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軍裝就無所畏懼!” 上海大學有支“橄欖綠”抗疫突擊隊

“我們都曾是軍人,即使已經退役,但爲人民服務宗旨永遠印在心中。”在上海大學校園防疫工作初期,由退役軍人組成的橄欖綠社團隊員們便主動請戰。

社長永吉最先帶隊進入封控樓開展工作。他說:“開始接到任務時也沒想好具體怎麼推進,但我們立即穿上迷彩服到達了任務地點。對於一個軍人來說,穿上了軍裝那就無所畏懼,必將戰勝一切困難。”

在封控樓幢,橄欖綠社團的隊員們承擔着每日發放三餐、飲用水抗原試劑,引導核酸檢測採樣,配送物資,轉運進行健康觀察的人員等工作。

僅4月15日一天,橄欖綠隊員及協助工作的志願者寶山校區封控樓棟就發放了7485份餐食,清理251袋垃圾,發放抗原3947盒、飲用水123桶,引導核酸檢測採樣2773人次,配送個人物資522份。

“以我駐守的這幢樓爲例,我們從早上7點半開始發早餐,接着就要引導進行核酸採樣,還來不及吃早餐就又到了發午餐時間。”橄欖綠社團成員徐默然說。

“捨不得脫下的防護服

4月中旬,上海氣溫反覆,有時大雨傾盆,有幾天最高溫度近30攝氏度。回憶起那次高溫天的任務,趙永吉記憶猶新:“爲了及時將餐飯送到學生手中,隊員們一個臺階接一個臺階、一層又一層,上樓、下樓……循環往復地爬樓梯,終於完成了發放。結束送餐的時候,脫掉防護服的我們就像是洗了一個熱水澡一樣。”

爲了抓緊時間完成任務,隊員們在穿防護服的半小時前就不再吃東西喝水,有時中間能休息會兒大家就直接席地而“躺”,“時間緊張任務重,大家都不想再花工夫脫穿防護服,將就一點、克服一下就過去了。”

“到每一個需要我們的地方去”

疫情防控期間,他們可能是“橄欖綠”“大白”“小藍”,也可能是“物資配送員”“送水工”“巡邏員”“理髮師”……

談到隊員們豐富的工作經歷,社長趙永吉有些小驕傲,“阿卜杜西提的理髮手藝在我們當中是最好的,他和幾位隊友成立TONY天團後,剪得也是越來越上手了,還能按照同學的要求設計一些造型呢。”

相比同齡人,橄欖綠社團的退役軍人骨子裡透着堅毅、內心凝聚着責任,但當他們脫下防護服時,也是有快樂有憂愁的大男孩

作爲學生,他們同樣要完成學習與考試。考試周期間,每次任務完成,他們便投入了緊張的期末複習中,但是他們明白,“只有把疫情防控做好,才能讓更多老師同學們的工作學習不受影響。”

忙碌與辛勞中,他們也收穫了一些珍貴的記憶,“這次大家集中住宿在一起,一下子找回了部隊集體生活感覺。”當聽到同學們的一聲聲“謝謝”,所有的辛苦付出都值得。

“只要學校需要,我們就會時刻待命。”趙永吉說。

在上海大學,不僅僅是橄欖綠社團抗疫突擊隊,還有黨員志願者、青年教師、其他學生組織和社團,都在用實際行動踐行自己的使命與擔當,凝聚起同心戰疫的強大合力

(圖片由上海大學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