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成勞動關係合意是勞動關係成立的關鍵

本報訊 近日,江蘇蘇州姑蘇區人民法院審理了一起新就業形態勞動用工模式下的勞動關係爭議糾紛

蘇州某公司系某互聯網平臺運營公司。小趙系該互聯網平臺騎手。蘇州某公司與濟南某公司簽訂項目外包協議委託濟南某公司完成蘇州區域內的客戶送件任務。濟南某公司遂將其未蓋公章的勞動合同放置在蘇州某公司處,騎手在勞動合同上籤完字後,由蘇州某公司寄回濟南某公司蓋章。小趙的工資自入職起一直由江西某公司發放。濟南某公司另行委託河南某公司爲小趙購買了團體意外險。2018年8月,濟南某公司與蘇州某公司結算的服務費名單中包括小趙。蘇州某公司將小趙已經簽字的勞動合同郵寄至濟南某公司蓋章,但濟南某公司並未加蓋公章。

2018年9月,小趙發生交通事故死亡,其近親屬向仲裁部門申請確認勞動關係。因仲裁請求未予受理,故訴至姑蘇區法院

法院審理後認爲,認定勞動關係應重點審查建立勞動關係合意。濟南某公司將空白勞動合同放置在蘇州某公司的行爲,實質是向騎手發出訂立勞動合同要約,且騎手工資系由濟南某公司委託江西某公司發放,騎手的勞動成果亦由濟南某公司實際享有,故判決確認小趙生前與濟南某公司之間存在勞動關係。

濟南某公司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法院審理後作出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姜偉

法官說法

傳統用工模式中,勞動者工作安排、工資發放、保險繳納等,專屬於一個用人單位執行。但在新就業形態勞動用工模式下,生產要素出現拆分至諸多企業態勢。不少平臺設立企業將人事管理業務管控資金支付及工資結算等事項通過外包方式拆解給不同要素企業掌控負責。新就業形態從業人員發生傷亡事故後,不同主體之間相互推諉,導致勞動用工主體與法律關係難以界定,需要通過法院主動追加訴訟主體進一步查明案情,導致案件審理週期長、勞動者維權舉步維艱。

本案中,法院着重審查合同訂立過程、工資支付方式、主營業務內容等,排除江蘇蘇州、江西、河南衆多參與要素支配公司在確定法律關係時的干擾,徹底查清從業者建立勞動關係合意相對人、委託支付工資主體及勞動成果享有者均爲濟南某公司的待證事實,從而認定濟南某公司爲勞動關係主體,有力保護了勞動者的合法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