物的移動及種羣間交流造成不同程度的阻隔效應,由此產生的長期效應是降低物種的遺傳多樣性,威脅區域內各物種種羣的生存能力和生態系統平衡。

此外,立交橋的玻璃圍擋、公交站的玻璃護欄等配套建築材料對野生動物的影響也不容忽視。崑山杜克大學環境科學助理教授李彬彬告訴記者,透明玻璃會使飛鳥誤以爲沒有障礙,玻璃幕牆倒映出天空和附近樹林的影像會使鳥類產生錯覺,而玻璃圍擋反射的陽光則會造成鳥兒暫時的視覺障礙――其結果就是來不及躲避而一頭撞上,非死即傷。爲此,她建議在含有玻璃圍擋的地方增加防鳥撞設施,包括張貼防鳥撞貼紙,或使用低反光率的玻璃等。

建動物通道應關注敏感區域和重點物種

建設動物通道是緩解道路交通威脅、讓野生動物安全穿越公路的重要工程措施之一。2012年,我國頒佈《陸生野生動物廊道設計技術規程》,首次較爲系統地提出公路野生動物通道的設計思路。但由於缺乏具體技術參數,對敏感區域如何建設適應重點物種穿越的動物通道,該規程的指導性比較有限。

近年來,科研人員在我國東北、西南、西北、青藏高原等生態敏感地區開展了道路對野生動物影響的系統研究。吉林長白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對道路交通傷害監測的相關研究結果顯示:兩棲類動物的道路交通傷害數量最多,傷害熱點地帶分佈在水體附近;不同類型道路的交通傷害率差異顯著,土路最低;傷害率與車流量、道路寬度顯著正相關。

自然保護區的狀況如此,那麼路網密集、交通發達的城市道路呢?來自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李忠秋教授團隊聚焦交通設施對“動物鄰居”們的影響,在南京市三級以上總計200公里長的各類路段開展調查監測,一年來共記錄到包括黃鼬、刺蝟、烏鶇、虎斑頸槽蛇等在內的20多種近300只動物的“路殺”事故。未來,他們將根據實驗變量建立模型,評估在城市道路遭遇“路殺”的野生動物總體數量,爲城市野生動物的保護管理工作提供科學依據。

目前,部分科研成果正在轉化爲行動力量。爲了重建道路兩側的生態連通性,吉林省鶴大高速公路靖宇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路段專門爲兩棲類動物設置通道;針對獸類和鳥類,湖北神農架國家公園建設了上跨式、下涵式和緩坡式三種類型共25處動物通道;青藏公路藏羚羊設置通道橋;雲南省思小高速公路爲亞洲象設置橋樑隧道……

相關監測結果則表明,越來越多的“綠色通道”已經開始發揮作用。例如,在青藏高原,遷徙期穿越青藏公路通道橋的藏羚羊數量呈現出逐年提升的趨勢;在雲南省思小高速公路穿越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勐養子保護區的路段,野生亞洲象對橋樑隧道等25個野生動物通道的利用率達到72%;神農架國家公園管理局已監測記錄到川金絲猴使用上跨式通道的清晰影像等。

路上遇到的動物都與你我有關

“路上被兩隻雪豹包夾怎麼辦”“藏狐還是狼,騎行博主很迷茫”“帶箭飛行的猛禽如何救”……今年4月以來,在新浪微博平臺#路遇動物#話題下,由光明日報全媒體採編團隊與交通運輸部科學研究院環境中心“公路路域野生動物保護創新團隊”聯合制作的系列科普短視頻,引發了數百萬網友參與轉發評論和互動。更有不少網友在自己的微博中加掛相關話題,發佈圖片視頻,分享自己在路上遇到的動物信息,共同倡導關愛交通設施沿線出沒的動物,維護行人和車輛安全。

“這是一種公民科學性質的實踐。”王雲認爲,隨着我國交通基礎設施的規模不斷擴大,生物多樣性保護的緊迫性越發突出,甚至成爲制約生態敏感地區交通建設的難點之一,迫切需要大量基礎數據和現場監測資料來輔助交通部門有針對性地開展動物保護工作,比如識別野生動物頻繁出沒的熱點路段、科學設置減速帶、豎立野生動物出沒的警示牌、建設野生動物通道和圍欄等。“這些工作只靠交通部門和科研單位,就會勢單力孤,無法全面收集公路沿線動物出沒和動物交通事故信息。目前,依靠廣大動物愛好者和環保志願者來收集公路沿線的動物活動信息,是國際上開展交通生態學研究的常用方法。”王雲指出。

對此,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的碩士生吳瓊希望相關研究機構可以定期組織開展一些“路遇動物”的調查活動,吸引更多人蔘與調查,從而更加深刻地感受交通基礎設施對野生動物生存的影響。而在何鑫看來,組織開展“路遇動物”的公民科學參與項目,還需要邁過建立科學信息上傳渠道和分享平臺這道坎。

放眼全球,已有十幾個國家或地區建立了“路遇動物公民科學”數據收集系統,或者通過社交網絡建立線上信息羣組。據悉,近期交通運輸部科學研究院將推出一款名爲“交通動物觀察”的手機應用軟件,用戶可以通過這款軟件上傳分享路遇野生動物的視頻圖片。“希望每個人都能夠爲守護交通設施沿線的野生動物貢獻力量,因爲路上遇到的動物都與你我有關。”王雲說。

(本報記者 徐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