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角料零食:走紅容易走心難

生產線工人正在收集剛烤好的餅乾。視覺中國供圖

近日,餅乾屑、麪包邊、火腿碎肉之類的“邊角料零食”走紅。經過知名藝人推薦、大批網紅測評,“安利”話題#像極了我努力省錢的樣子#收穫1.4億閱讀量,“求同款”飄滿評論區。

看着電商平臺上“邊角料零食”的訂單量,有人不禁疑惑:“哪來這麼多的邊角料?”

買的不如賣的精

楊琳最近跟着一些博主下了幾單“邊角料零食”,但讓她意識到不對勁的是一次買香米餅的經歷

收貨後,她發現正常銷售的香米餅標價爲19.8元750g。仔細翻了翻購買記錄,她發現自己下單的香米餅是14.5元500g。這樣算下來,香米餅邊角料每100g比正常香米餅還貴出0.26元。

這並不是偶然現象。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注意到,多位博主在短視頻平臺“安利”的一款注心巧克力餅乾的邊角料號稱來自某大牌原廠,價格是30.64元250g。但在官方旗艦店,在售的同款餅乾480g,54.9元。

數學題不難。在評論區,就有多條中差評,“算下來,好像也沒省”“何必撿這個便宜”。

楊琳自稱“趕上了網紅零食迭代的每一波浪潮”。從“代工廠出品到臨期食品,不少像她一樣的年輕人熱衷於用各種辦法挖掘“物美價廉”的網紅零食。網上一浪接一浪,楊琳覺得自己是從一個坑跳到另一個坑。

作爲北京一家餐飲公司營銷策劃人員,黃默已經注意到年輕人對網紅零食的消費需求。黃默認爲,傳統的食品加工會極其注重邊角料的回收及處理,但這些邊角料零食能走紅,更多是抓住了年輕人的消費心理——“買了吧也不貴””沒多少錢不退了”,這種看似撿到便宜的假象,加上明星網紅推薦的加持,年輕人的衝動消費也就水到渠成了。

在一款銷量不低的香米餅邊角料評論區中,多位消費者表示,他們收到的香米餅與商家宣傳圖片不同,“碎餅很少,基本上都是有獨立包裝的完整的香米餅。”

不少消費者都是根據博主推薦購入“邊角料零食”。在這些“安利”視頻裡,都附有店鋪名稱。值得注意的是,有網友買完一段時間後再檢索,發現有些店鋪已經消失了。

楊琳現在擔心的是邊角料的來源。比如號稱是某大牌餅乾的邊角料,既未徹底密封,也找不到生產日期,包括髮貨地等信息無法證明餅乾出自原廠。還有網友稱自己“10月8日收到的餅乾,上面的生產日期竟然寫着10月12日”。

記者嘗試向某個邊角料零食商家確認“包裝上是否有生產日期”等細節時,商家卻表示“不清楚”“介意勿拍”。而另一商家則無法出示任何具體信息,僅說“日期都是新鮮的,請放心拍”。

追求“零食自由”別被收“智商稅”

江南大學食品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錢和表示:“食品標籤是否合格,僅依據有無‘生產商、生產地、生產日期’是不夠的。”聲稱是同一品牌的邊角料,會有多種包裝、多種售賣形式,很難具體判定。如果要進行質檢,需要大量樣本。“不能判斷來源的食品要特別注重食安問題。”

今年12月,某博主在網上曬出了自己購買“牛肉邊角料”的“翻車”經歷。她說:“一開始是在刷邊角料零食的視頻,有別的博主也推薦了這款牛肉,還說是實現‘牛排自由’,我就跟着下單了。”

到貨的邊角料卻讓她大失所望,零零散散的肉塊基本是切剩下的肥肉。她不得已“精修”出一點瘦肉,但有“燒肉汁都蓋不住的強烈的腥味”。最後,她和商家進行交涉,得到的賠償是退回三分之二的錢。

在北京金誠同達(杭州)律師事務所律師田靜看來,這位博主還是“吃虧”了。食品安全法第一百四十八條第二款規定,生產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或者經營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消費者除要求賠償損失外,還可以向生產者或者經營者要求支付價款十倍或者損失三倍的賠償金;增加賠償的金額不足一千元的,爲一千元。

河南師林律師事務所律師韋淑芬表示,如果在網購平臺買到了“三無”食品,消費者可以首先與售賣商家、電商平臺聯繫,看能否協商解決;也可以撥打12315消費者權益電商專線請求幫助,或向當地司法行政部門的調解委員會申請調解。此外,還可以向當地市場監管部門投訴。

田靜還提醒,在實施維權行動前需要做好取證工作,如保留購買的食品或照片、購買憑證以及與客服聊天記錄、快遞物流信息等。

原廠“正主”的矢口否認、衆多素人甚至美食博主的“拔草”“翻車”,年輕人在追求“零食自由”的路上,好像又被收了“新型智商稅”。

錢和提醒年輕人要“注意看食品包裝標識是否齊全”“看食品的生產日期、保質期保存期”“不要盲目追求外表鮮豔的食品”。但作爲一名食安專家,她說:“年輕人吃好三餐更重要。有的零食高鹽、高糖高脂肪,少吃最好。”

文中楊琳、黃默爲化名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羅伊陳垠杉 陳茜 2021年12月31日 08 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