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華府看天下-追思李潔明 濃濃中國情

美國在臺協會臺北辦事處前處長李潔明過世已經兩個多月了,但人們對他的懷念並不隨着時間而沖淡。圖爲李登輝總統頒贈李潔明勳章情形。(本報資料照片/鄭履中攝)

美國前駐北京大使和駐臺北代表李潔明過世已經兩個多月了,但人們對他的懷念並不隨着時間而沖淡。從他逝世後已有兩場追悼他的集會,最近的一場是上個月二十一日,地點是他任教過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國際研究院內,當天出席的人把可容三百餘人的禮堂擠得滿滿的,後來者只能坐在外面看閉路電視。

這場追思會可說是漪歟盛哉,冠蓋雲集。除了致悼辭的聯合國副秘書長貝霖(曾任美駐臺代表)、前駐臺代表楊甦棣外,我看到的有前國防部副部長伍夫維茲,前亞太助卿索樂文等。最引人注目的是前亞太副助卿凱德磊,在會上擔任招待(usher),大家應記得前幾年他和國安局派駐華府的女情報員程念慈有過一場轟動的黃昏之戀

生於青島的李潔明,和中國有很深的淵源追悼會凸顯他的中國背景是極其自然的事,所以追思節目表開始即印有一段老子英譯原文是:「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脫,子孫祭祀不輟。」另一段話是:「修之身,其德乃真;修之家,其德有餘;…修之於天下,其德乃普。」顯然這些話是李潔明生前情有獨鍾的老子哲學,說不定他故世前已交代死後如有紀念儀式,一定要把老子這兩段話摘錄出來。

第一段話在說他是奠基者,希望後代子孫不要忘記他這個老祖宗,而且要代代相傳下去,頗有慎終追遠之意。第二段如看最後一句的英譯,李潔明的用心一目瞭然。英譯是:If he applies his spirit to the world, his virtue will be universal. 這是說如果他的精神能擴散到世界上,他的德行就可放諸四海了,可見李潔明生前死後的抱負都不小。

老子的經句外,還選了兩張李與兩岸最高領導人|蔣經國鄧小平|的合影,頗見巧思,也隱含他是兩岸的橋樑之意,儘管他生前一再表示美國絕不做兩岸的調人(mediator)。

在濃郁的中國情懷之外,李潔明不忘叫長子在會上朗讀吉普齡 (Rudyard Kipling)關於東西方故事的詩,自嘲他是一個急着逼迫東方上路西方人,最終卻成了一個愚人,所以他的墓誌銘是:A fool lies here who tried to hustle the East 。 不過他的次子在追思會後,要大家以香檳舉杯向他父親致敬時,稱頌李氏是一位愛國者(a patriot), 倒也貼切。

整個追思會可說是一場美國外交學界向一位中國教父以無限的崇敬告別,因爲無論致悼辭的貝霖、楊甦棣,還是發來唁電洪博培(現任美駐華大使)、祁錦慕(美駐馬來西亞大使)都是李潔明的晚生後輩舊屬,他們視李爲楷模和提攜後進的恩公(mentor)。李潔明留給他們的是從事中美外交和研究中國的「黃金標準(gold standard)。

一眼望去,追思會上幾乎全是白人,而且是正牌的白人(即所謂WASP),和我去年參加的另一位中國專家費浩偉的追悼會大異其趣,後者在一猶太教堂內舉行,出席者絕大多數是猶裔美國人。我個人的感受和遺憾是追思會上竟無一箇中國人受邀講話,也許李潔明和家屬有政治考慮,兩岸的代表同時邀,不便,若只邀臺灣,恐怕刺激中共。事實上,李潔明至死不能忘情的是臺灣所代表的從前的中國,這一點只消看追思節目單把他的出生地拼成Tsingtao、而非現在大陸拼的 Qingdao,即可明白。同時李也不是北京當局特別喜歡的美國大使。

會中沒有和李潔明畢生事業息息相關的中國人評價他,讓我想起雷根總統的葬禮,雷根生前的敵對者戈巴契夫專程從俄國到華府參加大典,也是自始至終冷冷的坐在教堂裡,沒有被邀上臺講話,致悼的是清一色的美(布希父子)英(柴契爾夫人)加(前總理馬儒尼)三國領袖,他們都說同樣的語言,假如加上一個俄國人,好像就格格不入了。不過我總覺得在這方面美國人小氣,過於自我中心,不知李潔明地下有知,是怎麼個想法?大概不應有恨吧,因爲月有陰晴圓缺,何事長向別時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