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讀者領略文學名家風采

燦若星辰文學名家,不僅在中國現當代文學史上留下口口傳誦的名篇佳作,更以他們爲人爲文的高尚品德影響世人中國現代文學館徵集編目部主任慕津鋒從事文物文獻資料徵集工作20餘年,因工作原因,曾與諸多德高望重的文學名家交往甚篤。他將這些故事記錄下來,寫成《難以忘記的文學名家》一書,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難以忘記的文學名家》收錄作者回憶文章19篇,其中寫到被稱爲“民國最後一位才女”的楊絳、“漢語拼音之父”周有光、“紅學大師”馮其庸、中國戲曲理論大師郭漢城、“蜀中五老”之一的馬識途溫文爾雅的詩人屠岸、“當代談遷王火、“老頑童”高莽等,這些篇什閃耀着文學名家們的思想火花,更彰顯出他們的風骨情懷

“1999年大學畢業,我到中國現代文學館徵集室從事徵集工作,有機會結識諸多文學前輩。他們身上有對文學的堅定信念,有對自己所從事事業的執着追求,這種信念與執着至死不悔。他們早已著作等身、名滿天下,但卻一直謙虛好學,對知識的渴望從未停歇。這讓我極爲敬佩,因此想把與他們交往的細節記錄下來,以饗讀者。”慕津鋒說。

書中,作者感佩周有光先生在百歲時還要求自己“終身教育,百歲自學”,百歲後出版了《朝聞道集》《拾貝集》《逝年如水――周有光百年口述》等多種著作;難忘陳忠實先生的忠厚率真、以誠待人、執着不懈,他對自己的要求是有生之年寫出“一本兩本死後可以墊棺做枕的書”。

除了對文學名家進行素描外,作者着重留心他們對自己的諄諄教誨,這是前輩們人生智慧的閃現,也啓發讀者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文藝觀。比如,文藝理論家錢穀融教授題字淡泊明志寧靜以致遠”,希望作者磨鍊心性,再安靜一些;翻譯家高莽講述了母親82歲時給自己題寫“人貴有自知之明”的故事,回憶她如何言傳身教,告誡自己認真做事;屠岸先生說“膽欲大而心欲細,智欲圓行欲方”是自己的座右銘;《小英雄雨來》作者管樺竹子所代表的君子精神推崇備至等。

慕津鋒說:“我希望以第一人稱視角,講述自己眼中的文學名家,進而讓讀者瞭解他們的性格、氣質與精神,格局、眼界視野。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周有光先生不停告誡我要‘從世界看中國’,要有大局觀世界觀,纔能有大胸懷、大境界作家阿來主編《科幻世界雜誌時,竟拒絕香港李嘉誠財團的注資,因爲他把這份雜誌當作一份事業,擔心資本影響到文學品質。書中的人物之所以能取得比較大的成就,與他們的精神品格密不可分。”

此外,因與文學名家的往來多與徵集工作有關,作者還通過手稿圖書等捐贈過程的還原,展現出馮其庸、羅孚蕭逸溫瑞安等作家的無私慷慨和超拔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