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巴克利"到"坦克" 憑什麼只有劉玉棟能叫"戰神"

2018-19賽季,CBA爲常規賽最有價值球員設計了全新的獎盃,上塑一人作投籃姿態,身體挺拔而筆直,神態堅定且無畏,氣勢沉穩如山,又自帶一股無人能擋的銳氣彷彿要隨着他的投籃迸發而出。獎盃的底座上篆有“戰神杯”三字,人物的原型自然就是中國籃壇歷史上的英雄人物——劉玉棟。

對於獎盃的新命名,姚明解釋道:“出於尊重,我們用CBA歷史上20多年來最著名的球員外號來命名這座獎盃,希望它可以成爲我們新一代年輕運動員追求的榮譽。”

單從此舉,就足可見劉玉棟其人對於中國籃球而言,有多麼重要。

縱覽劉玉棟的職業生涯,他幫助八一隊奪得過四次全運會冠軍、七次CBA總冠軍,個人拿過兩次總決賽MVP、一次常規賽MVP,並且還是CBA歷史上唯一一位單賽季獨攬“常規賽最有價值球員”、“聯賽最有價值球員”和“得分王”三項殊榮的運動員,被評爲CBA“10年最佳”球員。

在代表國家隊出戰期間,他幫助中國隊奪得過三次亞錦賽冠軍、兩次亞運會冠軍,並在94年幫助中國隊拿到了世錦賽第八名的歷史最好成績,又在96年幫助中國隊首次挺進奧運八強,不僅是中國男籃“黃金一代”的領軍人物之一,還是國內第一個連任兩屆奧運會旗手的標誌性運動員。

功勳之彪炳,令無數後來者都只能望而興嘆。

然而,真正讓劉玉棟贏得“戰神”之名的可不光是上面那串輝煌的榮譽和履歷,還有他成就這些傳奇的過程和方式。

同很多出身於體育世家的球員不同,劉玉棟來自於福建莆田縣涵江區的一個農村,父親身高1.75米,是龍巖礦務局的調度員,母親身高1.65米,是個普通的農民,憑藉着這樣的家庭條件,要拉扯大包括劉玉棟在內的三個孩子,壓力可想而知,尤其是在劉玉棟的身高早在上初一時就瘋長到1.85米後,捱餓就更是常事。

由於學校的條件簡陋,劉玉棟在十五歲之前根本就沒摸過籃球,直到1985年,福建青年隊的教練蕭光弼到莆田去找人高馬大的年輕小夥子,劉玉棟的人生才終於與籃球結緣,與此同時,後來和他在國家隊成爲隊友的孫軍、鄭武和胡衛東們都已經在全國青少年聯賽上聲名鵲起了。

在起初,劉玉棟並沒有想過將來在籃球領域闖出多大的名堂,只是爲了能吃飽飯而已,但正所謂:“英雄不問出處,人生不怕起點低!”在體工隊苦練期間,劉玉棟不服輸的競爭意識很快就推動着他突飛猛進,讓他勤奮和天賦追上了那些被落下的時光。練球一年多,就進了福建男籃一隊,不到三十個月就成了隊內主力。

不過就在劉玉棟的籃球事業小有所成時,福建男籃卻被突然撤銷,瞬間讓劉玉棟陷入到了無球可打、不知未來將會通往何處的低谷之中,迷茫的他一度練起搏擊,用拳頭去釋放胸中的壓抑。好在後來南京部隊慧眼識珠將劉玉棟選中,讓他重獲新生。這段迷茫期雖然讓劉玉棟備受煎熬,卻也通過搏擊,使他練出了極爲強壯的上肢力量。

在職業生涯前期,劉玉棟的綽號還不是“戰神”,而是“坦克”!

彼時的他身高1.98米,高度在大前鋒的位置上毫無優勢,同時由於體重過大,他的靈活性也較爲平庸,但憑藉着十足的噸位、神準的中投以及不俗的衝擊力,在球場上的劉玉棟就像是一輛火控系統強大的主戰坦克,既能遠程開火,又能碾到禁區內去進行破壞,擁有着紮實的基本功,過硬的身體素質,以及敢於挑戰任何強大對手的決心和信心。

1992年,劉玉棟入選國家隊,開始在國家賽場上爲國征戰。

1993年,東亞運動會決賽,面對難纏的韓國隊,劉玉棟初露鋒芒,在終場前30秒,命中關鍵進球,幫助中國隊最終以81-79擊敗韓國隊,摘得金牌。

1994年,多倫多世錦賽,劉玉棟狀態神勇,小組賽首戰拿到12分8個籃板,幫助中國隊歷經加時爆冷擊敗巴西隊,中國男籃就此意識到自己已經有了和這些世界強隊掰一掰手腕的實力;第二戰對陣美國隊,劉玉棟以接近六成的命中率拿到16分;第三戰對陣歐洲勁旅西班牙隊,在大比分落後的情況下,全民皆兵的中國隊又完成了驚天大逆轉,在歷史上第一次闖入世界八強!

這屆世錦賽,劉玉棟場均11.5分4.5籃板,投籃命中率超過五成,是中國隊的第三得分手。

到了1996年,在中國男籃迎戰以科比爲首的湖人隊夏季聯賽陣容時,劉玉棟再度揚威,在與美國內線球員的對抗中不落下風,頻頻打進中投和勾手,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王治郅一次投籃不中後,劉玉棟突然殺出,並在對手的頭上轟出了一記勢大力沉的雙手補釦!全場比賽,劉玉棟砍下全隊第二高的22分,僅次於當時名聲大噪的“中國飛人”胡衛東,球迷也給劉玉棟起了一個“中國巴克利”的綽號。

中國男籃VS湖人,劉玉棟雙手補釦

那是中國男籃最好的時代之一,也是劉玉棟身體狀態最好的時期。

幾年後,經年累月的激烈對抗和體重一同壓垮了他的膝蓋,但就在他身體狀態急劇下滑的同時,他的生涯篇章卻奇蹟般地邁向了巔峯,並就此鑄就了旁人無法企及只能仰望的“戰神”傳奇。

雖然不再能飛天遁地,但他的射程卻延長到了三分線外,強壯的上肢力量更是讓他練就了連姚明都難以封蓋的直臂後仰投籃,柔和的手感神乎其神,即使是在激烈的對抗過程中,也依然能保持投籃發力的穩定性。

2001年11月14日,第九屆全運會男籃決賽的最後時刻,八一隊與上海隊戰至88-88平,八一隊手握最後一攻,籃球幾經輾轉後,還是落到了劉玉棟的手中。眼看着時間所剩無幾,劉玉棟卻從容不迫,而是在震耳欲聾的喊聲中,淡定地做出投籃假動作,晃開了飛撲而來的章文琪,然後纔是千錘百煉的那一式——手起,刀落,鑼響,絕殺。

在賽後,姚明說:“這就是巴頓將軍的子彈。”劉玉棟自己對此卻十分淡然:“我知道我付出了很多,我應該有這個收穫。”

而就在所有人歡呼慶祝,將主教練王非高高拋向空中時,劉玉棟卻悄無聲息地離開了球場,因爲他必須要馬上去治療那條隨時可能報廢的右腿。

“左腿膝關節韌帶是接上的,左腿跟腱勞損導致發炎,右腿膝關節也做過手術……”八一男籃隊醫孟大夫將劉玉棟的傷腿比作“要散架的自行車輪子,必須用螺絲來擰緊固定才能跑”。靠着綁得很緊的護膝,劉玉棟才能繼續在球場上行動,稍作轉彎或是扭動,疼痛感馬上就會鑽心而來。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被疼痛折磨得無法入眠的劉玉棟甚至也會落下眼淚。

他理應休息養傷,因爲他身上的任何一處傷病放到其他人身上都有可能會導致職業生涯的終結,但在王治郅赴美追夢後,八一男籃必須要有人站出來。

2001-02賽季,劉玉棟繼續拖着傷腿在球場上的大殺四方:

整個賽季,劉玉棟場均能以53.3%的投籃命中率、43.8%的三分球命中率和89.7%的罰球命中率轟下37分!砍四十分如家常便飯,取三十分如探囊取物,甚至有球隊喊出——只要能將劉玉棟限制在30分,那就是防守成功!這其中,二月份戰吉林,劉玉棟狂砍57分;季後賽半決賽對陣山東隊的第三場,在半場比分落後的情況下,劉玉棟在第三節突然爆發,獨得24分,全場比賽以超七成的投籃命中率轟下56分,刷新CBA季後賽歷史得分紀錄,與姚明所在的上海隊再次會師決賽。

單打姚明,無解後仰

急停直臂

出手就有

直臂投籃

爲了限制劉玉棟,上海隊專門從NBA請來了卡爾-馬龍的替補本沃,而劉玉棟則霸氣的迴應道:“休想防住我!”

“戰神”說到做到,總決賽前三場,劉玉棟的總得分便輕鬆突破了100分,但年邁的八一隊還是以1-2的大比分落後於如日中天的上海隊。總決賽第四場,雙方使出渾身解數,互不相讓,交替領先,但到了比賽的最後7.3秒,又是上海隊領先2分,將八一隊逼到了絕境。

值此生死存亡之際,又是劉玉棟挺身而出,在三分線外一大步、超出自己投籃範圍的距離上果斷出手,命中了幾乎扭轉乾坤的那記三分球!打進了自己本場比賽的第53分!雅戈爾體育館瞬間爆發出震耳欲聾的呼喊聲。

遺憾的是,在最後一個回合裏,劉玉棟雖然防住了姚明的投籃,卻無法顧及到哈特在他身後將球補進。上海隊最終以123-122捧得了冠軍,八一隊沒能衛冕,有球迷嘶聲哭喊:“劉玉棟永遠都是冠軍,永遠。”

劉玉棟沒有讓八一隊的球迷想念冠軍的滋味太久,2002-03賽季,劉玉棟拖着傷情更嚴重的腿在球場上繼續奮戰,賽季場均30分,並在季後賽中帶領八一隊一路過關斬將,贏回了冠軍。

咬牙扛着八一隊回到中國籃球之巔後,劉玉棟終於進行了拖延許久的手術。

令整個籃壇震驚的是——在經歷了五個小時的手術後,醫生竟從劉玉棟的一條傷腿中取出了十塊碎骨。旁人無法想象,這麼多年,劉玉棟到底是怎麼在這種情況下出場作戰的,更無法想象,傷勢如此嚴重的他到底是怎麼在球場打出所向披靡的表現的。

隊友阿的江不禁感慨:“大棟的意志力實在太讓人佩服了。”

這就是真正的戰神,無所畏懼,百折不撓,處亂不驚,是擎天一柱,從不退縮,不僅擁有無懈可擊的表現,還擁有着常人無法企及的頑強意志力,可以說,劉玉棟是用整個職業生涯完美詮釋了什麼叫“八一精神”。

現如今,即使時過境遷,八一隊也已經退出了CBA,但是劉玉棟依然是中國籃球史上的一座豐碑,指引着無數後來者拼搏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