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市民購買理財產品捲入非法集資案

長沙黎玲、胡建樹等3位市民銀行購買幾十萬元理財產品後,蹊蹺地捲入了一場涉案數億元的非法集資案。遭受損失後,3人將多家涉事銀行告上法庭,獲得長沙市雨花區人民法院和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支持,並獲得賠償。2021年,被訴多家銀行在判決生效後,提請湖南高級人民法院再審。

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對這3起案件受理,近日該院就最先受理的黎玲一案作出裁定,駁回了中國銀行湖南省分行和中國銀行長沙市赤曙支行的再審申請,維持了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判決。

收益率7%的理財吸引衆多市民

長沙市雨花區人民法院發出的民事判決書顯示,2013年11月6日,黎玲在中國銀行長沙市赤曙支行辦理業務時,經銀行工作人員推介,購買了一份銀行工作人員提供的《中信1309期結構化證券投資集合資金信託計劃委託認購合同》,合同受託人爲湖南博灃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湖南博灃”)。

工商登記資料表明,湖南博灃成立於2011年4月,經營範圍包括:資產管理和諮詢;投資管理和諮詢(不含金融、證券、期貨信息諮詢);自有或其他資金投資及管理等。

黎玲稱,當時銀行工作人員介紹說該產品“保本保息、沒有風險、到期兌付、合法合規”。而且,2013年時,很多理財產品利率都很高,因此自己完全沒有懷疑。

雙方簽訂的理財產品合同上載明:黎玲委託湖南博灃購買並代爲持有中信1309期(又名嶽麓4號”)結構化證券投資集合資金信託計劃,委託代持時間自2013年11月6日至2014年11月5日,認購金額60萬元,作爲A類受益人可獲得信託資金7%的年回報。

文書上標註,本信託計劃的受託人爲中信信託有限責任公司,證券經紀服務商爲中銀國際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保管銀行爲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當日黎玲向湖南博灃賬戶轉賬60萬元。

作爲工商銀行老客戶的胡建樹,曾在工商銀行買了很多金融產品,“持有該行最高等級的信用卡,不論是公司代發工資還是股票交易賬戶都在工商銀行。”但2014年3月4日,當銀行客戶經理推薦購買“嶽麓5號”博灃產品時,他仍猶豫不決。爲了讓他放心,客戶經理李展甚至在這份總金額50萬元的合同文本上籤下了自己的名字。

2014年1月27日,另一名投資者江某在中國工商銀行長沙曙光南路支行,經銀行工作人員推介,認購了5萬元的“嶽麓5號”信託計劃。

而在湖南益陽市,2014年年末,市民嶽某中國農業銀行益陽赫山支行工作人員推介“保本付息”的情況下,認購了10萬元的博灃系公司信託產品“灃贏1期”。

投資標的竟是虛構

此前,“博灃系”非法吸收公衆存款案曾在湖南乃至全國轟動一時。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查詢在湖南多起相關訴訟發現,湖南博灃發起的信託委託理財產品,在長沙、益陽多家銀行被推介,影響甚遠。

4份判決書表明,上述4名投資人均未等到信託產品的兌付。然而,這並非湖南博灃系涉案的全部。記者瞭解到,2012年年底,長沙市杜先生在銀行工作人員的勸說下,用7萬元退休金,購買了“中信-嶽麓3號――穩健分層型證券投資集合資金信託計劃1212期”,年收益率爲6%。

一年後,杜先生到銀行去查看賬戶,發現協議中承諾的本金利息均已到賬戶上。看到對方公司守信用,杜又追加了10萬元。這一次,他簽署的是“中信1309”(又名“嶽麓4號”)結構化證券投資集合資金信託計劃委託認購合同。年化收益率爲7%。

但2014年12月底,杜先生再也沒有收到合同中承諾的利息,連他的本金都不見了。幾乎同一時間,長沙王女士在銀行購買了“中信-嶽麓3號”。一年如期兌付後,她在2014年8月再次購買湖南博灃“華潤信託-嶽麓6號”產品。最終,辛苦積攢的35萬元打了水漂。

當受騙的人們蜂擁而至長沙市人民東路38號的東一時區商廈12A層時,聚集在湖南博灃門口討債的已經有幾百人。而這些人的手裡握着大把的“嶽麓5號、嶽麓7號、中信××號”等委託認購合同。

而涉案的銀行也被聲討。據新華網2015年3月18日報道,據監管部門初步調查,湖南博灃及其關聯公司非法開展委託理財,向公衆出售了約4億至5億元信託產品,其中涉及銀行代收的部分約2億元。而當時銀監會湖南監管局未對湖南博灃和鄧琳頒發過金融許可證,湖南博灃不能從事吸收公衆存款等商業銀行業務。

非法集資的內幕

據長沙中級人民法院2018湘01刑初19號刑事判決書,成立於2011年的湖南博灃,實際控制人是曾在長沙市商業銀行(後改名“長沙銀行”)工作過的長沙本地人鄧琳。

生於1975年的鄧琳,於2008年成立了湖南博豐投資擔保有限公司(2013年改名爲湖南博豐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簡稱“博豐擔保”),實際控制有湖南博灃資管、博陽創富投資管理(湖南)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博陽創富”)、湖南博一投資有限公司等。鄧琳的博灃系公司,從未獲得銀行金融機構資質,自2011年4月起開始進行非法集資。

自成立以來,博灃系公司依靠轉包國有銀行在售信託,或者炮製已經終止甚至“子虛烏有”的信託產品,以6%至8.5%的年收益率,向數百投資者出售信託產品。然而,博灃資管的經營範圍卻是:資產管理和諮詢;投資管理和諮詢(不含金融、證券、期貨信息諮詢);自有或其他資金投資及管理等。也就是說其並不具備出售信託的資格。

據湖南博灃股東、監事戴某等人證言,博灃公司的操作模式是:先跟信託公司、託管銀行、券商談好合作,開設信託資金募集賬戶,然後博灃公司開設自己戶名的募集賬戶,通過銀行工作人員推介,吸引客戶簽訂委託認購合同。爲吸引更多客戶,還把產品拆散來銷售。客戶資金進入博灃公司賬戶後,博灃再去認購信託產品。

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認定,在2010年12月至2014年9月期間,被告人鄧琳以委託認購“飛龍一號”,博灃資產公司以委託認購“1107期”“1206期(嶽麓2號)”“嶽麓4號”“中寶一號(穩贏二號)”“嶽麓3號”“嶽麓6號”“博灃智優選1號”以及“博灃資管組合型資產管理委託理財”“貴金屬委託理財”等理財產品的名義,以年息6%-8.5%不等的利息回報爲誘餌,以博豐擔保公司名義和博灃資管名義,與投資羣衆簽訂認購合同,共向3497人非法集資共計6.3億元。

前文所述的黎玲等人認購的“嶽麓4號”(1309期),非法集資額達3316萬元。這筆非法集資所獲資金,鄧琳主要用於支付集資本息、購買信託計劃、博灃關聯公司的經營等。

胡先生等人認購的“嶽麓5號”信託產品,以及博灃資管發佈的“嶽麓7號”“博陽創富1號”“中營一期”等信託產品完全是虛構的。益陽市民嶽某認購的“灃贏一期”及其他市民認購的“金博成長”等信託產品,其信託計劃並未設立。

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還認定,鄧琳控制的湖南博灃、博陽創富,係爲進行非法集資活動而設立,且設立後以實施非法集資犯罪爲主要活動,湖南博豐融資擔保有限公司則主要爲博灃資管、博陽創富進行非法集資犯罪活動提供幫助與配合,集資款亦由被告人鄧琳控制使用。

據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年11月7日發出的湘01刑初19號刑事判決書,鄧琳除構成非法吸收存款罪外,還構成集資詐騙罪,被判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2019年4月30日,該判決被湖南高院終審裁定維持。

銀行爲何被捲入?

據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所述,2010年12月至2014年9月期間,鄧琳安排朱勇、張小華、王本元、周招等人打通工商銀行、中國銀行、中國農業銀行等銷售渠道,博灃公司銷售人員到上述銀行網點對接,通過幫助銀行網點完成攬存任務,給予銀行工作人員銷售提成等方式,激勵銀行工作人員向羣衆宣傳、推介,並由銀行工作人員提供博灃公司的委託認購合同給投資羣衆簽訂,使羣衆基於對銀行的信任,對保本保息、沒有風險的宣傳、推介信以爲真,從而在博灃公司的委託認購合同上簽字並交付投資款。

中國工商銀行湖南省分行長沙市分行曙光南路支行行長唐某證實,“博陽2號”投資款的0.8%作爲返點給其支行。據天源證券負責營銷的經理黎某證實,博灃產品銷售起點爲5萬元,在銀行銷售的,就給銀行員工0.75%-1%的返點。

案發後,黎玲、胡建樹、江女士爲挽回損失,將相關銀行告上了法庭,不過,被告中國銀行、工商銀行及其相關支行認爲,投資者的損失與銀行行爲沒有因果關係,請求法院駁回原告賠償訴求。

中國銀行湖南分行辯稱,此案爲營業信託糾紛,該行並沒有與黎玲女士簽訂銷售或者金融服務合同,雙方並未構成信託關係,無需承擔責任。工商銀行湖南省分行則認爲,推介受害人購買博灃公司產品不是該行的法人行爲,不應擔責。並且該案已經超過訴訟時效。

2020年10月29日上午,長沙市雨花區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胡先生、江女士訴工商銀行湖南省分行和工商銀行韶山路支行一案。該案吸引了近200名市民旁聽庭審。

長沙市雨花區人民法院發出的3份判決認爲,這幾起案件中,被告銀行未對博灃公司及其信託產品進行充分的審查和評估,監管亦存在不到位之處;在向原告進行宣傳推介時提示不當,客觀上造成原告對保本保息、沒有風險的宣傳和推介信以爲真,並誤認爲涉案信託計劃無風險或低風險;亦未對原告的投資風險和風險承受能力進行評估,使原告基於被告銀行的國有銀行背景而產生信任,進而簽訂委託認購合同併產生損失。因此,被告存在重大的過錯。

但是,原告作爲完全民事行爲能力人,應當知曉購買涉案信託計劃是有風險的投資,其爲獲取回報而將自身置於風險的境地,自身應承擔一定責任。綜合上述情況並參考涉及博灃公司的類似民事案件生效判例以及被告解決糾紛的消極態度,認定被告銀行涉事支行應承擔本案損失的絕大部分責任,即原告投資本金的90%。

2020年12月7日,一審判決下達後,黎玲、胡建樹、江女士表示,他們對該判決滿意。但當得知銀行方面上訴後,他們也提起了上訴。

此外,益陽中院2019年11月5日作出的一份二審判決書顯示,前文中所述的益陽市民嶽某起訴博灃資管和中國農業銀行赫山支行的訴訟中,法院判決博灃資管返還嶽某本金及利息,而該銀行對其不能返還的本金,承擔全部賠償責任。

2021年7月,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在3份判決書中指出,被訴銀行應賠償受害者全部投資本金。法院判決書同時載明:金融機構違反適當性義務應承擔民事責任,即賣方機構在向金融消費者推介銷售銀行理財產品、保險投資產品等高風險等級金融產品時,必須履行讓客戶瞭解產品,將適當的產品銷售給適合的金融消費者等義務。該義務的履行是“賣者盡責”的主要內容,也是“買者自負”的前提和基礎。

據悉,被訴中國銀行湖南分行、中國工商銀行及其下屬支行不服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的相關判決,向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再審申請。2022年3月31日,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對黎玲訴中國銀行湖南分行及下屬支行一案,作出2022湘民申608號民事裁定書,駁回銀行方面的再審申請。

2022年4月13日,胡建樹等多名受害者告知,總計起訴的投資者有700多人,案件已分別在長沙各個區法院陸續開庭審理。部分受害者在長沙中院二審判決後,已經拿到了賠償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