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位觀察 | 譚雅玲:硅谷銀行“破產”可能是美國“自導自演”

*本站財經智庫原創文章轉載需經授權。本文不構成投資決策。

本站財經智庫《C位觀察》節目一一看C位大佬解讀C位大事。獨家對話智庫頭部經濟學家、企業家、各個領域 KOL,解讀時下熱議的財經和社會問題

NO.018 對話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獨立經濟學家譚雅玲

60S要點速讀:

1.美國官方對硅谷銀行救助非常到位,不禁使人聯想,美聯儲加息處在一個敏感期,美國政府反應如此之快,是不是早有準備?美國是不是靈活地運用了硅谷銀行破產來造勢,讓大家對市場產生錯覺?因爲美聯儲加息是刺激美元升值的因素,但是美聯儲極力抑制美元升值。硅谷銀行破產事件恰恰給美元貶值帶來了非常好的空間,硅谷銀行破產事件是刺激上週五美元指數從105降至103的關鍵因素。

2.硅谷銀行破產的問題可能只是侷限在其自身的特性上——創投和風投相對比較集中,硅谷銀行本身一定是有風險的。而在風險的控制上,它對前瞻性和可操作性的評估並不是很到位,甚至沒有防範風險的意識,而是在遇到問題的時候比較草率地決定處置方案。

3.硅谷銀行事件中,超乎意料的是政策反應特別及時且到位。上週六(2023年3月11日)硅谷銀行破產的時候,美國聯邦保險公司首先接管了硅谷銀行的所有事宜,隨即在上週日(2023年3月12日)晚間,美國的財政部、美聯儲和美國聯邦保險公司共同發表聲明,向儲戶保證存款安全性利益不受損失。

正文:

硅谷銀行破產主要是自身原因,並不能完全歸咎於美聯儲加息

硅谷銀行的破產(Silicon Valley Bank, SVB)與它自身的操作和對時機的選擇有重要關聯

目前發生的存款擠兌,可能與它2020年大量吸收存款有關。那時正值疫情,美元的避險性比較強,硅谷銀行的存款從2020年6月的760億美元上升到超過1900億美元的水平,增長率接近160%。伴隨着美聯儲不斷加息(去年加息450個點,今年又加了25個點),未來美元利率的基準點已經上升到了5%-6%。更多的儲戶開始從美國硅谷銀行提取存款轉到美國的債券和證券市場,這可能是發生擠兌風潮非常重要的背景。

C位觀察丨硅谷銀行破產到底怎麼回事?終於有人講明白了(來源:C位觀察)

在存款大量流失的過程當中,硅谷銀行爲了保全自己的資產和銀行的信譽,緊急出售了210億美元國債,致使事態進一步惡化,導致美國硅谷銀行資不抵債,發生了擠兌的現象。

硅谷銀行本身以創投和科技創新爲主,它的時代特徵是非常強的。美國納斯達克股市從2020年3月6000點上升至2021年11月16000點,漲幅達到166.7%。伴隨着納斯達克指數和美國新技術、新科技、新創投的發展,硅谷銀行排在了全美銀行的第十六位。但是它的資質依然是一家中小銀行。

硅谷銀行破產引起的波動突發性和暫時性特徵比較突出。硅谷銀行在2023年3月9日暴跌60%,繼而在3月10日引發了美國股市的暴跌,3月13日又導致了全球股市的暴跌,它的輻射面與硅谷銀行全球的分支機構有一定關聯。

硅谷的科技企業,包括美國科技企業的創新和發展,一方面給美國經濟帶來了新經濟的繁榮週期,另一方面推動了世界科技的發展。硅谷銀行作爲一個金融服務機構,它的破產會不會直接衝擊到企業和產業,存在着很大的不確定性。既然硅谷作爲科技的新生地帶,就不可能那麼脆弱,包括現在美國經濟的繁榮週期是在加長和加強的狀態。2022年,全球面臨經濟衰退,包括美國上半年有經濟衰退的指標界定,但是全年美國的經濟增長還是創了歷史新高,雖然經濟增長只有2.1%,但是GDP總量卻提高到了25萬億美元。

即使在2008年所謂金融危機的時候,美國的監管體系在世界上也是比較完備的。2008年引爆金融危機的是美國本土一家重要投行——雷曼兄弟,其輻射力非常大。雷曼兄弟是不是引起了美國所謂的金融危機?美國的經濟指標沒有減速,經濟規模反而保持了基本穩定。再一個,美國的金融市場並沒有失控。美國股市暴跌的時候,對企業的衝擊力可能是最直接的,但是美元匯率卻在上漲。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當年的泰國,包括俄羅斯、巴西、墨西哥等有金融危機國家表現的狀態都是同跌、巨跌,不可控制地下跌。而美國的市場雖然有同跌的局面,但是可控,一漲一跌的局面應該是美國在金融危機中一種非常獨特的表現。

說到2008年雷曼兄弟破產,當時是資不抵債,它把金融衍生產品實體經濟的房地產價格緊密聯繫在一塊,所以它的危機程度比較嚴重。再伴隨着匯率和利率的變化,槓桿的因素比較突出。

房地產可能是美國傳統經濟的一個“代表作”,而金融衍生產品相對是美國新經濟的一種投行產品,舊經濟和新經濟融合在一塊,引發了華爾街所謂的金融風暴。更多人願意說是金融危機,但是我不認爲2008年美國發生了比較嚴重的金融危機,因爲市場政策和經濟的可控性都存在。最終,其他國家的金融危機都是把國家經濟地位往下拉了,但是從2008年看到現在,美國的經濟地位一點兒都沒有變化——始終保持着世界經濟第一的位置。當然全球有去美元化,但是美元的市場份額並不是在減弱,而是在加強。

C位觀察丨譚雅玲:美國08年沒有遭受嚴重金融危機(來源:C位觀察)

硅谷銀行破產之後,2023年3月13日美國簽字銀行(Signature Bank)也破產了,那麼硅谷銀行的連鎖反應會有多大,後續會有更多的銀行破產嗎?硅谷銀行的事件相對比較快速,而且它引爆的時間點正是在美3月22號例會——聯儲決定加息之前,2023年3月14日晚上可能還有美國通脹數據。硅谷銀行破產的時間點是非常蹊蹺的,它對美聯儲貨幣政策形成了干擾,現在市場否定美聯儲加息,甚至把硅谷的問題歸罪到美聯儲加息的行爲。

但實際上,硅谷銀行破產的問題可能只是侷限在其自身的特性上——創投和風投相對比較集中,硅谷銀行本身一定是有風險的。而在風險的控制上,它對前瞻性和可操作性的評估並不是很到位,甚至沒有防範風險的意識,而是在遇到問題的時候比較草率地決定處置方案。

美國每年都有幾百家銀行破產,不必過度解讀其他銀行破產的連鎖反應

美國銀行破產的角度來看,美國市場時時都會有類似的事件出現,只不過沒有炒作得這麼厲害,也沒有出現像硅谷銀行這樣時間非常短促的提款和擠兌,引起市場嚴重恐慌。

C位觀察丨譚雅玲:不必過度解讀硅谷銀行連鎖反應(來源:C位觀察)

實際上,美國每年都會有幾百家銀行出現問題,或是倒閉,或是破產重組,但是大多數都是中小銀行。2008年,華爾街因雷曼兄弟而出現問題的時候,當時美國銀行體系的總量是8300多家,經過那一輪的消化,最後銀行的總規模變成了現在的5800-6000家。美國的銀行金融體系的數量是在不斷減少的。但是它的能量和產品的收益率水平,以及市場影響力還是在進一步放大的。美國銀行和金融體系的龐大超越了全世界所有國家。

美國股市上市公司的財報,包括投行和商行的業績,對整個股市,特別是道瓊斯工業指數、納斯達克指數的影響非常大。但是據我的觀察,從2020年的第一季度到2023年一季度,一共十三個季度,美國80%以上的上市公司季度財報都是盈利的。

全世界都在關注市場,但疫情之後美國這一輪的政策應對是以企業爲主。以企業爲主就守住了市場,穩定了市場。如果實體經濟有實力,金融機構的抵禦能力和應對能力相對就會比較強。

這一輪硅谷銀行的事件超乎意料的就是政策反應特別及時且到位。上週六(2023年3月11日)硅谷銀行破產的時候,美國聯邦保險公司首先接管了硅谷銀行的所有事宜,隨即在上週日(2023年3月12日)晚間,美國的財政部、美聯儲和美國聯邦保險公司共同發表聲明,向儲戶保證存款的安全性和利益不受損失。而且財政部還投入了一筆資金,美聯儲也投放一筆資金來穩定銀行,不僅是硅谷銀行,所有有問題的銀行都會被提供一年貸款保障的支持。

美聯儲快速響應,接管硅谷銀行,可能是因爲硅谷銀行情況特殊。創投、創新和新技術是硅谷銀行的核心重點,而美國新經濟的繁榮,和硅谷這兩個字關係密切。第二硅谷銀行在世界各地的分支機構,帶動全球的創投和創新以及新經濟。美國穩定這家機構,可能是想給給全球一個穩定、負責任的形象的印象。

C位觀察丨譚雅玲:硅谷銀行破產可能是美國“自導自演”(來源:C位觀察)

美國官方對硅谷銀行救助非常到位,不禁使人聯想,美聯儲加息處在一個敏感期,而美國經濟到底是增長還是衰退也處在一個敏感期,而美國政府反應如此之快,是不是早有準備?美國在美聯儲加息之際搞了這樣一場風波,是要破壞美國宏觀管理的長期計劃嗎?這一點是特別值得質疑的。因爲美國的貨幣政策不會短期對短期,它一定是有長期經濟或者規劃的思考。

美聯儲加息的舉措既然這麼堅定,包括上一週硅谷銀行出事,再之前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國會兩次證詞當中都堅定地講了美聯儲要加息,同時美國投行也在配合美聯儲加息的政策的指導,上調美元終端利率目標至5.75%,甚至6%以上。

美國是不是靈活地運用了硅谷銀行破產來造勢,讓大家對市場產生錯覺?美聯儲加息是刺激美元升值的因素,但是美聯儲極力抑制美元升值。硅谷銀行破產事件恰恰給美元貶值帶來了非常好的空間。因爲硅谷銀行出事,可能對創新產業是一種打擊,而美國新經濟的重點就在創新和創投上。另外,由於市場恐慌,股市暴跌相對比較嚴重,這會連帶美元貶值。市場對於美聯儲未來降息的猜測也可能進一步刺激美元貶值。事實上,由於硅谷銀行破產,上週五美元指數從105降至103。

我們不要低估美國宏觀管理政策的長期化決心,同時也不要低估美國管理和挑動預期的能力。這些是我研究美國經濟40年的一點體會。但是最終市場到底如何,還是要看它運行的事實來做結論。

美國經濟衰退或者去美元化的言論,明顯與事實違背

硅谷銀行和Signature Bank破產中間有關聯度,因爲恐慌一上來,銀行的問題就暴露了。如果沒有恐慌,銀行的問題可能被掩蓋。但是美國銀行問題的風險,和美國銀行破產、倒閉的事件,不是隻有今天發生或者只有昨天發生了,它每天都在發生,只不過市場沒有關注而已。

因爲美國經濟的繁榮是一個事實,美聯儲加息是市場關注的焦點。這個時候用硅谷銀行的暴雷來干擾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有點炒作的嫌疑。因爲世界經濟環境不穩定,而地緣國際貿易關係相對也不是特別穩定,市場的情緒是非常脆弱的,這時候炒作硅谷銀行的風險事件,必然會引起整個全球暴跌行情,這是經濟全球化一種正常反應。

但是每個國家的資質和現實的條件是有巨大差別的,美國和歐洲相比,美國絕對領先。而更多的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與美國和歐洲相比有更大的懸殊。以發達國家爲主導的世界經濟格局,尚沒有根本性的改變。只不過新興市場發展中國家崛起的力量和發展的速度,比過去想象的要快。

C位觀察丨譚雅玲:美國經濟沒有衰退 要認清現實(來源:C位觀察)

市場傳播美國經濟衰退或者去美元化的言論,明顯與事實違背,這是一種理想化、輿論化和短期化的行爲。比如俄羅斯有抵制美元的情緒,但是在美國的石油交易當中,俄羅斯還不得不接受美國的美元。雖然它有盧布令,但是在俄羅斯的石油交往當中還是使用的美元,所以美元的市場地位和市場份額,和它的機制系統的完整性,以及長期形成的模式和固定的邏輯,有特別重要的關係。

美元之所以走到世界特權或者霸權的地位,第一積累的時間是很長的。第二可能與美國的基本面有關,美國借錢過日子,靠從別人手裡借來的錢來發展和壯大自己。這一點可能也是目前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能夠及時救助硅谷銀行重要因素。

不能用短期的事件去判斷美國宏觀經濟管理的長期化的動態。市場可能不太理解美國整個系統體系,和它的經濟發展的生態。因爲我們更多是用我們的國情或者其他發達國家的國情去套美國的現狀。如果看不透它有什麼陷阱,可能會讓我們誤入它設計的圈套當中。我考慮問題的邏輯在於,先保護自己,保護自己的前提就是要有識別風險的能力。識別風險的能力重點不是格式化、輿論化地去看待問題,而是要根據它的特性去觀察它的結構,這樣你才能梳理得比較清楚。

做強實體經濟,使貨幣匯率有支撐,非常必要

硅谷銀行的事件涉及到了創新和創投,中國在創新創投上的發展相對也是比較好的。上海浦發銀行有一個和硅谷銀行合作的模式,所以硅谷事件對所有的市場應該都是有比較大的影響。2023年3月14日,英國、加拿大已經收購了硅谷銀行在當地的分行,發達國家的同盟性,尤其是英國和加拿大與美國的同盟關係還是非常清晰的。

硅谷銀行的事件可能是一個突發暫時性的事件影響,而對中國更大影響的可能還是在美元匯率上。因爲美元匯率的極端貶值,比如美元指數從105到了103,人民幣升值到了6.85元。中國今年要完成5%的經濟增長目標還是要付出很大的努力。中國是一個外貿出口大國,如果今年人民幣匯率偏升值,那麼對出口是不利的。如何防禦人民幣升值的風險,就成了一個問題。

到現在爲止美聯儲還沒有說要停止加息,市場預計它要加息。但是畢竟美元基準利率水平已經到了4.5%和4.75%,國內美元存款已經達到了5%左右,中美之間的利差效應對熱錢暫時迂迴到中國的股市債市的風險是存在的,對人民幣本身的連帶風險也是存在的。國際資本流入可能對價格和匯率水平的刺激性比較強,流出可能對投資信心或者對人民幣的不良影響也是比較強。所以人民幣受制於美元的因素,比較被動地升值和貶值這種現象還是存在的。

中國人民銀行提出了“以我爲主”這個匯率準則,或是以外貿企業爲主,或是以經濟發展爲主,或是以資本市場爲主,它的參數在不同的時期應該是有所側重的。但是我們如果以實體經濟爲主,以出口爲主,對中國絕對是有好處的。

美國的經濟如此強大——世界第一的分量,但是美元在追求貶值。貨幣和經濟之間到底以什麼樣的取向,能夠保護自己國家的利益,這一點是值得我們去對照和參考的。人民幣本身是在發展中國家的界定當中。而中國經濟發展的不足,第一總量和美國是有差異的,第二人均與美國的懸殊是非常大的,第三中國的市場機制、市場結構和市場邏輯與美國是完全不同的。

雖然人民幣不能完全避免因爲美元升值貶值帶來的麻煩,但是我可以在經濟範圍、企業教育範圍和銀行管理範圍做好應對。雖然去年和今年人民幣匯率的起伏比較大,但是相比較2020年和2021年,和那種比較焦躁、恐慌、不安逸的情況相比,人民幣匯率的應對自如性和自主性,還是好了很多。說明央行從中性到“以我爲主”的管理,在市場發揮了很好的作用。

匯率本身以“我”作主,這是每一個國家的主權,但是目前的國際貨幣體制並不公平,霸權性和特殊性還是存在的。我們儘量做好我們的實體經濟,使貨幣匯率有支撐,這對於國內市場規避風險是非常必要的。

中國的金融監管體系以中性、穩健爲主,尤其是疫情和國際關係發生了比較大的變化。匯率本身是波動的,而且波動率越來越大。去年人民幣兌美元的波動率是4.2%。

匯率的波動率與海外的環境有重要關聯,但是在波動過程當中,它不是單邊上升或者單邊下跌。我們在趨勢波動當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找到自己需要的價格跟蹤,包括我們的銀行管理和服務能夠跟進一些產品,對規避風險是非常有好處的。但是操作難度相對比較大。因爲中國去年的經濟增速爲3%,但總量突破120萬億元(人民幣),今年的壓力還是比較大的。

人民幣雖然只是一種貨幣的手段,但是實際上它對信心的干擾是特別大的。所以在美元極端貶值的時候,我們怎麼把握好節奏,看好這個區間未來可能的趨勢,對我們的判斷應該是特別重要的。

因爲美國的經濟實力和美聯儲加息的意向,利率水平已經走到了臨近5%,美元升值是必然的。但是美元儘量避免升值對自己產生不利影響,力求貶值。但是升貶一定是波動率區間的一種變化,並不是單邊直線的一種表現。我們應該抓住美元升值對人民幣貶值的機會,來做我們自己的事情;而在美元貶值人民幣升值的時候,把控風險,這就是最好的應對。我們不可能主動去駕馭市場,但是我們可以有準備,去應對可能產生的風險。

本站財經智庫(微信公號:wyyjj163) 出品

本站財經智庫是本站新聞打造的財經專業智庫,整合本站財經原創多媒體矩陣,依託於上百位國內外頂尖經濟學家的智慧成果,針對經濟學熱點話題,進行理性、客觀的分析解讀,打造有態度的前沿財經智庫。歡迎來稿(投稿郵箱:cehuazu201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