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臺大教授酸「春眠不覺曉」 趙少康:支持高中生延後到校

教育部長潘文忠15日宣佈,預計111學年(今年9月)起在全國高中職落實各高中第一節前不得要求學生強行到校,也就是禁止考試活動,鼓勵學生自由學習的新制。圖爲臺北市中山女中放學。(資料照/杜宜諳攝)

關於國高中生上學時間,教育部長潘文忠15日迴應表示,政策方向是「早自習讓學生自由參與」,高中生在第一節課開始(上午8時10分)前到校即可,國、高中生早自習及第8節輔導課不能考試,也會減少每學期朝會次數,預計3月初公佈規範,111學年實施。對此,資深媒體趙少康昨(16日)在臉書表示,支持延後到校,太早上課真的違反人性,他更曝光一段在臺大讀書的遲到經驗

趙少康提到,早就說過,第一堂課太早,會讓學生因此睡眠不足,根據美國報告,的確會影響學習效果,也增加車禍發生機率,所以我認爲教育部的新政策是正確的變革方向,太早上課真的違反人性,「還記得我在臺大唸書時候,修了一堂機構學,大家知道臺大校園很大,從校外住處走到機械系館至少要20分鐘,有一次早上8點的課,稍微遲到了一點,就被教授唸了『你是春眠不覺曉啊』,當下真是覺得很不好意思」。

相比之下,趙少康認爲,高中生就更痛苦了,在升學壓力下,臺灣高中生上課時間動輒9個小時再加上晚上補習,回家洗漱完畢都快11點了,得趕快睡覺,因爲隔天6點半就要起牀趕7點半的早自習,可能連好好吃頓早餐的時間都不夠,天氣冷的時候更痛苦,不只讓學生一點安排時間的自主性都沒有,還很容易在上課時打瞌睡,尤其在這個年代,很多高中生晚上喜歡透過玩3C、在網路社羣聊天來放鬆,早起難度更高。

因此趙少康說,樂見也支持教育部廢除早自習的決定,畢竟比起按表操課,培養學生自主性更重要,包括時間的安排、唸書進度規劃等。至於有人主張延後到「9點半到校」,這就真的太晚了一些。他也要提醒,新制度不能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像是廢除了早自習,卻規定要在第三節課交考卷,反而讓學生必須利用下課時間寫考卷。面對部分反彈,學校也應該積極跟家長團體溝通協調,對還是決定提早到校的學生,必須確保他們學習或運動安全性,另外,家長接送問題也應該先協調,纔不會辜負這項政策的用意。

最後,趙少康喊話,保持改變的勇氣,讓教育制度與時俱進,才能讓臺灣持續進步。該貼文曝光後,臺北議員淑慧現身留言表示,「自由決定參加自習,可讓家長和孩子自我考量家庭狀況和孩子特性...」、新北市議員葉元之也說「給學生充足的睡眠,尊重整體意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