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性騷擾提告有多難?律師曝實況:只會再次受傷害

律師呂秋遠深夜再發文,提到性騷擾提告的困難超過想像。此爲示意圖。(達志影像/shutterstock)

藝人排妹鄭家純向來以性感形象演藝圈行走,也因此當她傳出被性騷擾事件社會對此議論紛紛,力挺她的律師呂秋遠深夜再發文,提到性騷擾提告的困難超過想像。除非對方慣犯,在沒有人證、物證情況下,你是要告什麼?最後不起訴,還會被認證是個人賤人礙的「綠茶婊」,帶來第二次傷害。

呂秋遠在臉書PO文指出,大部分的性騷擾,都是在出其不意的時候發生的。有個人,輕輕用手掠過你的臀部、甚至在擁擠的公車上,用背部擠壓你的胸部。這時候的反應,通常不是大聲呼救、尖叫連連,而是腦袋一片空白,心裡先懷疑,是不是自己搞錯了,接着是手足無措,不知道應該做什麼反應。然而,這該死的一秒鐘就這麼過去,只留下他猥褻的微笑揚長而去。這時候,臉上表情或許是困惑、微笑、僵硬,但是,憤怒不會在這時候出現,一秒鐘已經過去,到哪裡去找證據

往往要命的加害人還可能是熟人公司同事商場客戶。呂秋遠分析,如果這個人仍然留在現場,他可能是你的同事,即便你語無倫次的指責他,他或許會輕描淡寫的說,你誤會了,也可能大張旗鼓的說,有證據嗎?我警告你,我會告你誹謗。他也可能是你的客戶,你想要說些什麼,老闆眼神會制止你,不然你會「破壞氣氛」,不過就是個玩笑,你有必要當真嗎?這可是公司的大客戶,你賠得起嗎?

呂秋遠認爲,在發生性騷擾那一刻,就當下沒辦法反映,生理無法心理上不行。即便鼓起勇氣,沒有證據、欠缺證人、也是會被大事化小、小事化無,還會落得自己是難相處的必取,到底要怎麼「當下反映」?

況且,沒有證據,你要告什麼?到了地檢署,檢察官要你提出性騷擾的證據,但是被告嘻皮笑臉的說,我哪隻手碰到他了?證據呢?有攝影光碟嗎?有錄音嗎?有證人嗎?你什麼都沒有,難道要檢察官看你的眼淚,就要起訴這個人嗎?如果,沒有具體證據提供給檢察官,最後就是不起訴處分,對方還能得意洋洋的說,這就是法院認證,證明你就是一個人賤人礙的綠茶婊。

呂秋遠指出,很多人會問,被性騷擾爲什麼不提告,讓司法來判斷這件事了。基本上,司法有侷限性,不是全知全能上帝。性騷擾這件事,除非是慣犯,否則天生就很難被逮到證據。而沒有證據,最後就是不起訴,只會讓自己再次受到傷害,那麼提告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