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搶菜,他們搶光刻膠;別人團菜,他們團零部件

上海是我國汽車集成電路關鍵產業的重要集聚區,匯聚了上汽、特斯拉、中芯國際、華虹集團產業鏈上下游的一大批重點企業。如今,這裡正不斷擴大復工復產企業範圍,滾動推進,以龍頭企業爲牽引,以點帶鏈,有序帶動全產業鏈協同復工復產。

兩批8.9噸光刻膠,“飛抵”上海

上海華虹五廠潔淨室裡,12英寸全自動產線24小時不停,有限的人手保證產能高負荷運行。

“雖然有很多自動作業,但還是需要人去監控。”華虹五廠廠長魏崢穎說,“現在全球芯片供應鏈都非常緊張,我們作爲其中最重要的一環,必須保障連續性生產,這樣才能保證下游客戶的各類產品,都有芯片可以用。”

集成電路被譽爲工業“糧食”,上海是我國集成電路產業的重要集聚區,2021年貢獻了超過四分之一全國集成電路的銷售額。封控前夕,作爲我國集成電路製造的龍頭企業,華虹集團6000多人選擇“逆行”駐守,住宿舍、睡辦公室打地鋪,保障多個“芯”工廠平穩運行。

六千人的保鏈行動並不容易。3月27日晚間,得知浦東新區即將封控的消息後,數千名企業員工,在短短兩個多小時內,急扔下碗筷、隨手將衣物和洗漱用品丟進行李箱。

集成電路製造生產線運行涉及材料複雜性高,尤其是化學品儲存期限的安全限制,因疫情防控政策收緊的趨勢,導致供應鏈矛盾凸顯。“一體化”機制下的供應鏈部門緊急啓動“24小時供應鏈保衛戰”,華虹集團第一時間任命“戰”時保供“團長”,每天覈對庫存“水位”,每天計算最短的短板,每天盤算可以上路的司機,每天牽掛保障物資通行證,每天憂慮製造廠會不會彈盡糧絕……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物資保障,困難重重。”華虹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張素心說,用於芯片生產物料保障非常關鍵,各類原料庫存,一旦存儲低於40小時可用,就要協調採購運輸,千方百計保產線不停。“推動集成電路發展,保障國民經濟基本需求是我們的責任。”

“保鏈”並非一個人的戰鬥。接到公司封閉運行通知,華虹五廠製造部黃煜第一時間安排物資到位;五廠動力部水氣化科凌磊主動承擔爲槽車師傅送飯任務,感恩供應商的支持;研發一部集成四科錢猛三月份幾乎天天駐守公司,加班加點保障研發項目進度;生產計劃部物料控制科曲超深夜緊急對應調整槽車到廠計劃;五廠工程三部光刻工藝科程奧博居家隔離期間,深夜仍在統計員工健康信息……

集成電路生產涉及複雜而繁多的設備系統,需要專業和定期的維保,數十家設備廠商的數百名工程師毫不猶豫選擇了陪伴。最誇張的是有人把帳篷搬進了辦公室,成爲駐廠的“豪宅”。荷蘭光刻機企業阿斯麥也是其中一員。阿斯麥大中華區相關負責人說,阿斯麥有8名工程師在華虹共同駐廠,進行光刻機的維修保養。

4月24日清晨4:35,東航物流旗下中國貨運航空一架航班飛抵浦東國際機場,機上承載的物資中,有5.4噸光刻膠,這是華虹集團不可或缺的生產物資。4月以來,東航物流已爲華虹集團運輸2批光刻膠,共8.9噸。

光刻膠是集成電路生產中的關鍵性原材料,且全程需冷鏈運輸,運輸要求非常之高。遠程對接、成立物流保障運輸專班、與海關緊密溝通、採用“預報關”模式。如今,第一批光刻膠已交至華虹手中,當日便被送抵工廠投入生產。

“還有許多五湖四海的客戶,有慰問、關心、鼓勁、投喂,他們沒有爲求產能而來;我們也用6000人的駐守和堅持,莊嚴兌現對客戶‘一諾千金、使命必達’的承諾。”張素心說,目前,華虹集團的生產保持滿產狀態,在複雜嚴峻的疫情情況下,做到了內部防疫嚴格實施、供應沒有中斷,全力保障全國乃至全球的供應鏈穩定運行。

汽車“龍頭”復工,拉動上下游“一體化”

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裡,上汽集團臨港乘用車工廠內熱火朝天,一輛輛整車正從這裡下線,走向中國居民乃至全球居民的家中。記者在總裝車間看到,有的工人正在運送物料,有的安裝電子元件,還有的正在進行燈光、淋雨、雷達等各方面出廠前質檢。這裡不僅有非凡、榮威、名爵等品牌的車型,還有新面世的“智己L7”的身影。

上汽集團乘用車公司黨委書記黃建英介紹,18日開始,上汽集團旗下的整車、零部件和物流企業等,重點瞄準人員保障、供應鏈保障、物流保障、封閉生產管理和防疫措施等領域,啓動復工復產壓力測試。19日,臨港乘用車工廠在壓力測試下的首臺整車下線,截至目前,已有700多輛整車走下流水線。

生產線的邊上、辦公室、展廳和會議室裡,睡袋、防潮墊氣墊牀、帳篷整齊劃一排列。這是臨港基地4000多名員工一個月來居住的地方。“工廠處於嚴格的封控管理,生產人員也有很多因疫情原因被困在家裡,物料運輸也受到一定程度的阻礙,這對於我們所有人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難關,但我相信我們能同心協力渡過去。”智己汽車質量交付部總監金蔚豐說。

爲了確保順利交付,智己一線的12名員工主動請纓,組成了一支生產保供突擊隊。他們趕在自家小區實施封閉管理前,迅速收拾行李返抵臨港工廠,開始日夜“接力”趕工。這支突擊隊,每天與總部採購及供應鏈團隊一起在線上召開兩次保供會議,勢必要第一時間解決新出現的突發問題。正是這批年齡在30歲左右的中堅力量,承擔起了製造、質保、生產規劃、物流等一連串的作業任務,在嚴峻的疫情挑戰下有序保證“智己L7”的平穩生產。

4月17日晚間,備受中國內地汽車用戶矚目的“智己L7”順利上市,這其中也離不開上汽臨港在封閉管理期間的種種努力。智己汽車聯席首席執行官劉濤說,儘管疫情對企業的正常工作和生產產生了影響,但在3月27日封控前夜,企業已搶運了一大批零部件到上汽臨港工廠。

“這波疫情對我們的原定汽車上市計劃造成了影響,有兩週左右的推遲,但是整體是可控的。”劉濤說。

上汽乘用車是上海第一批覆工復產企業“白名單”之一,然而復工並非“一聲令下”就能完全實現,打通上游的供應渠道同樣重要。作爲上汽乘用車的供應商之一,位於上海嘉定區安亭鎮的“上海三立匯衆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就找到了一個好辦法自救。

在位於蘇州市相城區的蘇州星華實業有限公司的工廠內,一輛大型卡車停在工廠庫房,工作人員正往車上裝運各種貨物。這一天內,有許多小型貨車也分別駛入廠內,工作人員把小車上的貨物清點後裝至大卡車上。全部裝載完畢後,大車將貨物運輸至物流公司,在外市的中轉站進行集中消殺,隨後立刻啓程前往上海三立匯衆。

這些小型貨車來自蘇州市的四面八方,蘇州申建也是其中一家。如今,疫情防控政策十分嚴格,物流運輸價格水漲船高。像申建這樣的爲三立匯衆供貨的小零部件企業,在蘇州還有四五家,他們都因爲高昂的物流成本陷入了停滯。沒“料”下鍋,急壞了採購部

“我從社區蔬菜團購找到靈感。”三立匯衆採購部部長賴穎彪想,既然蔬菜可以用團購分攤運費,爲什麼零部件不能團購呢?他立刻安排採購人員對接各家企業,自己則聯繫上了蘇州星華,以他們工廠爲轉運點,安排其餘5家企業都把貨物運送過來,再一起發往上海,大家根據零部件數量,分攤運費,小企業還能免交。

賴穎彪說:“民間的智慧不可小覷,‘蔬菜團購’帶來的靈感可以爲那麼多企業減少成本、創造收益。”零部件“團購”讓三立匯衆上下信心滿滿,如今,寧波、餘姚、武漢等地的供應商,也加入“團購”套餐。

“零部件牽一髮而動全身,任何一個零件可能會影響到整個產業鏈。”上海三立匯衆汽車零部件有限公司中方副總經理劉強說,目前企業還有多個江蘇方向的供貨渠道處於閉塞狀態,接下來將積極尋求政府以及下游主機廠幫忙解決其餘的供貨問題。

上海市經濟信息化委主任吳金城表示,這段時間,兄弟省市一批汽車、電子等企業亟需上海解決產業鏈配套的問題;同時,上海也亟需各兄弟省市的支持,同步推動零部件配套企業復工復產,打通物流通道,共同維護我國產業鏈供應鏈穩定。(記者周琳、周蕊、賈遠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