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沖:遊說法如殭屍法律 何不採「實聯制」

陳沖遊說有體無魂,何不採用實聯制「還魂」。(圖/新世代金融基金會提供)

記者吳佳穎臺北報導

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沖表示,「遊說法」下個月即將施行屆滿13年,但13年來申請「遊說登記者」相當少,平均每年不到20件,是因爲大多遊說黑箱作業緣故。他認爲遊說法制化,應該學歐盟國會,線上公開,甚至要比照防疫,遊說者、被遊說者都要「實聯制」,不然遊說法只是有體無魂的殭屍法律

陳沖指出,遊說法實施13年來,申請遊說登記者,共有467件,覈准443件,但因爲第一年申請者衆,五個月時間就有156件(合格148),前三年累積覈准達251件。至於後面十年累計才192件,遠不及初期熱鬧,平均每年不到二十件,可說生意清淡,門可羅雀。以民國107年(2018)爲例,居然全年全臺灣只有六件遊說案,2019年全臺也只有九件,全國主管遊說的大小單位,豈不悶的發慌、閒的無聊?問題老百姓相信全年全國大小機關只有六件遊說案嗎? 套用法院判決書常用的一句話「其誰能信」?

他表示,遊說不是壞事,甚至是一種藝術、一種專業,2500年前子貢孔子自述「陳說其間,推論利害,釋國之患,唯賜能之」,應爲遊說文化之濫觴。時至今日,大至政策,小至疫苗,皆可遊說,但只要按規矩來,無可苛責。

「臺灣遊說行爲不斷,但卻一直沒有遊說法。哪些人進行遊說、遊說的內容、遊說對象又是誰?還有遊說花費多少?花在哪裡?事關政策的形成、民衆知的權利,不能一直黑箱作業。加上2005年前後,金改疑雲重重,國人對隱藏在『保管庫』後的故事,一直充滿好奇,對遊說的法制化,各界殷殷期盼。」

陳沖說,根據德國Die Lobby-Republik一書,單是在柏林從事遊說工作人員就有六千人,何以在臺灣,遊說件數,與社會觀感落差如此之大,當然有可能有人未依規定行事(依遊說法第13、15條登記),也很可能極多遊說案件,依遊說法第5條,強被歸類爲申請、陳情、請願、陳述意見,而逃免適用遊說法。但人民總統院長部長縣市長民意代表有所請求,是陳情還是遊說,總統、院長恐怕自己都說不清楚。這種模糊,就是造成殭屍法律的重要原因,立法草率,又視法律爲無物,這對法治影響,恐比不立法更糟

他指出,2019年1月31日,歐盟國會修改議事規則,要求國會議員與遊說團體會面,須以線上公開(publish on-line)爲之。疫情期間,全國民衆被疫政主管要求採取實聯制,已成「習慣」。在此數位時代,何不要求遊說者、被遊說者,一但有遊說行爲,均應即時以實聯制登記,任何人均可依法閱覽 (第19條),公開透明,又提升法治觀念

陳沖提醒,法律如果沒人放在眼裡,形同虛設,甚至爲人所遺忘,就是殭屍法律,對法治社會及尊法觀念,爲害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