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搖號新政倒計時:車主扎堆過戶 二手車降價兩成

(原標題:北京搖號新政倒計時:車主扎堆過戶,二手車降價兩成)

摘要:十年前,爲了佔購車指標,花鄉二手車市場人滿爲患;十年後,爲了保購車指標,花鄉二手車市場水泄不通。

▲ 12月17日上午,市場內情況

圖片來源:二手車商

文 |《財經》記者 趙成

編輯 | 施智樑

“賣車嗎?大哥,這車賣嗎?”12月21日上午8點,在北京市豐臺區花鄉橋下,一名二手車販子向每一位駕車經過他面前的司機詢問着。此處,距離北京市舊機動車交易市場(下稱交易市場)的直線距離至少還有500米。

▲ 橋下的二手車販子

《財經》記者 趙成 攝

而當《財經》記者來到交易市場大門口,前往東、西停車場和進入市場內檢查通道的三條車道已形成擁堵,並一直延伸至南四環輔路。

▲ 在輔路上疏解交通的市場保安和交通協管員

《財經》記者 趙成 攝

“距離新政實施沒幾天了,很多人早上六點就來排隊辦理車輛過戶了,不過,這已經比上週的情況好很多了。”交易市場門口的一名保安向記者說道。

與此同時,交易市場東側的停車場內,人頭攢動,這些人絕大多數是二手車販子,和上述花鄉橋下的那位一樣,俗稱“黃牛”。他們與交易市場內的正規商販不同,“黃牛”並無正規車商的買賣資格,平時多以拼縫和代辦爲主。當有車輛駛入停車場停下後,便會有三五個“黃牛”圍上前來搭話。

“這是哪年的車?賣嗎?”“你先給個價,都好說。”

有不少車主,爲了車輛能儘快出手或抱着比價的心態,將汽車的前機器蓋和車門打開,讓這些“黃牛”們進行查驗,以便後續談價。

“新政要實施了,爲了騰標,最近兩個禮拜跑來賣車、過戶的人太多了,我一上午就能談成五六筆買賣,這要放在平常,一天也未必能談成三筆。”一 名二手車販子向記者表示。

12月7日,《〈北京市小客車數量調控暫行規定〉實施細則》發佈,推動個人名下第二輛及以上在本市登記的小客車有序退出。即,“一人多車”或“背戶”者,只能選擇其中一輛更新指標,但車輛作爲個人財產可以一直使用到報廢。並允許名下有多輛車的個人,通過線上提出申請,向符合條件的配偶、父母、子女轉移登記多餘車輛。該政策從2021年1月1日起正式執行。

值得注意的是,在12月8日,北京市小客車指標調控管理辦公室發佈通知稱,“2020年12月27日至12月31日,個人、單位系統賬戶內的全部功能將暫停服務,包括指標通知書打印、更新指標申請、相關信息查詢等功能”。這意味着一些車主必須在12月27日前完成指標更新。

不可否認,時間的緊迫讓相當一部分車主成了熱鍋上的螞蟻,而在沒有吃透政策的情況下,盲從地前往二手車交易市場爲車輛進行過戶,也是導致近期北京地區二手車市場業務量激增的一大原因。

過戶大廳日接單量破千

驗車區人滿爲患

12月22日,北京市交通委員會通過其官方微信發出提醒,夫妻間辦理車輛變更登記不受戶籍限制,名下多車的車主向符合條件的子女、父母轉移登記車輛需待明年新政實施以後,上述情況不必趕在年底前辦理相關業務。

同時,交通部門表示,市民今年底前出售或報廢的車輛,即便是“多車”,新政實施後仍可以申請一次更新指標,這符合政策規定,並非“政策漏洞”。從中長期看,名下有多輛車的車主一旦使用了更新指標購車後,仍然會受到新政約束,再次出售、報廢時只能選擇其中一輛取得更新指標,最終實現“每人最多可以保留1個京牌指標”的政策目標。

此外,交通部門提醒市民,出售或報廢車輛後申請更新指標不再有一年的時限要求,只要是2020年1月1日-12月31日期間,已經在市公安交管局車輛管理所辦理完成車輛過戶、轉出或註銷登記的,都可以根據實際需要隨時申請更新指標,車主無需趕在新政實施之前申請更新指標,更不必在元旦前扎堆買新車。

“對於名下有多車指標的人來說,只要其配偶、父母以及子女符合相應條件,能夠接受其名下多餘的指標,其便不需要在今年底之前,將名下多餘的車輛賣出和過戶,等到明年1月1日新政正式實施後,再將名下多餘的號牌連同車輛一起,直接過戶給自己的親屬即可。”乘聯會祕書長崔東樹在接受《財經》記者採訪時表示:“但如果通過自己的親屬仍無法消化完多餘的指標,其只能在今年年底之前將舊車賣掉,騰出指標換輛新車(新政實施後,依舊可購買多輛新車),儘可能延長自己名下多車的使用狀態。”

實際上,在新政出臺後,一些車主並未吃透政策,盲目前往二手車市場進行交易和過戶,導致市場內人滿爲患。

“這兩個禮拜是最忙的,每天上午從八點半開始,一直要晚上八九點鐘才結束,週末也不休息了,叫號機每天都能叫到一千多號。”過戶大廳裏,一位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現在時間還早,很多人還都在驗車區排隊,等到中午,這裏的人就該多了,放在平時,一天的業務量也就在二三百人。”

▲ 過戶大廳裏,排隊辦理業務的人們

《財經》記者 趙成 攝

正如上述工作人員所言,此時等待進入驗車區的車輛已經排出數百米的長隊。檢測區域內,停滿了正在接受檢查的車輛,無一空位。

▲ 等待進入檢測區的車輛

《財經》記者 趙成 攝

▲ 檢測區內,正在接受查驗的車輛

《財經》記者 趙成 攝

“以前辦理過戶,2個小時就能完事,最近這段時間,6個小時不一定能弄完。”一名替人代辦的二手車商在和記者攀談時表示:“今天這速度還算好的,最誇張的是17號,早上不到7點我就到市場了,結果等待驗車的隊伍已經排到市場門口了,一個小時也就往前挪十幾米,整個一上午,市場裏的這兩條車道都是堵着的。”

政策疊加

二手車收購價普遍下降近兩成

新政出臺以來,不少車主着急把舊車賣掉騰出指標。伴隨着大量二手車的入市,一些二手車商瞄準時機,開始降低二手車的收購價格。

低於市價“大千小萬”的情況屢見不鮮,同一輛車在一週的時間裏貶值4萬元,更是不足爲奇。

“你給的收車價跟我的心裏價位差的也太多了。”車主李先生和一位二手車商販討價還價時稱。

據瞭解,爲了騰標,李先生打算把自己開了不到三年的高爾夫賣掉,其心理價位是8萬元,而二手車商最多隻出6.5萬元。

“這個車況,給這樣的價格,已經可以了,您要是不着急賣,可以再多轉轉。”上述二手車商向李先生表示:“最近車源太多了,您這車走到哪,收車價都不會超過六萬八。”

而在市場做了四年二手車生意的小蘇則向記者表示:“由於新政,年底的車源數量與往年同期相比至少翻倍,而收車價卻比往年低了將近20%。”

小蘇指着停在身旁的一輛白色奧迪Q5說道:“這輛車放在兩週之前,收車價能到20萬元,我前兩天只用了16萬元就給收過來了。但即便如此,我都不願再繼續收了。”

在與小蘇的攀談中,記者瞭解到,大部分二手車商其實並沒有經營二手車業務的資格,他們以中介、經紀或代理的形式,通過個人名義下的指標來買賣二手車,而其手裏並不富裕的“指標”資源成了他低價收車的另一大原因。

“說到底,二手車生意也是貿易的一種,即便是薄利多銷,快進快出,只要資金不被長期佔用,能夠循環流動起來,一年下來也能掙些錢,但爲了做這門生意,我也是租用了一些別人的指標,可在這個當口,不少車主從我們手中收回指標,導致可週轉的指標減少,我們收車的數量自然也被限制住了。”

對此,有分析指出,隨着新政實施時間臨近,急於過戶和售賣的車源增多,導致終端市場二手車車源量增加,車商對於車輛的議價能力提高,普遍存在壓低價格收車的行爲。同時,臨近年底加之指標更新政策實施,車商更急於回籠資金、騰出指標,“以價換量”成爲普遍的手段,因此,消費者購買車輛成本也會隨之降低。

除此之外,今年北京市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北京市進一步促進高排放老舊機動車淘汰更新方案(2020-2021年)》也是推動年底二手車市場增量原因之一。《財經》記者瞭解到,今年老舊車淘汰補貼政策截止到12月31日,對於外遷車型最高補貼1.1萬元,臨近年底也有部分車主爲這部分車型詢價。

但不可否認,一系列政策的出臺確實有效地刺激了京城二手車的放量。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常務副理事長蘇暉表示,京城二手車市場11月下旬,受政府將出臺新政的影響,二手車市場比較活躍,二手車市場入庫車輛猛增,形成少有的庫存量大漲,目前這一狀況仍在延續。

在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副祕書長羅磊看來,相關政策確實對年底北京二手車市場帶來了一部分增量,但對今年全國二手車市場的貢獻,仍然有限。

“每年年終都是二手車的銷售旺季,在新政的刺激下,北京二手車市場銷量至少同比增長30%,加之老舊車外遷補貼對拉動二手車市場的利好,二手車市場在今年下半年持續放量,但今年受疫情影響,全年二手車市欲超過去年交易量仍有很大難度。”羅磊向《財經》記者表示。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數據顯示,2020年1月-11月,全國累計完成交易二手車1263.35萬輛,累計同比下降4.55%,降幅較1月-10月進一步收窄。交易金額爲8317.59億元,累計交易額同比下降6.5%。

除此之外,《財經》記者還了解到,有不少車主拿到更新的指標後,便前往4S店購買新車。按照新政,更新後的指標連同新車一起將開到報廢。本着一步到位的心態,不少將目光鎖定了豪華品牌。

“按照以往,即便是在週末,我們店的單日銷量也就在10臺車左右,而在上週四和週五兩天時間裏,我們店的新車銷量將近60臺。”位於北京市舊機動車市場附近的一家奔馳4S店銷售員向記者表示。

“受新政影響,消費者扎堆賣舊車,買新車,確實帶動了北京地區的新、舊汽車市場,而這也會對明年的市場造成一定的透支,但這只是區域性的變化,對於全國市場而言,作用並不明顯。”羅磊表示。

責編 | 劉東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