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紐、芬、臺防疫出色的共同點:女性領導人

紐西蘭總理雅登(圖)上週宣佈近2個月來的防疫封鎖政策獲得成功,將開始解除封鎖逐步恢復民衆正常生活。(圖/美聯社

芬蘭34歲女性總理馬琳透過4名女性領導政黨進行聯合執政,這次疫情死亡人數不到鄰國瑞典的10%。(圖/路透

紐西蘭總理雅登(Jacinda Ardern)上週宣佈,該國從3月25日以來實施的封鎖政策獲得成功,將開始解除封鎖逐步恢復正常生活。她做爲一位女性領導人對疫情防控成績讓許多觀察家的注意到:包括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芬蘭總理馬琳(Sanna Marin)與臺灣英文總統等同樣是女性領導人治理之下的防疫成果同樣非常出色。她們成功防控疫情或許與性別無關,但這些國家共同的做法倒是值得其他國家參考。

美媒《紐約時報》在一篇《爲什麼由女性領導的國家在抗擊疫情上做得更好?》的文章中指出,由女性領導的國家在對抗冠狀病毒方面似乎特別成功,這是一個被廣泛關注的趨勢。除了近期的紐西蘭總理雅登之外,梅克爾領導下的德國新冠肺炎死亡率遠低於英、法、義大利西班牙;芬蘭34歲總理馬琳帶帶領4名由女性領導的政黨進行聯合執政,疫情死亡人數不到鄰國瑞典的10%;臺灣蔡英文總統的病毒防治成果也是世界上最成功的例子之一。

文章指出,這些特例不應直接得出女性領導人一定比較好的結論。但是專家們認爲,女性領導人的成功仍能提供寶貴經驗,幫助度過目前與將來的危機

女性領導人的出現可能表明一個國家擁有更具包容性的制度和價值觀,文章引述專家分析稱,多樣化的資訊來源以及願意聆聽音的領導者,對成功應對疫情至關重要。因爲在做重大決策時避免「團體迷思」和盲點的唯一方法,是確保具有不同背景專業知識的代表在場,而擁有一位女性領導人可以顯示不同背景的人能在決策團體中獲得一席之地,該團隊也就能以多種角度來應對危機。

文章舉例,梅克爾政府在制定其新冠病毒政策時考慮了各種不同的資訊來源,包括流行病學模型醫療機構的資料、韓國檢測和隔離計劃成功的事證。因此,該國的新冠病毒死亡率大大低於其他西歐國家。比起政府由男性領導、死亡人數的瑞典和英國,主要是依靠體系內顧問進行流行病學建模,很少有供外界專家提出異議的管道

川普總統公開露面時未戴口罩並受到批評之後,媒體分析稱,如果川普戴了口罩,傳達的信號將是:「美國對來自中國的無形敵人同樣無能爲力,連總統都得躲在口罩後面。」這種作爲符合傳統的強人形象。如果女性領導者同樣這麼做,會被認爲不夠女性化,這些因素使得女性很難成爲成功的領導者。

紐西蘭雅登總理應對疫情的方式與傳統模式相去甚遠,但她謹慎的領導方式被證明是成功的。專家分析稱,「早早關閉經濟是一種規避風險策略」,「因爲沒人知道會發生什麼,所以我們的策略是首先保護生命。」

相比之下,川普把病毒擬人化,變成讓他痛斥的敵人,雖然有利於選票,但完全無助於控制疫情,所以美國現在成爲新冠病毒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以強硬脫歐政策上臺,但事實證明,他用來與歐盟鬥爭的技巧在對抗疫情時並不管用,導致英國的死亡人數現在是全球第2高。

當然,男性領導人也能克服性別成見,但是女性這樣做的政治代價會較低,因爲她們採取謹慎、防禦性的政策時不必違反公認的性別規範,而且未來這種領導風格可能會變得更有價值。例如,在應對氣候變遷的問題上也是如此,它像病毒一樣,不是威脅它就會奏效的。

最後,文章認爲,這可能會改變人們對強大領導力的看法。人們從新冠病毒中學習到,另一種不同類型的領導者可能很有用,也因此學會並重視規避風險、充滿關懷體貼的領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