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識蒹葭在故鄉

蒹葭,即蘆葦。入詩最早的水生植物

“蒹葭蒼蒼,白露爲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是先秦無名氏作品,說明此物知名度自古就很高。我初識蘆葦是在童年的故鄉,是那種一見如故、相伴終生的植物朋友。每個人心中所珍藏尤物和念想各有不同,在我,山水和草木皆是,蘆葦尤甚。人間萬物,相見有緣,反之,陌路

生長在蒙古高原的扎魯特山地。山地地勢高,氣候亦寒冷,不過四季是分明的,絕不會提前或者拖延。節令總是依時而至,像準時赴約的戀人。家鄉的蘆葦,是報春者之一,春風一拂,就會舉起它尖尖的角,急着往上躥。色澤微黃,且嫩,有着驚人的生命張力。於是,家鄉的胡魯斯泰溼地一夜間便變了顏色,那顏色是屬於春天的。胡魯斯泰,蒙古語:有蘆葦的地方。胡魯斯泰溼地離我家不遠,我學會了走路,便與它親近起來。從此,它是我從春到秋都可以看到的植物。萬千植物競春而生,且都在視野之內,爲何最先入眼的總是蘆葦?這不僅僅是視力的選擇,更是心靈的選擇吧?作爲水生植物的蘆葦,似乎比其它植物長勢要快。陽光和春風到了胡魯斯泰,就格外地勤奮起來,尤其對蘆葦和菖蒲呵護有加。對此體會最深的,怕是水禽蛙類了,它們興奮地繞溼地飛翔、鳴叫、追逐,把個春的氣息,一次又一次地推向高潮。水禽們的巢是築在蘆葦枝頭的。其中,蒼鷺築巢功夫最爲出色。它們把生長中的蘆葦枝頭拼接起來織成巢,高高在上,甚爲壯觀。凡溼地,蘆葦必是主要角色,是領班者,它是人性植物,爲爲數衆多的水禽、蛙類、昆蟲提供生命之需。也因爲如此,我對蘆葦開始有了好感,似乎它是在我的心田,而非溼地,這種感覺一直延續到現在。中華大地山山水水神奇如畫,所到之處,都留有不可不珍藏的珍貴記憶,尤其對蘆葦繁生之地記憶尤爲深刻,覺得那裡也是故鄉。

有一年,我和一批作家詩人赴洞庭湖採風,時值晚秋,去登岳陽樓時,太陽剛剛升起,整個岳陽城彷彿都在煙水中漂浮。擡頭,宋人范仲淹的不朽文字《岳陽樓記》就在仰視處,於是垂手品讀。看來,今來登樓的,不僅是我們這些後人,與我們同步的,還有溼溼的湖風。風聲中,我忽聞一聲蒼老的輕咳,是範老先生嗎?他是來補寫《岳陽樓》記的續篇?的確,時光荏苒,世事蒼黃,江山更迭,該補記的,一定也不少。哦,先生辛苦。舉目眺望,八百里洞庭水,依然悠悠地流着,所展示的水光,把個三湘大地照個通亮。那些粼粼水波里所隱匿的,何止是歷史的一些些碎片?遠處那一處小小島嶼,就是君山島了。它小,名氣卻很盛。有人說,來到岳陽,要做三件事。一登岳陽樓,二觀洞庭水,三遊君山島。登島之後,我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那湖洲上的萬畝葦蕩。好壯闊的蘆葦王國呀,萬畝之說並非虛詞。晚秋時節的蘆花美若霞雲翳,在秋風的吹拂下,形成無邊的金色漣漪,緩緩推向水天連接處。夏季上島,要走水路,也就是乘船。而晚秋時節,水退路出,可乘車而去。好美的一座小島,彷彿誰打開了一枚珠寶盒,怪不得堯女湘君來此遊歷,忘了回返。斑竹們依然在,只是淚痕不見了。是悠悠歲月,平復了誰的憂傷?而這裡的蘆葦,風雨千年初衷未改,依舊守衛在這一片生命水域,春綠秋黃,以它的白髮,訴說着人間衷情。葦蕩上空,水禽們雲片似地飛動着,蔚爲壯觀,那是蒼鷺,第一眼我就認出了它,覺得它們曾經光顧過家鄉溼地,在那裡留下了它們清脆的鳴聲。這裡的蘆葦也高大挺拔,與家鄉的蘆葦十分相似。君山島被人稱爲“愛情島”,是與悠遠的歷史傳說有關。相信這裡的蘆葦一定還記着它,用不着我來費一些筆墨。凡有蘆葦的地方,一定與我的故鄉有些什麼瓜葛,要不然爲何感到如此親近?

還有,天津寧河,是已故友人作家柳萌的家鄉。他在世時,曾幾次邀我去他的家鄉看看。他的家鄉的確不俗,有山有水有河有海。因爲他重友情,也好客。在臥牛湖度假村花間小徑上,曾經留下了我們的歡聲笑語和爽快談吐。他家鄉的螃蟹,味美香甜,個頭也大,京津一帶,名聲在外。更令我驚奇的是,他家鄉那一片連天的蘆葦蕩,如此讓人心旌搖盪。之前,我是沒有想到離北京僅幾個小時路程的地方,還有如此壯闊的蘆葦生長地,真乃蘆蕩如海呀,不得不羨慕他家鄉的豐富與闊綽。細細看來,這裡的蘆葦蕩,比君山島的還要大還要深,蘆花的色彩也豐富多樣。有風一起,掀起連天的葦浪。而浪花間的水禽家族多得驚人,那種自由踱步的神態,個個像紳士,讓人忍俊不禁。柳萌兄笑着說,這裡的水禽不懼人,彷彿都是自由王國裡的皇親國舅,一句話,牛氣。如此一片北方水國,存在於一座大城城郊,不能不令人驚訝。尤其這些蘆葦,何年何月形成這麼浩蕩的規模?並且得以有效保護,如一張巨大的肺葉,橫躺於北方大地,必是上天的賜予。這裡,離我的家鄉不遠,葦羣基因,或許是相同的?這裡的蒼鷺,一定到過我家鄉的胡魯斯泰溼地。因爲,飛程也就是個把小時。這樣一想,更覺得親近了。

對我而言,與蘆葦的每次邂逅都是一件重要事件。一年看不到蘆葦,就覺得生活有了缺口,覺得空空。好在住家樓下河邊,植有不少蘆葦和菖蒲,還有紅蓼。雖然規模不大,但還是填補了心靈空白。假如得閒,並有興致,在晚秋時節,可前往圓明園探望蘆葦的。那裡的玉玲瓏館、獅子林福海湖心島等景區的蘆葦,規模可觀,並且給這荒蕪沉靜的園林注入了極多活力。我是每年去幾次圓明園的。我喜歡它的浩闊與野氣、它所密藏的往日輝煌和風雲故事。然而,很少去看它殘破的遺址和沉睡的石頭,那是我們心靈的傷疤,只能儲存,不可觸摸。唯蘆葦,是讓人愉悅的景物。它的沉靜,它的色澤,它無言的招搖,與我會有交流,並給我以慰藉。步入湖心島,那長長的、曲曲彎彎的棧道,就可以讓你與蘆葦親近,可聽到它們均勻的呼吸和喃喃自語。它的白頭蘆花,迎風擺動着。是的,蘆葦是一種與人貼近心靈的植物。這裡的禽鳴與蛙鼓,許是它訴說衷情的另一種方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