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情懷 真情放歌

我和錫傑是相識46年的老同學。2014年,他出版了第一本散文隨筆集《紅楓集》,新近出版的《紅飄帶》則是《紅楓集》的姊妹篇

全書除序言、跋外,分爲六部分:“紅色基因”“家國情懷”“綠色發展”“師情厚誼”“賞析借鑑”和附錄“紅楓之緣”,保持了《紅楓集》的風格和體例。作者在《天安門的“紅飄帶”》中,詮釋了以“紅飄帶”爲書名的緣由。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週年的觀禮臺上,那兩條似從天而降的飄逸靈動的“紅飄帶”,環繞在天安門廣場兩側,這壯麗的景象讓他受到強烈感染。在“紅飄帶”的環繞下,人民英雄紀念碑更加巍峨高大,寓意紅色基因連接歷史現實和未來。他心潮澎湃,豪情滿懷,深情地寫道:“我們……是見證新中國由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70年鉅變的親歷者建設者和受益者。我們既是‘紅飄帶’――(紅色基因)的繼承者、踐行者,也是紅色基因的傳承者。”

讀張錫傑的作品,讓我感受到他有一顆熱血沸騰的赤子之心。他是農民的兒子,從小就受革命傳統的薰陶,對先烈的景仰深入骨髓。他的遠房爺爺張永言抗日烈士,在《抗日老英雄“七子星”傳奇》中,作者以“爺孫跨越75年時空對話”的方式,將老區委書記張永言“寧死不當亡國奴”的民族氣節,“幹革命就不怕掉腦袋”的革命精神,“一粒子彈要消滅一個敵人”的勇氣和決心,通過一個個戰鬥場景和生動的故事描摹出來,把這位神槍手與侵略者抗爭到底的英雄氣概展現得淋漓盡致。他告慰爺爺:“您的夢想實現了!您的鮮血沒有白流,革命自有後來人!”

作爲革命後來人,作者追隨前輩的志向,情繫革命先烈。《來龍山花朵》中,作者走進江西弋陽一個秀美的小山村,這裡有方誌敏烈士的故居。作者寫道:“烈士‘精誠寄託’的鮮花開遍神州大地,來龍山的‘花朵’,是愛國之花、革命之花、創新之花、奉獻之花。”《不忘初心的老紅軍鄧六金》從古田會議召開地福建省上杭縣古田鎮鋪設開來,將主人公鄧六金從童養媳成長爲革命戰士的人生轉折呈現在讀者面前。接着,分別講述了老人堅貞不渝的理想信念、槍林彈雨中的戰鬥歷程、對革命下一代的呵護關愛、將一切奉獻給祖國和人民的初心。時代變了,條件變了,但理想信念沒有變。這是共產黨人堅定的理想信念,是共產黨人的精神支柱。

張錫傑在工作中十分關注黨的方針政策在基層的落實情況,深入瞭解改革開放給農村帶來的翻天覆地的變化,歌頌偉大的新時代,描繪人民羣衆的幸福生活。《一份地契見證農村變革》是一篇承載着厚重歷史的大文章。作者從父親珍藏的“土地房產所有證”說起,把讀者帶到轟轟烈烈的土改年代,父親手捧證件,“心中的甜蜜和幸福是說不盡的”。作者在行文中有放有收,宏觀政策講得到位,微觀事件敘述得真切。40年前的農村改革,安徽省鳳陽縣小崗村農民的破冰,是冒着風險摁手印搞“分田單幹”;而河北深縣郗家池農民的“圓夢”,則是用“耩空耬”爭取種植的自主權。作者用“耩空耬”事例,顯示了農民羣衆運用智慧的播種障眼法,與“一刀切”地方政策的鬥智鬥勇,記錄了一個時代的印記。在完成跳出自我的敘述後,作者很自然地回到現實,要緊跟時代的步伐,加強學習,繼續拿起筆,寫好身邊的改革開放故事,編織神聖的中國之夢。可以說,在回顧農村改革的艱難歷程的同時,爲今天新的“圓夢”――推進“鄉村振興戰略”提供了借鑑。

在錫傑的記憶裡,老師的恩情總是那麼溫暖。凡是對他有指點、教誨的人都是他的老師,也都是他永遠銘記在心的人。在《我與恩師吳庚振教授》中,他寫道:“我與吳老師的師生情,跨越了近半個世紀的時空,是人世間不是父兄而勝似父兄的一種純潔真摯的情誼。”他寫野營拉練中,吳老師揹着行囊和同學們一起長途跋涉的情景,在煤油燈下,老師改寫“戰地”報道的身影,老師指導他學習哲學的故事……字裡行間是滿滿的感動,如陳年老酒,回味悠長。《暨大兩恩師》《我的“師傅”》《亦師亦友趙輝林》《甘爲他人作嫁衣》等文章,從不同角度,講述了他與給予其幫助的老師們之間發生的一個個平凡而感人的故事。

張錫傑將真情傾瀉在文字中,以散文形式描繪自然景觀,引人入勝,託物寄情,敞開心扉,在心靈深處喚起讀者對祖國的無限熱愛以及對英雄的深情崇敬。《黃鶴樓之約》初看題目是一篇遊記,但是作者卻把筆觸放在了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戰鬥中的一個個小故事上,感慨“新冠肺炎疫情阻擊戰,既是人類與自然界病毒的一場搏鬥,也是人的精神境界的昇華和新時代民族精神的最好凝練”。《白鷺洲的驕傲》中,作者從郭沫若《宿吉安》入筆,分析了郭沫若“井岡山下後,萬嶺不思遊”的心境,“身處白鷺洲遠看有螺子山、青原山、神岡山三山環抱,近看有輪船、客船、漁船穿梭而過。朝看紅日,天空和水面雙輪東昇;晚霞夕照白鷺鳴叫,鳥雀歸巢,好一幅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美麗景象”。作者這段美文郭老的詩作形成呼應,表達了對祖國無限熱愛之情。由此,筆鋒一轉,回憶了文天祥壯懷激烈之氣節,接着寫到一批從白鷺洲走出的革命先烈,他們面對敵人的屠刀,慷慨赴死,義無反顧。

掩卷沉思,眼前似有一條紅色的飄帶飛舞,這飄帶可以把人們引入紅色的歷史記憶,可以激勵我們創造光輝燦爛的未來。站在“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歷史交匯點上,沿着這條紅飄帶,我們可以走向中華民族復興的一個又一個新徵程。(來源:河北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