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星火中來——新疆軍區某紅軍師建設發展記事

新疆軍區某紅軍官兵海拔4500米的高原駐訓地重溫入黨誓詞(4月4日攝)。新華社發(張立 攝)

新華社烏魯木齊5月2日電 題:從星火中來——新疆軍區某紅軍師建設發展記事

新華社記者李清華劉藝

中國工農紅軍陝北延川游擊隊到中國人民解放軍新疆軍區某紅軍師,薪火相傳90年。這支誕生於陝甘革命根據地的部隊,在黨的領導下走過爭取民族獨立、國家解放的戰場,融入保家衛國、服務人民的鋼鐵洪流。

回望90年來路,一簇星火引人注目——

1932年春,共產黨員劉善忠等人喬裝潛入陝北清澗縣的雷珠山寨子,用兩盒紙菸智取敵六支步槍,成立了中國工農紅軍陝北延川游擊隊。這是紅軍師最早的雛形,更是迸發於西北大地上的紅色火種。此後,紅色革命武裝以燎原之勢發展壯大,點點星火逐漸匯聚爲陝甘革命根據地。

“沒有陝北那就不得下地。我說陝北是兩點,一個落腳點,一個出發點。”中共七大預備會議上,毛澤東這樣評價陝甘革命根據地在中國革命中的地位。這塊土地革命戰爭後期碩果僅存的較爲完整、穩固的根據地,後來成爲黨中央和中央紅軍長征的落腳點、抗日戰爭的出發點。西北紅軍爲中國革命事業立下赫赫戰功。

新疆軍區某紅軍師“紅旗插上敵前沿英雄連”開展“紅色基因代代傳”活動(4月4日攝)。新華社發(張立 攝)

“知道從何處來,才能明白向哪裡去。”紅軍師某團政委徐東波說,近年來,紅軍師大力開展“紅色基因代代傳”工程:在兵之初參觀師團史館,隆重舉行榮譽連隊授旗儀式,創新優良傳統、經典戰例、英模故事傳播方式……讓官兵們在耳濡目染中銘記歷史、珍視榮譽。

2019年10月1日,慶祝新中國成立70週年閱兵中,由100面功勳榮譽戰旗組成的方隊經過天安門廣場。

一面戰旗就是一部史詩。

紅軍師有兩面戰旗進入方隊:“長攻善守英雄團”“勇猛頑強英雄團”。這是蘭州戰役勝利後,第一野戰軍授予紅軍師兩個紅軍團的榮譽稱號。

1949年8月,西北戰場上規模最大的蘭州戰役打響。8月25日,紅軍師官兵與敵展開14小時鏖戰、30餘次爭奪,終於衝開通往蘭州城的鎖鑰——沈家嶺。

某紅軍團政委李錫貴、某紅軍團團長王學禮犧牲了,主攻團戰鬥減員超過九成,539名官兵長眠於新中國誕生的前夜。

穿越時空,一脈相承。

新疆軍區某紅軍師在喀喇崑崙高原腹地組織實彈射擊(2021年8月16日攝)。新華社發(張立 攝)

2021年初,紅軍師聞令即動、移防喀喇崑崙高原。等待官兵們的除了極高海拔、極端嚴寒、極其惡劣的自然環境,還有新裝備跨代列裝以及向合成化作戰力量轉型的勝戰“課題”。

“長攻善守英雄團”某連連長劉威鼓勵官兵共同探索新組訓施訓方法。從狙擊槍全域射擊參數彙總到迫擊炮結合無人機打法,從學戰理、練謀略的兵棋遊戲到課目協同、單位共建的聯合組訓,連隊成功研創訓練器材6種、突破戰技組合8項。

“勇猛頑強英雄團”某連連長林強基於對紅軍師經典戰例研究,在某次合成戰鬥羣戰術演練中,與佔據有利地勢的“藍軍”巧妙周旋,依靠作戰體系支撐,帶領突擊組靈活運用多種作戰力量,反敗爲勝。

戰旗之下,紅軍師官兵本色依舊,鑄就了“走遍新(疆)西(藏)蘭(州),聽從黨召喚”的厚重師魂,90年間,足跡遍佈祖國西部近400萬平方公里土地,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精神密碼。

融入血脈的紅色基因:對黨忠誠——

三赴甘南剿匪、進駐西藏平叛、建功邊境作戰、移防新疆安民、敢爲改革先鋒……歷代官兵在任何艱難險阻面前,都有相同選擇:軍旗跟着黨旗走。

不久前,下士韓森向黨組織遞交請戰書,請求駐守海拔5100米的生命禁區。在含氧量不足平原一半、紫外線卻是平原兩倍的邊關哨位,這個年僅20歲的戰士說:“接力棒到了我們這一代紅軍師傳人手裡,我們要像先輩那樣紮在最需要的地方。”

新疆軍區某紅軍師組織實戰化訓練,戰鬥班組協同衝鋒(2021年4月19日攝)。新華社發(張立 攝)

至高無上的價值追求:熱愛人民——

“哈密瓜田不納履、葡萄架下不整冠”,這是紅軍師移防新疆後,嚴格遵守羣衆紀律,以優良作風贏得各族人民好評的真實寫照。

戰爭年代官兵們建設根據地、發動羣衆大生產;和平年代挺進“死亡之海”羅布泊,參建“西氣東輸”等民生工程;新時代助力脫貧攻堅,開展教育扶貧、產業幫扶;如今,軍民共建美好生活的腳步已經邁向鄉村振興的新藍圖。

堅定不移的實踐品格:艱苦樸素——

2930塊銀圓整齊碼放在師史館內,這是紅軍師自革命戰爭年代積攢下來的,幾十年過去,一塊沒丟。“這份‘厚家底’提醒我們要永葆艱苦樸素的紅軍本色。”師財務科助理員董亮指着一個櫃子說,“瞧,我們這櫃子都用了40多年了。”

與“40多歲的老櫃子”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嶄新的信息化作戰指揮中心,保障高原駐訓的陽光板房、保鮮菜窖、彌散式製氧機,充滿“黑科技”的智慧軍營,遍佈黨史故事長廊、英雄事蹟展板的營區建設……好鋼使在了“戰鬥力生成”的刀刃上。

90年風起雲涌,90年歲月崢嶸。

1932年陝北燃起的星火,仍然躍動在2022年的喀喇崑崙。紅軍師從小變大,浴血而來。

向前,是強軍興軍波瀾壯闊的新徵程。(參與採寫:劉永、李康、常曦蒙楊鑫、王晶)

新疆軍區某紅軍師在海拔4500米的雪域高原組織實彈射擊(2021年7月7日攝)。新華社發(張立 攝)

新疆軍區某紅軍師在喀喇崑崙高原組織輕武器射擊考覈(3月30日攝)。新華社發(張立 攝)

新疆軍區某紅軍師組織實戰化訓練,戰鬥小隊實施滑降(2021年4月19日攝)。新華社發(張立 攝)

新疆軍區某紅軍師組織合成戰鬥羣戰術演練(1月26日攝)。新華社發(張立 攝)

新疆軍區某紅軍師官兵進行反坦克火箭實彈射擊(2021年9月20日攝)。新華社發(張立 攝)

新疆軍區某紅軍師官兵利用無人機偵察目標(1月28日攝)。新華社發(張立 攝)

新疆軍區某紅軍師炮手在實彈射擊前檢查火炮發射電路(2021年8月27日攝)。新華社發(張立 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