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貼退坡、債臺高築,新能源發電巨頭華電新能擬豪募300億

(原標題:IPO雷達|補貼退坡、債臺高築新能發電巨頭華電新能擬豪募300億)

全球碳達峰、碳中和大背景下,我國五大發電集團不斷將旗下能源相關業務整合獨立登陸資本市場

近日,中國華電旗下風力發電、太陽能發電爲主的新能源業務最終整合的唯一平臺——華電新能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華電新能)向主板遞交IPO上市申請。

華電新能本輪擬募集資金額高達300億元,其中90億元用於補充流動資金;210億元用於投資風電、太陽能發電項目

一方面,可再生能源補貼政策的退坡,讓新備案的部分光伏電站項目和風電項目失去了中央財政補貼優勢,行業裝機增速下滑。

另一方面,對於華電新能存量已納入補貼範圍的項目而言,可再生能源補貼還有三百億未能到賬,可再生能源補貼回款週期的延長帶來的公司的資產負債率高企,內部債務問題嚴峻。

補貼退坡

華電新能的主營業務爲風力發電、太陽能發電爲主的新能源項目的開發、投資和運營。

2021年6月,國家發展改革委發佈《關於2021年新能源上網電價政策有關事項的通知》,2021年起,對新備案集中式光伏電站、工商業分佈光伏項目和新覈准陸上風電項目,中央財政不再補貼,實行平價上網。

可再生能源的補貼資金由國家財政安排,對於華電新能存量已納入補貼範圍的項目而言,2019年至2021年1-3月(報告期),華電新能應收可再生能源補貼款賬面餘額分別爲155.36億元、190.67億元、297.13億元和325.94億元,賬面餘額較大。

而現階段公司債務壓力不容小覷。2020年開始,華電新能的資產負債率已破70%,截至2022年3月,華電新能的流動負債爲632.92億元,已超流動資產497.59億元。

其中流動負債的主要構成——短期借款金額高達336.84億元,應付賬款金額也有165.60萬元,合計高達502.44億元。同時,公司流動資金中主要項目貨幣資金金額僅110.15億元,應收賬款金額爲338.97億元,合計449.12億元,已難以覆蓋上述流動負債主力。另公司長期借款金額還高達780.09億元。

新能源發電行業的主要成本支出在於上游設備購買和工程建設,其中風機設備、光伏電池和組件設備的採購成本佔電站全部投資比重最大,約爲採購總成本的40%-60%。營業成本即風電和太陽能光伏發電站的固定資產折舊費用。

2021年,華電新能投資風電和太陽能項目而購建的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和其他長期資產發生了282.55億元現金流出,較2020年同比增長18%,而該年投資流入資金總計不足10億元,按照這個增速,2021年華電新能購建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和長期資產支出或高達333.41億元。

2021年,華電新能日常經營活動賺到的現金淨額98.97億元與投資活動賺到的現金淨額-284.18億元合計爲-185.21億元。可以看到,雖然公司2021年淨利潤78.40億元,但“現金”並非“真實”的流進了口袋。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華電新能收入216.09億元,該年日常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只有152.19億元,相較於收入同比增長31.39%的漂亮業績,公司該年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實際只同比增長了4.68%。

據此推斷,補貼政策的退坡和公司大量投資項目下,公司營運資金逐漸緊張。

2021年,華電新能取得戰略投資者中國人壽、國新建信、山東發展、國家綠色基金等多名投資者共150億元投資款維持經營,此輪上市擬募集資金300億元,其中90億元用於補充現金流。

發行前,華電福瑞持有公司52.40%的股份,系控股股東,二股東華電國際持有公司31.03%的股份。公司實控人中國華電通過上述兩家公司合計持有華電新能83.43%的股份。

裝機增速下滑

國家能源局發佈的數據顯示,2021年中國風電新增裝機量4757萬千瓦,較去年下降四成。這一現象也表現在華電新能上,2020年、2021年華電新能裝機量同比增長32.74%、14.09%,有所下滑。

業內人士表示:“行業此前預計2021年的新增裝機量在4500萬千瓦左右,這一新增裝機量仍在行業預期範疇內。”

而去年風電新增裝機量縮水的主因離不開補貼退坡政策的影響,2021年陸上風電出現搶裝潮,裝機量直達歷史最高值。搶裝潮結束後,陸上新增裝機量高位回落。

截至2022年3月,華電新能的控股發電項目裝機容量爲2724.00萬千瓦,其中風電裝機容量2058.26萬千瓦,太陽能發電裝機容量665.74萬千瓦。

目前,我國新能源發電領域的主力軍仍是我國五大發電集團(華能集團、大唐集團、國家能源集團、中國華電和國家電投),佔據龍頭地位,並擁有40%左右的市場份額

如華能集團的新能源發電業務主要分佈於華能國際(600011.SH/0902.HK)和華能新能源;大唐集團新能源發電業務主要分佈於大唐新能源(1798.HK)和大唐發電(601991.SH/0991.HK);國家能源集團的新能源發電業務主要集中於龍源電力(001289.SZ)和國電電力(600795.SH)公司體內。

公司可比的新能源發電公司分別爲龍源電力(001289.SZ/0916.HK)、大唐新能源(1798.HK)、節能風電(601016.SH)、太陽能(000591.SZ)、三峽能源(600905.SH)。

從裝機容量角度分析,龍源電力在風電上更勝一籌。2021年,龍源電力風電控股裝機容量2366.8萬千瓦,市佔率(佔全國風力發電市場份額的比重)爲7.2%,華電新能2021年風電裝機容量爲2086.61萬千瓦,市佔率爲6.35%。

在太陽能發電項目上,中節太陽能(000591.SZ)緊隨公司後。2021年公司太陽能發電裝機容量650.82萬千瓦,市佔率2.12%,中節太陽能裝機量609萬千瓦,市佔率約1.99%。

招股書顯示,華電新能是國內最大的新能源公司,主要資產遍佈國內30個省(直轄市、自治區)。據此可以推測,在風電、太陽能發電領域,國內公司市佔率普遍還處於較低水平。

“棄風”“棄光”現象仍存在

公司風電、太陽能發電毛利率超50%,而2021年受燃料成本上漲影響,一些煤電企業的毛利率已降至負值。但風電、太陽能發電行業或因早期價格過低、扶持政策難落實以及地區消納能力不足等制約一直難有發展。

我國風力發電、太陽能發電裝機規模曾在早幾年曾出現大規模上漲,2006年-2008年間,先後在國家政策支持下,我國風電、太陽能發電進入高速發展。

其中,風電在2010年新增裝機容量超18.9GW,以佔全球新增裝機48%的份額躍居世界第一。太陽能光伏發電應用市場的新增裝機容量在2013年達到10.95GW,首次超越德國成爲全球第一大太陽能光伏市場。

但由於當時技術條件所限,限電導致發電企業的部分風資源和光資源無法得到充分利用,帶來的“棄風”“棄光”問題凸顯。

2016年我國棄風率達到17%,2015年我國甘肅、新疆的棄光率分別達到31%、26%,隨之而來的一大批行業企業破產清算。曾經風光無限的光伏領頭羊賽維LDK、無錫尚德、超日太陽、漢能等多在2013年-2015年間集中因爆發債務危機破產。

目前,我國企業“棄風”“棄光”現象仍存在。報告期,華電新能棄風率分別爲5.12%、3.73%、4.96%和3.46%;棄光率分別爲2.20%、2.49%、2.50%和4.17%,但較五年前已有降低。

廣宇發展曾公開表示:風光項目投產後,影響收益率的主要因素是棄風棄光率和電價變化。

值得注意的是,報告期公司太陽能發電的平均上網電價呈下滑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