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短視頻 誰“動了”誰的版權?

近日,有不少網友北京青年報記者爆料,在瀏覽某長視頻平臺時偶然發現,諸如《華燈初上》《斛珠夫人》等版權不在該平臺的影視作品,赫然出現在該平臺上。點開進去一看,並非影視劇完整版,而是影視大V們依照作品的劇集製作劇情解說短視頻,以假亂真誤導觀衆

要知道,長視頻平臺曾多次聲討短視頻平臺侵權。誰承想,在巨大的流量池面前,他們一邊高舉版權大旗制裁”短視頻,一邊自己卻打起了侵權“擦邊球”。北京青年報記者爲此“暗訪”了幾位影視博主,發現在“三分鐘看電影”“五分鐘帶你追完一部劇”的噱頭下,侵權行爲屢禁不止背後更多的門道。

現象

屢禁不止

無版權劇集大肆被“解說”

接到網友舉報後,北青報記者在瀏覽了多家長視頻平臺後,發現像《華燈初上》《斛珠夫人》這樣遭遇無版權“搬運”的情況不在少數,部分平臺仍存在大量沒有版權的影視劇切條、剪輯短視頻等內容,甚至還有未經授權發佈的電影盜版全片

臺劇《華燈初上》並未引進大陸市場,北青報記者卻在某長視頻平臺看到已被平臺方以解說形式上線,第一季被分爲24集解說,每一集有1分多鐘長度。北青報記者翻看了全部內容,基本上可以瞭解該劇劇情走向,該劇中的精彩畫面也都在解說視頻其中。除了未引進劇集之外,國產劇也有類型現象,北青報記者在長視頻平臺搜索陳劇《甄�執�》,以關鍵詞“甄�幀蔽�搜索詞,在長視頻平臺可以找到多條內容,劇中重點橋段一一被上傳。無獨有偶,最近熱播電視劇《且試天下》也遭遇了此種情況――不少影視博主爲了蹭流量,瞄準時機進行“劇透”,並將劇情解說視頻發佈在多家無版權的視頻平臺上引流。

除此之外,在大部分長視頻APP的“影視綜藝”頻道里,都能看到這些影視大V們的身影,他們多以“XX說電影”“XX剪輯”發佈“二創”內容,劇目覆蓋國內外的電影、電視劇。

調查

多數平臺對“搬運”和侵權

佯裝不知

電腦報》2021年底發佈的一份測試報告指出,“在對影視作品的侵權短視頻管理上,各平臺目前仍以事後下架爲主。抖音、嗶哩嗶哩等短視頻平臺做到了48小時內100%下架侵權視頻,而優酷、騰訊視頻等長視頻平臺的下架率均未超50%。”這項報告側面反映出,在侵權視頻的主動管理方面,各個平臺的水平差別很大。和抖音、B站等相比,擁有更多影視版權的長視頻平臺及其各自的短視頻產品,在落實平臺主體責任方面普遍表現不佳。

據瞭解,部分長視頻平臺呈現出“無審覈”或者“弱審覈”的情況。某影視達人匿名向北青報記者透露,“我在長視頻平臺做了半年的視頻號漲粉80萬,主要就是靠搬運視頻或做短視頻混剪。很多像我這樣的大V在各個平臺都有賬號,他們會利用自己的大V特權,把視頻來回搬運,其他平臺大多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爲何網站不徹底清除這些無版權短視頻?影視大V何旭天告訴北青報記者,“很多長視頻APP都在扶持自己的短視頻項目,對我們進行‘二創’是支持的,只要不太過分,剪輯時間把握在5分鐘以內,都不會太管。”

當然,有時候大V權重雖大,但也充當“背鍋俠”,前長視頻版權部工作人員接受北青報記者採訪時直言:“現在平臺上有的內容,都是網友自己上傳的。如果版權方找來,我們也可以說網友承擔責任,及時下架就沒事了。”

對於自己的版權被搬運,擁有版權的影視公司是否該維權?某影視公司版權部主任向北青報記者透露:“關於這類現象公司方面有所瞭解,但是考慮到跟各方都有合作關係,從影視公司角度並不想多事,除非獨播平臺提出異議。否則,雖然自己的利益受到了侵害,但並不挑事。”

和片段式的影視類短視頻相比,盜版完整影片的侵權情節明顯更爲嚴重,也一直是治理和打擊的重點。2021年6月1日新《著作權法》正式施行,對此規定了一系列懲罰措施,大幅提高了侵權違法成本。對於故意侵權,情節嚴重的,可以適用賠償數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懲罰性賠償。

就在幾天前,因大量微信公衆號未經授權發佈電影《我和我的家鄉》《我和我的父輩》盜版全片,西瓜視頻以侵犯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爲由起訴騰訊,索賠800萬元,目前法院已正式立案。

只是,作爲觀衆並不能區分版權在哪個平臺,網友秦小姐告訴北青報記者:“從觀衆的角度來講,哪裡能看就到哪裡看,只要不影響觀感就好。”最終損失的是版權方的利益。長此以往,也將打擊優質內容的生產積極性,損害影視業和觀衆的利益。

出路

長短視頻版權之爭

路在何方

長短視頻侵權現象之所以屢禁不止,首要的原因自然是創作者和平臺的版權意識不強,以及博取流量、謀取利益等思維作祟;另一方面,與長視頻平臺長期以來形成的用獨家壟斷來獲得競爭優勢的思維不無關係。

相比跨平臺合作,國內視頻網站更傾向於將長短視頻的版權都攥在自己手裡。尤其是長視頻網站,總是試圖用獨家壟斷來獲得競爭優勢。獨家授權意味着部分內容渠道被截斷,其他平臺將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最近,國內影視版權大戶捷成股份對外宣佈,旗下公司與騰訊簽訂影視授權合同,以18億的價格將公司總數量不少於6332部影視節目的獨家內容版權授權於騰訊。隨着騰訊此次18億簽約完成,可以預見,未來B站、抖音獲得影視版權的難度將變得更大。某長視頻平臺負責人就向北青報記者透露,“暫時不考慮向短視頻平臺出售版權。”

鑑於此,影視行業資深製片人張雅直言:“長短視頻平臺之間其實合作大於對抗,應尋找出符合‘平臺+版權方+創作者’各方利益的共贏之路,嚴防以版權保護名行壟斷之實。”影視公司宣發總監春曉也認同此看法,“通過短視頻平臺做宣發,各方都有需求,譬如製作二創視頻,應當給予鼓勵和支持。處於版權支配地位的長視頻平臺不應假借維護版權的名義,將用戶的創作一棍子打死。”

但其實,作爲新興視頻行業的短視頻,與電影、電視劇等長視頻的利益博弈,應將其引導爲共贏的良性競爭,而不是相互內卷的對立陣營。今年3月下旬,抖音對外發布聲明,宣佈獲得搜狐自制的包括《法醫秦明》《匆匆那年》等近百部劇集的二次創作權。這是繼樂視視頻與快手合作之後,長短視頻之間關係緩和的又一案例。據悉,樂視與快手開展版權合作後,合作劇集的日播放量最高有3-5倍的增長。

對此,鯤鵬金翅CEO徐鵬呼籲知識產權管理部門、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行業協會等,牽頭推動版權方與各大視頻平臺合作,努力解決視頻平臺上用戶上傳內容的侵權風險,儘快形成長短視頻良性發展的局面。

觀察

長短視頻平臺雙贏

整個行業才能健康發展

此前,長視頻平臺曾多次聲討短視頻平臺侵權。爲何他們一邊高舉版權大旗“制裁”短視頻,一邊自己卻打起了侵權“擦邊球”?

梳理長短視頻版權之爭,我們發現侵權視頻是所有長短視頻平臺亟待攻克的痛點,不分平臺,也不只是針對短視頻。解決侵權視頻的版權問題,不僅需要各方拿出一個整體規劃和完善機制,更需要雙方公平競爭、協商合作。搜狐-抖音和樂視-快手的合作及其成果,爲我們看到批量授權模式或許是長短視頻從對抗走向合作的一種解決思路。果能因此使得長短視頻平臺雙贏,整個行業也將能獲得健康發展。

文/北青文娛暗訪組 統籌/劉江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