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馬也帶不動!剛剛,千億企業華晨集團正式破產重整

(原標題:寶馬也帶不動!剛剛,千億企業華晨集團正式破產重整)

剛剛,華晨集團正式宣佈破產重整。

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日裁定受理債權人對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晨集團)重整申請,標誌着這家車企正式進入破產重整程序。

法院的裁定稱,華晨集團存在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的情形,具備企業破產法規定的破產原因。但同時集團具有挽救的價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華晨集團作爲遼寧省屬國企,直接或間接控股、參股四家上市公司,並通過旗下上市公司華晨中國與寶馬合資成立華晨寶馬公司。有中華、金盃、華頌三個自主品牌和華晨寶馬、華晨雷諾兩個合資品牌。

10月下旬,華晨集團發行的10億元私募債到期僅支付了利息,本金未能兌付,引發關注。11月13日,一位債權人依法向法院提起華晨集團破產重整申請。

據遼寧省國資委有關負責人介紹,華晨集團長期經營管理不善,自主品牌一直處於虧損狀態,負債率居高不下。2018年以來,遼寧省政府及相關部門一直努力幫助華晨集團解決現金流問題,但其債務問題積重難返。

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華晨集團自主品牌經營狀況進一步惡化,長期積累的債務問題暴發。據華晨集團今年半年報,集團層面負債總額523.76億元,資產負債率超過110%,失去融資能力。爲解決債務問題,有關方面成立了華晨集團銀行債委會,力求債務和解,但未果。

根據法律規定,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將指定華晨集團管理人,全權負責企業破產重整期間各項工作,包括受理並認定債權人債權申報,編制重整計劃草案並提交債權人會議表決等。債權人將根據法院最終批准的重整計劃獲得償付。

此前,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公佈,格致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遼寧省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對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重整,案件編號(2020)遼01破申27號。公開資料顯示,格致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汽車衝壓模具研產商,從事汽車衝壓模具的設計、研發、製造及銷售,主要爲全球範圍內的汽車整車廠及零部件製造商提供汽車衝壓模具的定製化服務。

20日,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顯示,受理格致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對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的重整申請。本裁定自即日起生效。

旗下上市公司股價飆升

儘管破產重整,但華晨集團有關負責人表示,本次重整隻涉及集團本部自主品牌板塊,不涉及集團旗下上市公司及與寶馬、雷諾等的合資公司。作爲寶馬在中國最重要的合作伙伴,集團重整後有望實現重生,盡最大努力挽回債權人損失。同時華晨寶馬仍然是其未來穩定的利潤來源,而且還將不斷推出新產品,擴大規模。

截至收盤,金盃汽車、申華控股雙雙漲停。

華晨集團全資子公司持有金盃汽車股份約2.66億股,佔公司總股本的20.32%,其中1億股用於融資融券,佔其持有公司股份總數的37.53%,7360萬股處於司法凍結狀態,佔其持股公司股份總數的27.63%。

華晨集團直接及間接持有申華控股股份約4.46億股,佔公司總股本的22.93%,處於凍結狀態的股份數量爲約1.08億股,佔其持股總數的24.13%,佔公司總股本的5.53%。

而港股華晨中國大漲超8%。

債務違約高達65億!

前幾天,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公告稱,目前, 華晨集團已構成債務違約金額合計65億元,逾期利息金額合計1.44億元。

華晨集團稱,因企業資金緊張,續作授信審批未完成,造成無法償還。 華晨集團此次債務違約對華晨集團本部生產經營產生造成影響,導致財務狀況惡化,極大影響償債能力。

華晨並稱,相關債權銀行已就目前債務問題組成債委會,光大銀行爲主牽頭行。

華晨集團是遼寧省重點國企,其前身爲成立於1958年的瀋陽汽車製造廠,1992年就赴美國上市,是首家在海外上市的中國企業。後來,成功引入頂級汽車製造商寶馬成立合資企業。

2005年,華晨集團成爲遼寧省國資委下屬國有企業,遼寧省國資委和遼寧省社保基金分別持股80%和20%,實際控制人爲遼寧省國資委,旗下有四家上市公司,分別是華晨中國(01114.HK)、金盃汽車股份有限公司(600609.SH)、上海申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600653.SH)和新晨中國動力控股有限公司(01148.HK)。

債務超1300億

寶馬都帶不動

華晨集團2003年與寶馬集團聯姻成立華晨寶馬,由此華晨汽車開始了依託合資品牌利潤過活的時光。而由於產品競爭力、研發能力弱、公司戰略失誤等多方面的原因,華晨汽車集團逐步走向了下坡路。自主研發能力孱弱,逐步陷入發展困境,華晨汽車集團的話語權也越來越弱。

據華晨汽車集團2020年債券半年報顯示,集團總負債1328.44億元,扣除商譽和無形資產後,資產負債率爲71.4%。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餘額爲326.77億元。

多年以來,華晨汽車集團利潤主要來源於寶馬,自主板塊獲利能力較弱。

華晨汽車集團的自主品牌整車業務中包括“華晨中華”、“華頌”、“華晨金盃”等產品。乘聯會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華晨中華累計銷量3186輛,平均月銷量僅500輛左右。“華頌”系列產品沒有了聲量,而金盃系產品2019年銷量不足2萬輛。

今年上半年,華晨中國營收達14.5億元,同比下降23.85%,淨利潤爲40.45億元。如果去掉從華晨寶馬得到的利潤分成,華晨中國總體虧損達3.4億元。可以說,如果沒有寶馬,華晨盈利能力堪憂。

事實上,華晨自主板塊的困局由來已久,其財報顯示,2015年至2019年五年間,華晨剔除華晨寶馬利潤分成後虧損分別達5.4億、6億、8.6億、4.2億、10.64億元,總體虧損34.84億元。

不過,這種依靠華晨寶馬輸血的維持亮眼營收及淨利潤的時日已不多。目前華晨寶馬股權調整已進入倒計時。據華晨與寶馬2018年簽署的協議顯示,2022年前,寶馬將從華晨汽車收購華晨寶馬25%的股權,屆時寶馬和華晨汽車分別持有華晨寶馬75%和25%的股份,並不再納入華晨汽車合併範圍。

當前來看,遼寧省政府正考慮對華晨汽車進行司法重整,以解決其債務問題。對於寶馬來說,也不會坐視不管,畢竟離股權變動還有1年多時間。在今年7月給了其華晨寶馬零部件配套訂單500億元后,8月又從德國抽調了20名寶馬專家入駐,以幫助其提升的業務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