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快評》臺灣還要繼續躲在美國保護傘下嗎

美國總統拜登透過視訊召集國安幕僚會議研商如何應對這次從喀布爾倉皇撤退的慘況。(圖/美聯社

美國在臺協會前理事主席卜睿哲的新書《艱難的抉擇——臺灣對安全與美好生活的追求》,開宗明義導言裡,有這麼一段話「1950年代,臺灣的領導人制定了一項大戰略。......爲了確保安全,他們尋求並接受了美國的保護」。

1954年中華民國和美國簽署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確是臺灣透過駐美大使顧維鈞「主動」尋求美國意願、經美國衡量當時局勢後簽署的。那麼,1979年華府北京建交,《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廢止,美國的保護是否也隨之終止?或者,美國國會通過的《臺灣關係法》以及817公報確認的軍售臺灣「規範」,延續了美國對臺的「保護」?這樣的保護是出於臺灣的主動尋求,還是美國基於本身利益、半推半就促成的?

臺美斷交前後,時空環境不一樣,因此,美國保護的具體方式也不一樣?軍售臺灣防衛性武器就算是保護?航母巡弋臺海就盡了保護國義務?所謂美國的保護,保護的「標的物」,究竟是被保護國的利益,還是美國的利益?是被保護國親美政權政黨政客的利益,被保護國人民的利益,或者是美國軍火商的利益?

2001年美軍發動反恐戰,入侵阿富汗時,試圖保護誰?20年來,耗資逾兆,美軍和當地軍民死傷以數十萬計,到如今,又保護了誰?阿富汗人民、政府軍、攜款出亡的傀儡政府政客,還是當初美國恨之入骨的神學士組織?

817聯合公報屆滿39週年的今天,或許我們該問,臺灣還要繼續待在美國的保護傘下嗎?

※以上言論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