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堂寺豆花飯曾是一絕

豆花飯。本報資料圖片

成都有四句俗語,分別是:要燒香寶光;要拜佛到文殊;要吃喝到昭覺;要趕場到草堂。雖然在當下,這些話連地道的成都人可能都未曾聽過,但在民俗專家帥培業記憶中,這是獨屬於老成都人的默契。

草堂寺的豆花齋飯

吸引趕場人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在舊時成都,燒香要去寶光寺,那裡有五百羅漢,數都數不完;而拜佛到文殊院,裡面佛坐像和菩薩坐像的做工以及藝術文物價值,是最好的。”而“要趕場到草堂”這一民諺,就牽扯出了一道老成都的美食——豆花飯。

“古代成都草堂寺的僧人們,肩負着對杜甫草堂紀念建築羣管理工作全國各地仰慕詩聖的憑弔者們,在遊覽完杜甫的紀念祠堂後,都毫無例外要到草堂寺內喝茶,並且品嚐和尚師傅們用浣花溪河心水煮漿點制的成都一絕——草堂寺豆花飯。”帥培業說,寺廟旁邊不遠處的望仙場,每逢三、六、九趕場。散場之後,總有不少趕場人要循浣花溪而上,專程到草堂寺來吃師傅們的豆花齋飯。草堂寺的人間煙火味,就在這一碗碗熱氣騰騰的豆花飯中盪漾開來。

好吃秘訣

在於用了浣花溪河心水

在帥培業的描述中,依稀能夠看到當年草堂寺的熱鬧景象,而草堂寺的豆花飯,也在無形中吸引了大批遊客慕名前往。爲何草堂寺的豆花飯與衆不同呢?其秘訣就在於浣花溪的河心水。

“舊時的浣花溪,河面寬大到可以行船,水又清涼,水質特別好。自古以來,文人騷客都言水最好就是河心水,所以錦江河邊有很多茶鋪,都寫的是河水香茶,意思就是用河心水烹煮、沖泡出來的香茶。”帥培業說。因此,在錦江河邊、浣花溪邊的草堂寺,師傅們賣的豆花飯,其豆花都用的是黃豆和浣花溪的河心水磨製而成。“這個豆花是又嫩又綿又香又軟。可以用肥肉形容它的口感,叫作肥而不膩,入口軟嫩化渣,不散不爛。”

再者,也因爲草堂寺的和尚師傅們長年累月做這個豆花飯,自然手藝不俗。“不僅是浣花溪的水好、黃豆選得好、點的豆花好,也是因爲師傅長年累月經營這道素齋,日積月累代代相傳,自然與衆不同。”帥培業說。

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的成都,榮盛飯店的豆花曾憑藉物美價廉,成爲當時名氣最響的豆花飯之一。但在帥培業的眼中,草堂寺的豆花飯,纔是成都豆花飯裡最大的一絕,無人可比。“浣花溪水、點豆花的絕技、師傅們代代相傳的素菜的烹製功夫,使‘要趕場到草堂’就成爲一句對草堂寺豆花飯的稱讚,絕非浪得虛名。”

封面新聞記者 李雨心 實習生 鄭奕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