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消防救援專業隊伍苦練過硬本領(法治頭條)

圖①:“飛鷹航空救援服務隊乘坐直升機到達演練現場並開展前突訓練。   成曉軒攝   圖②:“飛貓高空繩索救援隊進行高空繩索救援訓練。  成曉軒攝   圖③:“飛豹地震快反救援隊在演練現場集結。  成曉軒攝

一名“工人”身負重傷,被困成都東安湖體育中心體育場穹頂平臺,平臺高達49.8米,且四周沒有其他附着物。如何施救?

只見一架“飛鷹”航空救援服務隊的救援直升機,平穩懸停於平臺上空20米處,兩名身負救援裝備的“飛貓”高空繩索救援隊員,通過繩索從直升機精準降落至平臺。他們隨即拆開裝備包,展開緊急救援擔架,將“工人”穩定安置於擔架上,並依託平臺圍欄架設好繩索支點,同時將繩包擲向地面

地面上兩名“飛豹”地震快速反應救援隊隊員迅速接應,依託救援車輛架設地面支點,很快,由兩根總承重達到噸量級的繩索和滑輪組成的救援繩橋搭建完畢。“飛貓”隊員將擔架和自身身體穩定地連接於繩橋上,用手勢示意地面平緩拉動繩索。最終,“工人”被平穩“護送”至地面。整個救援過程,僅用時7分鐘。

11月9日,一場“空”“地”配合的快速精準救援演練順利完成。“飛豹”“飛貓”“飛鷹”……成都市消防救援支隊組建的“飛系”消防救援專業隊,是這場演練的主角。

這是一支怎樣的隊伍?他們肩負着怎樣的使命?近日,記者走近這支隊伍,探訪他們的故事。

力求第一時間響應、第一時間到達、第一時間救人

應急救援中,時間就是生命。之所以命名爲‘飛系’,旨在全力實現‘第一時間響應、第一時間到達、第一時間救人’。”成都市消防救援支隊支隊長馬銳介紹,近年來,成都消防成體系打造“飛系”消防救援專業隊――以快速處置地震、建築垮塌等災害爲主職的“飛豹”地震快速反應救援隊;以高空、山嶽救援爲主職的“飛貓”高空繩索救援隊;以保障供水和排澇爲主職的“飛鯊”供水排澇救援隊;以江河湖泊、洪水救援爲主職的“飛龍水域災害救援隊;爲滅火應急救援提供空中保障的“飛鷹”航空救援服務隊。

直升機空中救援作爲應急響應最迅速、最快抵達受災現場、最大限度拓展救援空間的應急救援途徑之一,發揮着日趨顯著的作用。

在一場空中救援演練中,一名“攀登者”在登山過程中受傷嚴重,被困於“半山坡”的一塊狹窄空地,“飛鷹”航空救援服務隊派出救援直升機火速前往營救。

該空地空間狹窄,完全不具備着陸條件,加之“攀登者”受傷嚴重,如果用直升機絞車長繩將其吊起拉入機艙內,可能會對“攀登者”造成二次傷害。怎麼辦?

通過對救援現場的環境進行研判,救援人員決定使用“單橇懸停”救援方式――只見直升機調整好方向和角度,將一隻滑橇接觸空地,而另一隻滑橇仍保持懸空狀態,直至穩穩懸停。隨後,救援人員快速離機,用緊急救援擔架將“攀登者”平穩地擡進機艙。

“‘單橇懸停’主要針對缺少足夠大的空間以供直升機完全起降的場域。這種方式可以快速將人員和物資進行轉運,而無需以索降、絞車吊運等方式來進行投送。”成都市消防救援支隊作戰訓練處副處長鬍楊介紹。

除了“單橇懸停”,演練還包括直升機救援空中勘查和搜救、地面快速上下機、空中懸停索降、外掛吊轉運裝備物資等。事故和災害發生時,這些反覆實訓、千錘百煉的專業技能和救援戰術,爲受困受災羣衆開闢出一條條“空中生命通道”。

在2020年“8・18”宜賓泥溪鎮孤島救援中,“飛鷹”採用“離地懸停、單橇懸停”救援戰術,成功營救6名被困羣衆;在今年“9・5”瀘定縣6.8級地震救援中,“飛鷹”作爲先遣力量,不僅通過空中勘查傳回大量第一手災情信息,還成功開闢完成2個大型直升機起降點,實現了多批次的人員和物資的循環運輸。

集合精銳力量,握指成拳提升整體救援能力

“撲通”一聲,府南河的寧靜被打破了。11月8日,一名在成都府南河岸邊綠地遊覽的“遊客”不慎落水,他奮力抓住河中一根浮木,等待救援。

記者跟隨兩名“飛龍”水域災害救援隊隊員登上充氣橡皮艇。一名隊員充當舵手發動引擎,另一名隊員匍匐於橡皮艇前端,以自身重量將橡皮艇努力下壓,既爲密切觀察前方水域情況,同時防止橡皮艇頭部過分擡高影響船速。

橡皮艇距“落水者”所處位置僅1公里,途中有多處突露出水面的“暗礁”。舵手利用“Z”形機動動作精確避開“暗礁”,逐步靠近救援目標。

此時,舵手以“落水者”爲圓心,加大馬力用橡皮艇劃出一個半徑約1米的圓周,讓側邊船舷迅速逼近“落水者”。另一名隊員則探出身子伸出雙臂,就在船舷與“落水者”擦身而過的瞬間,將其緊緊抓住,通過自身的力量,藉助橡皮艇圓周行駛產生的離心力,一把將“落水者”成功拉拽進橡皮艇內。

此次水域救援演練,從登艇到完成救援僅用時3分鐘,而完成“離心力救援”技術僅短短數秒鐘。這背後,是“飛龍”水域災害救援隊對水域救援技戰術的反覆雕琢。

“飛系”專業救援隊集合了不同救援領域的精銳力量,5支小隊既各有專長,又能握指成拳聯合集成救援,已成爲各類滅火救援任務的“尖刀”隊伍。

在成都市消防救援支隊培訓基地開展的一場全景式地震救援演練中,“飛鷹”直升機抵達“災害現場”,精準投送先遣隊員,偵察災情、回傳信息;“飛豹”火速抵達現場,通過搜救犬、各類救援裝備開展埋壓人員搜救;“飛貓”通過T型繩索救援等方式,在垮塌的山坳中快速營救“傷者”;對震後形成的堰塞湖,“飛鯊”利用大功率供排泵車組每分鐘排水24噸,泄流至6公里外的安全地帶;“飛龍”利用衝鋒舟將人員通過水路轉運至安全地帶,潛水員進入深水區進行水下失聯人員搜尋……在指揮部統一調度下,各專業隊有條不紊密切配合,開展全方位、立體化的震後緊急救援。

既磨鍊技藝與戰術,又培育赴湯蹈火的勇毅和擔當

一名“傷者”從六樓掉到了五樓,癱倒在平臺上,無法動彈,救援人員趕到現場後,對“傷者”進行肢體固定,隨後利用吊升、水平運送的方式,讓“傷者”平穩落地。

在“飛貓”高空繩索救援隊訓練基地,記者看到隊員們正訓練橫向救援、V型救援、T型救援等繩索救援技術。

“繩索具有便捷、高效、適用場域廣等優點,只要具備穩定的支點,就能最大限度拓展救援空間,不僅有效適用於高空和山嶽,在建築坍塌、急流水域等救援場景中,都能廣泛運用。”“飛貓”高空繩索救援隊副隊長郭習青說,近年來,無論是在峨眉山巔,還是在城市高空建築,又或是洪水中的孤島,“飛貓”用繩索架設起一條條“生命橋樑”。

“生命橋樑”的背後,是長年累月專業化訓練的結果。對數十種材質各異、應用領域不同的救援繩索,特勤大隊二站站長李雷廷如數家珍。“除了繩索材質,結繩的技藝和繩索救援的技法也非常重要。”李雷廷說。

現實的救援中,情況紛繁複雜,除了需要專業的技藝與戰術,還需要赴湯蹈火、排除萬難的勇毅和擔當。“飛龍”水域災害救援隊隊員任克思回憶,在2020年“8・16”成都金堂縣白鷺島救援中,“飛龍”在轉移一批受困者過程中,衝鋒舟尾部的發動機絞到了一牀棉被,導致不能運轉。危急時刻,一名隊員潛入渾濁的水中,在幾乎沒有視線的情況下,頂着湍急的洪流,一刀一刀將棉被割碎,最終化解險情,將受困者成功轉移到安全地帶。

“打造‘飛系’專業救援隊,是我們在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改革轉制以來,圍繞‘全災種、大應急’進行轉型升級的有力舉措。”四川省消防救援總隊政委農有良說,他們將始終堅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以加快提升隊伍正規化、專業化、職業化水平爲牽引,不斷增強救援能力、提高行動效率、提升救援效果,爲人民羣衆生命財產安全保駕護航。

版式設計:汪哲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