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葉/《魷魚遊戲》血漿沒在客氣 若有第二季可以更獵奇!

● 文/彼得葉 Peteryeh

李政宰樸海秀魏河俊主演的《魷魚遊戲》,敘述鉅額獎金引誘大人蔘與生存遊戲,在小孩的遊戲中用生死淘汰彼此。本作鮮明的色彩運用結合場景和燈光,尤其「紅綠」對比色營造出強烈的對立感、壓迫感,從視覺上來看有聚焦效果,配樂也是加分,所以讓人越看越忐忑不安,揮灑血漿完全沒在客氣,滿滿血光映照出人性的野蠻與殘暴,再多的善意都會變成弱點

諷刺社會黑暗之作

本作諷刺社會權利階級和貧富差距的問題,揭開人們面對金錢與生死的態度,看前我特地找了資料發現導演是之前拍過電影熔爐》或譯作《無聲吶喊》的黃東赫導演(主角剛好是孔劉),所以看完之後我心想:「啊對啦,這導演講人性會讓人做惡夢沒錯,《熔爐》看過一次就不敢也不想再看了,太黑暗、太讓人心碎了。」

▲「魷魚遊戲」是包裝成死亡遊戲的諷刺劇。(圖/Netflix提供)

故事中總共有六種遊戲,不過六種遊戲的格局並不大,也不復雜,所以我們觀衆不需要記住太多規則或設定,只需好好跟着角色去感受遊戲帶來的危險和恐懼,並看他們做出何種決定即可,不過如果想看到解謎燒腦、充滿機關或關卡層數多(或等級)的遊戲設計,那麼《魷魚遊戲》恐怕會讓你失望,因爲它着重在刻劃角色爆發衝突,藉此放大人性的黑暗面,因此遊戲比較像導火線

「啊我剛纔說的是什麼?」

「你剛纔說的是雙數。」

「是雙數嗎⋯?那我輸了。」

生存本能勝過一切 情節略有瑕疵

角色對生存的渴望、遊戲的懷舊年代感、爾虞我詐的轉折等,都在第六集中的「彈珠遊戲」被刻劃得淋漓盡致,角色的性格展現也最鮮明、最殘酷!因此這場遊戲糾結出令人極爲震撼與悲傷的勝負,假的夕陽落在假的村鎮街景,昏黃的光芒好像在嘲笑這些玩家,在生存面前,有文明的人類也會變成動物,動物只會剩下原始的本能,羈絆不過像地上的砂土般無足輕重。

雖然故事中刻劃很多人性,但仍然有一些明顯的劇情瑕疵,比如說:遊戲場地應當是一個戒備森嚴的基地,一名刑警卻能繞過無數士兵潛伏其中,監控室也沒有發現異狀代表該組織的員工管理有很大問題;或者李政宰飾演的男主角奇勳在遊戲外明明是愛賭博的無賴,在遊戲內卻正義感爆棚心境轉換比較缺乏說服力,更何況大家都是爲了獎金才參加遊戲,逞英雄可以但是爲什麼?只能說他是爛好人嗎?

作者指出,飾演「魷魚遊戲」主角的李政宰,在劇中性格大翻轉相當不合理。(圖/Netflix提供)

又或者有一場遊戲需要行經玻璃橋,我納悶的是爲何大家都乖乖走在玻璃上,而沒有人想走在玻璃跟玻璃之間的鋼條上,感覺某些角色應該會動歪腦筋在鋼條上,穩穩走在鋼條上或許能不死通關,然後我想到粉紅士兵身上都有槍,還是算了⋯⋯。

很少看到韓劇嘗試大逃殺、淘汰賽密室逃脫等相關生存題材的作品,《魷魚遊戲》的表現意外亮眼,也在後期與結局埋下伏筆,確實有潛力繼續拓展它的故事,我甚至想過,除了綠衣服是參賽者紅衣兵會不會也是參賽者的一種?一個玩遊戲、一個做任務,終究都是爲了生存;但如果真能發展到第二季,我認爲遊戲的格局和種類必須擴大,當然要承襲「魷魚遊戲」的精神去構思新的遊戲內容,不只人性刻畫要精彩,遊戲的娛樂性也該加強,如果我是貴賓們,絕對想看到更獵奇、更震撼的自相殘殺啊。

熱門點閱》

► 《魷魚遊戲》那些活着比死還慘的人們

鬼才聊電影/以華人文化傳遞美國價值觀 《尚氣》是華人版《黑豹

蕭育和/家裡最有病的人不看醫生:《尚氣與十環傳奇》

► 看劇人生》21世紀甄嬛仍須宮鬥 《理想之城》與男人爭峰

●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彼得葉 Peteryeh」臉書專頁,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