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水桃花衡水城(我與一座城)

圖爲衡水湖景色。  影像中國

大約十歲那年,我第一次到衡水走親戚。衡水歷史上既沒有作過府治,也沒有作過州治,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縣城。全城只有一座二層小樓,坐落在滏陽河橋頭上,遠沒有想象中城市的樣子,讓十歲的我頗感失望。

後來讀書,讀到《衡水縣誌》,才知道衡水歷史上多水,平均每五年一次小洪水,二十年一次大洪水。清朝順治年間,漳河滹沱河在衡水縣城交匯,洪水咆哮,把滏陽河上的石橋都沖垮了。

我第一次來衡水時,市區內大大小小的水面仍有幾十處。當年舊的市委辦公樓斜對面是一片水,今天新的市委辦公樓所在地,也鄰着一片水。市人民醫院南面的圍牆臨水而建。我的妻子當年在衡水讀書,我們就曾經坐在圍牆外面的過道上約會。一邊說話,一邊向水中扔瓦片,綠色的水草間濺起白色的水花

第一次來衡水,印象最深的還有滏陽河和河上的大石橋。彎彎曲曲的滏陽河通向子牙河,再匯入海河通達天津。它把沿河兩岸的土特產,特別是邯鄲、邢臺的煤炭運往天津,再把日用百貨從天津運回來。河面上帆檣林立,南來北往。大石橋就橫臥在滏陽河上。順治年間,大石橋被洪水沖垮,直到乾隆三十年才又重新修起,並被命名爲“安濟橋”。那精巧的雕工,那千姿百態的石頭獅子,讓這座橋成了衡水的地標建築

水多,雖易形成水災,更多的卻是水利。唐朝詩人王之渙在任衡水縣主簿期間曾寫下《宴詞》:“長堤春水綠悠悠,畎入漳河一道流。莫聽聲聲催去棹,桃溪淺處不勝舟。”這首詩證明歷史上的衡水確實遍地溪流,以至於官員出門辦事不騎馬也不坐轎,而是乘船。而且,溪流的沿岸開滿了桃花。衡水地區改爲衡水市的時候,原來的衡水市改爲了城區。依據即是西漢初年在衡水縣和深縣交界地帶曾經設置過桃縣,而桃縣的名字來源於遍地桃花。碧水和桃花是衡水傳承千年的標誌

世紀70年代後期,我被分配到衡水工作,從此參與衡水的建設,見證衡水的發展。那個時候距我第一次來衡水,至少已過去十五年。衡水的城市面貌變化不大,整個市區幾乎還是清一色的平房。記得80年代初期,一次召開地委機關幹部大會,地委的一位同志說,我們要加快發展,爭取把衡水建設成爲三十萬人口的中等城市。這個目標,在當時的一些與會者看來,有些過於高遠。而衡水就是在這樣的基礎上,開始了它的快速發展。

如今,在高樓大廈住宅小區購物中心之外,造型宛若蓮花盛開的體育場,博物館、美術館、大劇院連體的文化藝術中心等公益性建築也紛紛落成。傍晚徜徉於衡水街頭,燈光五彩繽紛,人流熙來攘往。按照最新的人口統計,不包括冀州區,僅僅作爲衡水市中心城區的桃城區,常住人口已達六十萬。

衡水還努力修復水系,打造美麗湖城。衡水湖歷史上曾名博廣池,北魏地理學家酈道元在《水經注》中有所提及,說衡水湖“多名蟹佳蝦,歲貢王朝,以充膳府”。但是歷經滄海桑田,到上世紀初葉,衡水湖已淤積成爲一片窪地。歷屆地委行署、市委市政府接力清淤。今天,衡水湖已成國家生態旅遊示範區碧波盪漾,水天一色,鑲嵌在衡水市的桃城區和冀州區之間。連接兩個城區的大道濱湖而建,行走其上,綠柳拂面,讓人感覺舒適愜意。

從上世紀後期開始已變爲季節河的滏陽河,如今又常年水波粼粼。建設者們把引水和綠化相結合,滏陽河變成了衡水的景觀帶。衡水迎賓館更是把河水引入園內,營造出精緻的水面和濱水小木屋餐廳,讓賓客臨水小酌,恍若置身江南。

衡水大地上盛開了幾千年的桃花,愈發鮮豔。作爲國家地理標誌產品的深州蜜桃享譽國內外,每年春天四十萬畝桃花競相綻放,圍繞碧波千頃的衡水湖形成花的海洋、花的世界。“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唐代衡水籍詩人崔護曾寫下廣爲傳誦的《題都城南莊》,雖然時光流轉,轉身已是千年,但在詩人的故鄉看桃花,總是讓人多了別樣的詩情畫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