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否認有師德問題 舉報人王敖:他在繼續撒謊

標題:“瀋陽事件舉報人王敖迴應封面新聞:我覺得他是在繼續撒謊

封面新聞記者柳青

“我覺得他(瀋陽)是在繼續撒謊。”美國東部時間4月7日,北京時間4月8日,“瀋陽事件”舉報人之一的王敖接受封面新聞專訪時作出上述表示。此前,瀋陽向媒體迴應時曾質疑——“哪個事實支持這個結論?”

2018年的清明節,北大多名校友實名舉報北大原中文系教授長江學者瀋陽性侵女學生高巖並致其自殺的公開信引爆網絡。被舉報人瀋陽工作過的北京大學南京大學上海師範大學陸續作出迴應。其中南京大學更建議瀋陽辭去該校文學院教職,並明確表示,瀋陽不符合南京大學文學院全體同仁教書育人工作的要求。

高巖事件公開信作者之一的王敖,目前在美國衛斯理安大學任教。他在信中表示,自己是高巖在北京大學中文系95級的同班同學。封面新聞記者注意到,今年3月,王敖還曾實名舉報一名在美國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UIUC)任教的華裔教師徐鋼的性侵行爲,受到廣泛關注。

王敖在接受封面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自己是受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畢業生羅茜茜實名舉報長江學者陳小武性騷擾女生事件的啓發,才決定實名舉報自己所瞭解到的性侵事件。他表示,希望學校有關機構能夠公事公辦。如果有必要,自己將爲有關部門的後續調查提供協助。

封面新聞:目前北大、南大、上海師大都已經給出迴應,您對學校的迴應滿意嗎?

王敖:比較果斷。我覺得南大、北大校方的(迴應)都很好,南大文學院的迴應尤其的好。

封面新聞:瀋陽在採訪中迴應,“我想發出一個弱弱地呼喊:三個大學都拿師德說事,請問這種定性靠什麼:哪個正式決定上有這個結論?哪個事實支持這個結論?難道僅僅靠輿論左右?僅僅憑某個人採訪中的問答?這太可悲了吧!”您怎麼看瀋陽的表態

王敖:師德這個東西並不是我們發明出來的,從傳統意義上就要講師德。老師是傳道授業解惑,你不能向學生身上“伸手”,在古代這是不允許的。你不能是一個老師,去一個人家裡,然後又發生了關係,這是絕對不允許的。對於違反師德的老師,要進行“零容忍”。

如果說要有什麼根據的話,北大當年對他(瀋陽)有行政處分,這個東西就是根據。瀋陽說,高巖(自殺)跟他無關,而我們這麼多人說跟他有關,包括費振剛教授,我們的系主任王宇根老師,我們的班主任,都說跟他有關,而他撇的一乾二淨,那你解釋解釋這差別到底是在哪兒呢?所以我覺得他(瀋陽)是在繼續的撒謊。

封面新聞:下一步,您希望學校和相關機構採取什麼樣的措施?

王敖:四個字:公事公辦。我自己是一個個體,還有李悠悠,我們共同的身份是高巖當年的同學和朋友,我們要紀念她,這是我們能做的,而具體要以什麼行政的方式,甚至法律的方式來懲罰他,這不是我們的職責所在。

北大、南大、上師大,還有教育部,他們能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們也不想幹擾他們的工作。如果他們需要我們做什麼,我們可以提供協助。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我的建議並沒有什麼特殊性。就是希望能公事公辦。

封面新聞:今年3月,您還實名舉報過另一宗性侵事件,請問爲什麼您對此類事件保持如此高的關注?是否受到當年高巖事件的影響

王敖:我是受羅茜茜女士的啓發。因爲我是個男生,從來沒有受到過性侵。一般(性侵的)受害者都是女生,都是女生自己站出來。

瀋陽這種事,就是沒有“me too(我也是)運動”,我們也應該要個說法,對不對?所以,有些人給(我們)扣帽子,說你們擴大化,“獵巫”什麼的,(我認爲)並沒有,我們就是就事論事,(就是想)瀋陽你給解釋解釋到底怎麼回事?你寫的東西,怎麼跟我們記得的不一樣,給我們解釋一下,就夠了。他願意解釋就解釋,他說我們造謠,可以告我們,但我們要把這件事情說出來,如果不說出來,大家都不知道這件事情。就事論事即可。

封面新聞:就您的瞭解,在國內,有學生如果受到性侵,有哪些申訴渠道?這些渠道是否暢通?國外的經驗如何?

王敖:北大現在我不知道。在美國(這些渠道)是暢通的。

我大學的時候,沒有聽說過有一個這樣的渠道,比如說老師告訴你,如果被性侵了,要怎麼辦?當年,因爲女孩子如果遇到這樣的事,她會害怕。如果一個女孩子被性騷擾了,她去找系領導了,系領導也不會告訴大家,這個女孩子也不會廣而告之。當年有沒有類似的事件,我不知道。

封面新聞:有舉報人在採訪中提到,還聯繫到瀋陽性侵的其他受害者,請問是否屬實?下一步,你們還會採取哪些行動

王敖:現在不方便回答這個問題,因爲有一些信息需要覈實。因爲這個事情才發生兩天多,有一些受害者可能是近幾年,甚至是近十年,完全在一個緊張、壓抑的狀態下,讓她們立刻就站出來,甚至是實名就站出來,是非常非常危險的一件事情,而且她們顧慮是很大的,如果過分說這件事的話。

瀋陽很可能跟徐鋼一樣,會把自己的學生拉羣,都互相看着,別亂講。這其實是對這些權力壓迫下的人的一種繼續脅迫。在這種情況下,儘量不要讓受害人感到隨時可能會被媒體曝光,這樣她們會感到非常的害怕。因爲她們的成績學歷、履歷都跟瀋陽有關。(而且她們)覺得這麼多年,這個事情是沒法解決的,可能從來都沒有講過。如果一下子揭出來,對她們可能影響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