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雅檢討"女孩母親:他說隨便告 你們孤兒寡母能怎樣

(原標題:單親家庭,哥哥輟學,“性檢討”事件後全家寶貝的女兒躲在了角落裏)

九派新聞記者 覃鈺鈺

王小楓是個鄉下女人,生下了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她出去幹活掙錢,讓丈夫待在家裏照顧孩子。兩年前丈夫去世,家裏更加貧困。全家人還住在窯洞裏,男孩們也都已早早輟學打工。他們心疼女孩兒,想着如果她能上個好學校,將來或許會有一個好前景。

女兒小娟13歲,正在山西臨縣安業九年制學校讀初三。11月30日晚,校長任某把她叫到辦公室,讓她寫和男同學在宿舍發生性行爲的檢討書,還毆打了她。小娟給母親打電話,王小楓起初還覺得老師打學生挺正常,後來看到女兒的傷情,又聽女兒講了經過,她決定要爲女兒討回公道。

王小楓把兒子劉強叫回了家,找校長、找派出所、找媒體,還帶着女兒去醫院檢查處女膜。事發20天后,當地政府通報,校長已被免職,且被行政拘留15日。

▲小娟的家。九派新聞記者覃鈺鈺 攝

01

柴門虛掩着,小娟縮在炕的角落裏,裹着一團淺藍色的薄被子,露出了幾縷油亮的黑髮和穿着白襪子的兩隻腳。還有那身紅色校服也露了出來——從11月30日事發至今,小娟再沒換下過校服。她不洗澡不說話幾乎不吃飯,除了上廁所、去醫院,她沒離開過那個角落。

12月22日晚上5點,劉家吃了那天的第一頓飯。自從小娟出事後,劉家四口人幾乎一天只吃一頓飯。母親王小楓已經瘦了快10斤,“吃不下,心堵着”。

那個晚上的事情在王小楓心裏始終過不去。12月1日,小娟跟生活老師要了手機給她打電話,說她被老師打了。王小楓說,沒事,老師打打學生,正常。

她沒想到打得這麼嚴重。第二天,女兒拖着身子回家,連炕都上不去。扒開褲子,淤青從右側臀部延伸至大腿。女兒不停發抖,緩了好久才告訴她,“被校長打的”。

根據女兒的說法,30日晚11時許,校長任某把她叫進辦公室,擰着她脖子扇了幾個耳光,接着扯過衣領把她甩到沙發上,操起金屬製的棒子打她。

女兒在山西臨縣安業九年制學校唸書。國慶節後,曾有幾名同班男生在宿管睡下之後到她所在的宿舍,和女兒及同宿舍7名女生一起聊天。校長就是爲了這個事兒找她,他認爲那晚小娟曾與男生髮生性行爲。

女兒告訴母親,校長一邊打她,一邊問了很多流氓的話,還逼迫她寫下一份檢討書,要求仔細回憶當晚的種種細節。女兒說她不知道,校長就趴在她身邊看着她,他說一句她照抄一句。

女兒還說,校長還問她有沒有來過例假,爸爸是做什麼的。王小楓十分懷疑校長問女兒這些問題,到底是什麼意圖。

臨縣當地政府12月18日關於此事的情況說明稱,11月30日下午4時許,班主任給校長反映女生劉某某和男生王某某有早戀的情況後,校長當即組織班主任、教導主任等人調查瞭解得知,劉某某多次在晚上熄燈後十一點左右主動開門或開窗讓王某某進入宿舍,並且在她牀上停留較長時間。當晚11時許,校長讓生活老師把劉某某帶到校長辦公室,覈對情況,開始劉某某不說實話,情急之下,校長用地書筆筆桿打了劉某某臀部,讓其寫了事情發生的書面具體過程。

北京青年報採訪了當晚去了小娟宿舍的其中一位男生。他說,確有多位男生到女生宿舍玩鬧。那晚大家都在牀上坐着,沒人發生校長所說的“性行爲”,也沒人單獨離開過。

11月30日晚8點左右,這位男生也被校長叫到辦公室寫檢討,“不寫就會捱打”。據其自述,到辦公室時,校長打他的工具是一根長約1米、直徑約3釐米、橫截面爲正方形的鐵棍。

事情發生後,小娟變了,沒有再去學校,笑臉也沒了,天天縮在角落裏。與此同時,村子裏也流傳起各種說法,有人說娟兒被男同學禍害了,也有人說被校長禍害了——總之,女兒已經不乾淨不清白了。在王小楓這位農村母親看來,這可是非常大的指責。

02

45歲的王小楓急了。她不是個好惹的女人。自從19歲住進劉家的窯洞,沒有接生婆,她自己在炕上生下三個娃。生完拍拍炕的另一頭像鴕鳥一樣把臉埋進被子的老公,叫他起來剪臍帶。生娃疼,但她不叫,“叫就不疼了?”

小娟是她的小女兒。生下小娟之前,她已經生下兩個男孩,她想要個姑娘。她到縣城裏請人看胎兒性別,那人說是男孩,她不開心,“要是男孩我就把他送給別人”。結果老天爺心疼她,賜給她一個漂亮女兒。那時她已經32歲。

她用“禽獸”代指任某,“全家都寶貝這個女兒,自己都不捨得打,怎麼能讓那個禽獸打?”

12月2日,王小楓領着女兒到任某辦公室。她向九派新聞轉述了當時的場景,她問校長怎麼回事,校長拿出那份檢討,“是你家女兒做了傷風敗俗的事情。”還說她當媽的不講道理,難怪教不好女兒。

任某表示,他只是輕輕打了小娟四下,他還從監控裏看到小娟和幾個男同學發生了性關係。王小楓對這個說法很不滿意,她認爲監控只能看到走廊,並不能看到宿舍裏的情況。她請求查看當天的監控記錄,被任某拒絕了。

爭執過後,她對任某說,我要去告你。任某說你告去,隨便告,“你們孤兒寡母的能怎麼樣?”

“孤兒寡母”這四個字刺痛了她。丈夫兩年前去世了,她一個小學文化的農村婦女拉扯着三個孩子,其中心酸只有自己知道。

王小楓把在太原工作的大兒子劉強叫回來,商量着“要還女兒一個清白”。

12月3日上午,他們帶小娟到臨縣人民醫院去做檢查,檢查結果爲“未婚未產,處女膜完整。”從醫院回來,小娟頻繁上廁所,有小便失禁的跡象。劉強又帶着妹妹到呂梁市人民醫院做了全身檢查。檢查報告顯示,小娟頭部外傷,外傷性耳鳴,全身多處挫傷。

王小楓猜想,女兒頻繁上廁所大概和驚嚇過度有關。

劉強去找校長任某,任某沒有接聽電話。劉強又與當地派出所所長取得聯繫,要求調查。在派出所,劉強質問任某,13歲的孩子究竟做了什麼事,能讓他下這麼大狠手?校長任某則稱“只是拿棍子輕輕敲了三四下”。

劉強又問校長“我妹妹做了(這些事)嗎?”校長則稱“沒做怎麼會寫下來?”劉強又問:“醫院鑑定怎麼說是我妹妹是清白的?”校長則回覆:“是清白的最好。你還希望不是清白的了?”

盛怒之下,劉強砸碎了校長桌上的玻璃,但是沒向他動手。

當地政府情況說明稱,12月2日晚,家長及其親屬得知後到學校要求校長給予經濟賠償,校長沒有答應。

有媒體報道,劉家要求任某賠償20萬元。劉強解釋,這只是他媽媽當時說的一句氣話。

12月11日,劉強和母親再次帶小娟前往太原市杏花嶺區中心醫院進行檢查。根據他提供的病例,檢查結果爲“處女膜完整”。劉家人認爲這足以說明小娟並沒有和男生髮生性關係。

他給妹妹找過心理醫生,但妹妹拒絕和陌生人說話。

在太原,劉強給弟弟打電話告知了妹妹的情況。弟弟跟他吵了一架,埋怨他現在才告訴自己。放下電話後,弟弟乾脆辭職回了村照顧妹妹。

03

小娟家所在村子面朝小河,後挨土坡。12月底已是零下九度,河裏結冰,山上積雪,反射着陽光明晃晃的,倒也不覺得太冷。

小娟家是貧困戶。他們現在住的窯洞並非自己的房子。13年前,小娟的大伯搬進城裏後房子空了出來,一家便從更深的山溝搬來。當時,一家5口擠在一個洞裏,睡在一個炕上。傢俱只有冰箱和電腦是新買的,沙發是姑姑剩下來,衣櫃是13年前大伯進城時留下來的。

王小楓說自己這輩子就沒舒服過。丈夫生前好酒嗜賭、身體不好,“一年連一萬塊都賺不回來”。把王小楓逼急了,這個出嫁前膽小溫柔的姑娘爲了生計擼起了袖子外出掙錢,留丈夫在家看孩子;孃家兄弟不照顧老人,她又把父母接到婆家村裏來,自己賺錢養着。

村裏人都叫她“女強人”,她說自己“從不跟人閒聊,因爲我太忙了”。

小娟的兩位哥哥都早早輟學打工。大哥劉強1996年生,他記得清楚,升初中時家裏連500塊學費都交不起,父親得出去找親戚借錢。爲了賺學費,他逃課到工地搬磚,一塊磚3分,掙60元得搬2000塊磚。到了初二,他乾脆輟學,洗過盤子,學過理髮,做過保安,用了兩年時間工資從400漲到了3000塊錢。

他把“長兄如父”四個字掛在嘴上。妹妹剛出生時他在廣州做保安,每天上班8小時,月薪3000塊。他每天加班4小時,一個月能多拿兩千。這錢根本不夠,那時他要一個人負擔全家的生活。

二哥志鵬比大哥小4歲,他也在15歲離了家,洗過盤子、做過保安,還被騙過錢,後在太原的富士康工作,每天上班12小時。

他們希望妹妹能繼續讀書,“上了高中工作會好找一些”。

2018年,劉強攢了些錢,想在太原買房。沒想到父親病重,4月住院,半年後人就沒了,花了30萬,是這家全部的積蓄。

爲了賺錢,王小楓有時每天只睡兩小時。她在加油站代班,一天代兩班,上班間隙到山裏放羊。40只羊漫山遍野地跑,她在暴烈的太陽下跟着羊跑,心情絕望。但她不能停下來,否則會“胡思亂想,過不下去了”。

後來爲了照顧病情加重的丈夫,她辭掉加油站的工作,把羊也賣了。羊沒長大,40只打包起來才賣了兩萬。兩年過去,想到那些羊她還是很難受。

丈夫去世後,王小楓又遭遇了父親去世、女兒出事。她想過找任某拼命,“幹掉他”,“反正我什麼都沒有了,我不怕,我不在乎。”

她的確是可以爲孩子拼命的人。前兩年的一個春節,劉強幫人勸架,沒想到被一個年長的同村人打了。王小楓生氣,吃飯時拎起個啤酒瓶就往那人身上砸。那人把臉躲開了,啤酒瓶碎在他肩上。

她要保護孩子,丈夫去世她沒有再嫁的原因也是如此。她擔心出去打工時小娟一個人在家裏,繼父萬一不是個好人怎麼辦?

04

小娟此次的遭遇讓劉家生活摁下了暫停鍵。媽媽和二哥辭了工作,大哥請了假,小娟仍舊躲在角落裏。他們都不知道,這件事情會給妹妹帶來多深多長遠的影響。

劉強始終記得妹妹出事前的樣子,她活潑又機靈,考完試會問哥哥,“如果考滿分能不能送我個手機?”哥哥說能,當然能。於是她不緊不慢地把試卷拿出來——英語考了滿分120。她這是有備而來。

兄妹三人感情很好。冬天兩位哥哥賴牀了,小妹妹到門外抓起兩把雪就往他們被子裏扔。

王小楓也記得女兒充滿活力的樣子,每次女兒從窗口看到她進門便衝出來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女兒是村子裏扭秧歌最好的後生之一。每逢過年,母女倆一塊兒扭秧歌,女兒穿着紅衣在前邊舞扇子,她穿着綠衣騎着“驢”,過一次節能賺600塊。

眼看着一年將盡、年關將至,王小楓不知道今年春節女兒是否還能恢復生機扭起秧歌。

12月20日,女兒情緒些許好轉。那天當地政府發佈了《關於臨縣安業九年制學校校長任某有關問題調查進展情況的通報》,通報表示,臨縣縣委、縣政府免去任某臨縣第二中學副校長職務,免去其兼任的臨縣安業九年制學校校長職務。依據《治安管理處罰法》,臨縣公安局對任某作出行政拘留15天的處罰。

劉強把調查結果告訴妹妹,“任某已經被抓走了,被拘留了”。妹妹抱着他大哭了一場,他感覺這些天來妹妹的所有擔心、恐懼、委屈都在這次痛哭裏發泄了。哭完,他要帶妹妹玩把遊戲,妹妹答應了。

縣政府表示可以給妹妹轉校,呂梁市內的任何學校都可以。這是劉家可以接受的處理結果。接下來,劉強打算帶妹妹到太原或者別的地方散散心,放鬆一下。

“無論發生了什麼,我都不會被打倒。”王小楓說。她是個風風火火、心態極好的女人,家裏傢俱沒幾樣,打眼的是衣櫃上的瓶瓶罐罐——不知名的化妝品和護膚品,藍色玻璃瓶裝的香水。“不管白天多累,我晚上都要護膚。”

一家人對未來還是樂觀的。

(受訪者均爲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