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員寫代碼也能上真人秀?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蔣肖斌

程序員、現脫口秀演員呼蘭說,“java是世界上最好找工作的語言”。他曾經試圖寫一個程序來“量產段子,“但很遺憾,程序和段子的水平都有待提高”。連他也沒想到,有朝一日,程序員還能憑藉寫代碼這門手藝上真人秀

近日,聚焦程序員羣體的真人秀《燃燒吧!天才程序員》第二季開播。主持人——呼蘭;參賽者——一羣程序員,大部分是95後;點評專家——來自清華大學西安交通大學教授節目內容——現場寫程序、在60個小時內挑戰AI反詐。單看這個配置,與其說是真人秀,不如說是人工智能領域專業比賽

也沒錯,節目本就基於清華大學等10所高校、40餘位知名學者發起的第二屆ATEC(Advanced Technology Exploration Community前沿科技探索社區——記者注)科技精英賽,這些年輕人也是奔着大賽來的。但節目播出後,本是幕後工作者的青年科技人才第一次來到臺前觀衆看到了程序員其實有頭髮,也理解了正在進行中的“科技爲人”。

偶像,並不只有一種模樣。

對程序員的“刻板印象”:頭髮少、穿格子襯衣

無論在其他選手還是點評專家眼中,27歲的郭達雅都是耀眼的存在,甚至被稱爲“巨佬”——發表過不少有影響力的論文、現身頂尖的行業會議。

中學時,郭達雅就對計算機感興趣,當時還是“中二少年”的他覺得程序員是一個很酷的職業。萬萬沒想到,後來程序員在大衆眼中逐漸有了“刻板印象”,最典型的兩點:頭髮少、穿格子襯衣。

在所有選手中,26歲的李金膛是唯一一個“半路出家”的。父母當初覺得學計算機就是玩遊戲,不如醫生、公務員這些職業“穩定”,於是李金膛在本科學的是藥學。到了大三,李金膛想了想,覺得不對勁,“自己不喜歡的專業爲什麼要學那麼久”,於是,他聽從內心,跨專業考研進入計算機領域,如今博士一年級在讀。

在節目中,郭達雅和李金膛都現身說法證明:一、程序員的頭髮可以很茂盛;二、他們不只穿格子襯衣。

“程序員羣體比較特別的地方,可能是我們有耐心、有毅力、有鑽研精神。寫代碼時一坐一天,不解決問題就不吃飯不睡覺。”李金膛覺得,大衆對程序員的偏見,有的還來自影視劇。比如,跟人聊天時會盜人社交賬號;又或者敲兩下鍵盤,安全系統就被瓦解。“我們只是一羣選擇了不同職業的普通人技術只是手段,就像醫生用醫術救助病人,我們的目標是用技術幫助別人、造福社會”。

在呼蘭看來,程序員對年輕人的吸引力在於,這是一個極其公平的行業,靠本事說話,“在公司,就算老闆再不喜歡你,如果這個活兒只有你能幹,他也會對你非常好,通常也沒有什麼論資排輩”。但同時,這行對年輕人的要求也非常高,“爲什麼程序員升職加薪快,因爲每年都出現大量新技術、新問題,需要你不斷學習來解決。而隨着你能力不斷提高,這個老闆不加薪,自然有別的老闆來加薪挖你”。

“我們每天的生活都和程序員的工作相關,看視頻網站、逛購物網站,網絡支付等功能更是一羣做安全性的程序員在默默守護。”呼蘭說,“讓程序員走到臺前,一起寫代碼、做技術、公平競爭,這其實展現了一種崇尚能力、崇尚科技、崇尚公平的精神。這也是很多年輕人渴求的工作環境。”

內行門道外行看的不僅是熱鬧

對於真人秀這件事,郭達雅最初很難想象:“程序員大部分時間都在敲代碼,要不就是看論文、看書,這樣一個狀態放到節目上,觀衆在看什麼?”

不過,他希望觀衆看完節目後,能知道程序員是做什麼的,“比如,我確實不會修電腦,電腦藍屏了我也不知道怎麼辦”。郭達雅覺得,普通觀衆看程序員真人秀,不是看他們如何敲代碼,而是看這些代碼究竟能幹什麼。

清華大學副教授、人工智能實驗室副主任張敏解釋,用AI技術反詐,有兩種方式:一類是基於人工的經驗訓練AI,比如在奇怪的時間有大額的交易,突然給從來沒有轉過賬的人轉賬等,都是高風險交易的特徵;另一類是喚醒欺詐案件中潛在的受害者,比如支付寶2019年推出的反詐騙“叫醒熱線“,如今已實現AI識別50多種詐騙手段,能在0.1秒內作出判斷,通過電話勸阻、支付攔截等方式來提醒用戶。

如何在海量交易中精確地識別詐騙、又不打擾正常的交易,這依賴於全圖風控、智能對抗、多方風控端雲協同、交互式風控等一系列人工智能技術方案。人工智能可以成爲欺詐風險的防火牆,節目中程序員的比賽內容,正是這個“築牆過程

內行看門道,但外行看的也不僅僅是熱鬧。

ATEC科技精英賽發起人之一黃穎說,之所以從大賽衍生出一檔真人秀節目,不是爲了娛樂大衆,或者“消費”程序員,而是爲了呈現這羣年輕的科技工作者的真實狀態,和他們那種由內而外、隨時會迸發的對科技的極致追求,“他們的履歷確實‘燙金’,但他們能走到今天不是靠天賦異稟,而是付出了不比任何人少的努力”。

黃穎覺得,節目好看的是實時競技過程中展現出來的人性和博弈,“李金膛作爲隊長,會彷徨、會有一時的挫敗,但他依然很堅定地帶領團隊往前走,下一代科技從業者的自信在其中表現得淋漓盡致。他們繼承了傳統科技從業者的專業能力,並逐步展現出領導力,這是中國未來科技的希望所在”。

科技爲人,AI最終是要幫助人類

李金膛在做科研時發現,很多技術與現實場景脫軌,只是小範圍地在實驗室內應用,“我的終極職業理想,是把技術真正應用於社會。比如這次比賽的反詐,我們設計的一些AI算法能夠幫助識別欺詐交易,這讓我覺得特別有意義。”

“從某種意義上,這是一檔非常‘實用’的節目。”黃穎說,所有選手的比賽成果將會逐步公開,當然,從代碼到應用,還需要整個行業進行選擇性評估。

“要尊敬一個行業的人,首先要走近和了解這個行業。舉辦比賽、拍攝真人秀,其實就是不斷向公衆靠近的過程。以前我們總說日本的工匠精神,我覺得在科技工作者身上,工匠精神比比皆是——這種精神應該被看到。”黃穎說。

張敏說:“所有的科技從業者,最大的現狀就是永遠都在面對一個自己沒有克服的問題,走了一步之後會發現還有更高的山要爬。對於科技精神來說,特別重要的一點就是,永不放棄,屢敗屢戰,哪怕是屢戰屢敗。”

清華大學教授、人工智能研究院基礎理論研究中心主任朱軍相信,人工智能技術的快速發展,將深刻改變人類的生活。而從這些95後年輕人身上,他也看到了下一代科技工作者閃光的實力與熱情。

大概是早已“看透”了AI,郭達雅對一些普通人覺得“神奇”的AI日常應用不會產生太多驚喜。智能音箱、智能美顏相機……在程序員眼中,早已分解成了一行行代碼,“兩個程序員相遇,不會想着使用,倒是可能會激烈討論代碼有無可改進之處”。

“AI領域有一句話,叫‘AI for good’,人工智能向善,這是我追求的目標,在一些領域幫助社會發展。比如,在分子醫療領域,AI能夠幫助構建某種蛋白質;敦煌壁畫,可以用AI技術進行修復、復刻。AI最終是要幫助人類的。”郭達雅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