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確定中尋找確定性

剛剛過去的2022年,各種不容易留在了我們的奮鬥記憶裡盤點2022,大國重器、超級工程之上,是國企的責任與擔當,熱搜和暖鏡頭的背後,是國企的改革與創新。“韌”字當選中國企業年度漢字,見證了堅韌不拔、承壓前行、穩中求進、改革攻堅的國企足跡

身處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世界的劇烈變化影響着每一個企業每一個人。全球經濟發展遭遇挫折,各行各業的復甦面臨重重壓力。2023年,還有一些不容易和新挑戰等着我們。

有人說,當前正處在一個不穩定性(Volatile)、不確定性(Uncertain)、複雜性(Complex)、模糊性(Ambiguous)共存的“烏卡(VUCA)時代”。雖然不知道明天身邊會飛起幾隻“黑天鵝”,卻眼看着一頭“灰犀牛”正從不遠處走來。這個世界,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它的不確定性

內有經濟下行壓力、外有風險挑戰、再疊加疫情變數,“三重壓力”仍然較大,不確定性因素在增加。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2023年經濟工作千頭萬緒,要從戰略全局出發,從改善社會心理預期、提振發展信心入手,綱舉目張做好工作。我們在一個不穩定不確定的世界中謀求發展,必須從不確定中尋找確定性、從脆弱中打造堅韌,提振信心,聚焦價值創造、迎難而上彰顯國資央企擔當。

國務院國資委黨委書記張玉卓在央企負責人會議上指出:2023年是全面貫徹落實黨的二十大精神的開局之年。開局決定全局。要科學研判宏觀形勢,以心中有數保持戰略清醒,全面把握有利條件,以心中有底堅定戰略自信,深刻認識責任使命,以心中有責強化戰略主動。我們有基礎有條件有信心取得更好的工作成績。

信心從哪裡來?從定見、定力定數中來。習近平經濟思想爲新時代做好經濟工作提供了科學的理論指導,“兩個確立”是戰勝一切艱難險阻、應對一切不確定性的最大確定性、最大底氣、最大保證;超大規模市場是中國經濟的特有優勢。黨的二十大擘畫的藍圖是確定的,中國經濟持續發展的光明前景是確定的;中央企業高質量發展的方向是確定的,“一利五率”的指揮棒是確定的。

信心從哪裡來?從知變、識變、應變中來。我國發展仍處於並將長期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經濟韌性強、潛力大、活力足,基本盤穩固、壓艙石堅實。我國經濟健康發展的基本面沒有改變,支撐高質量發展的生產要素條件沒有改變,長期穩中向好的總體勢頭沒有改變,“國民共進”攜手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信心從哪裡來?從信任、信用、信譽中來。國際輿論已經給2023中國經濟投下了信任票;國有企業是黨和國家最可信賴的依靠力量,穩增長穩供應穩預期發揮壓艙石作用;中央企業產業景氣度居高穩定大盤,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提升了企業核心競爭力,加快建設“產品卓越、品牌卓著、創新領先、治理現代”的世界一流企業。

當前世界已經進入動盪變革期。彼得・德魯克曾經說過:“動盪年代最大的危險不是動盪本身,而是仍然用過去的邏輯做事。”

面對不確定的世界,我們不能依賴於原有的經驗和已有的能力,必須不斷提高戰略思維歷史思維、辯證思維、系統思維、創新思維、法治思維、底線思維能力,從實踐邏輯中尋找確定性,主動求變、以變應變、變中求勝,堅持長期主義,提升核心競爭力,專注做好自己的事,在歷史前進的邏輯中前進。

這種確定性,來自對趨勢性的研判。既有對形勢的預判,還有對機會的預見;既有對市場的預測,也有對風險管理的預案,還有對未來發展的預期;既要懂得市場大概率事件的正態分佈,又要擁有守正創新出奇的逆向思維。

這種確定性,來自對規律性的把握。既要把握常識、常數、常態,還要掌握變量、變數、變局;既有對市場經濟規律的認知,還有對企業發展規律的熟知;既有對行業生命週期洞察、發現穿越週期的微笑曲線,還有對市場環境的研究、制定全球變局下的企業戰略。

這種確定性,來自主觀能性的發揮。不確定性中蘊藏着機會,把不確定性轉化確定性就要發揮主觀能動性,既要做正確的事,還要正確地做事;既要盤活存量,還要做大增量用好變量;既要爬坡過坎,還要滾石上山;既要把經營機會轉化爲經營能力,還要把企業戰略變成發展實績

從不確定中尋找確定性。我們將開展“企業方法論”管理案例主題傳播,從創建世界一流示範企業、連續任期考覈A級企業、管理標杆企業標杆項目標杆模式中,選擇現代企業治理樣本及其最佳實踐深入研究解讀,探路現代治理,講好國企故事。

開局之年開好局。新的一年,讓我們滿懷信心、振奮精神、用奮鬥書寫新傳奇,韌性前行拼經濟,用實幹實績實效在中國式現代化建設中做出新的貢獻。

來源:《國資報告》雜誌2023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