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業光鮮背後的灰色地帶:打假賽、不賺錢

競業光鮮背後的灰色地帶:打假賽、不賺錢(來源:商業師妹

說到EDG,你會想到什麼?是爲國爭光還是YYDS?自從EDG奪了冠,電競行業就獲得了無數的關注。和十年前的批評不同,這次大衆給予的是鮮花和掌聲,那麼國內的電競行業真的迎來繁榮了嗎?今天小師妹就來和大家聊一下,不賺錢的電競業以及它背後的灰色地帶。

如果你看過小說全職高手》,就一定知道主角葉修有着強大的家世背景,其實這是現實照進小說。因爲電競行業這些年,也是靠着一羣看似“不務正業”的富二代推動的。在2011年,中國的首富還是萬達老闆王健林,而獨子王思聰剛剛回國。拿着爸爸給的五個億,準備先賺他一個小目標。王思聰的投資眼光還是很不錯的,當時英雄聯盟國服才上線了三個月,他就在8月份發了一條微博,表示正式進軍電競圈。王思聰也是首批上了電競大船的富二代。在那一年,他收購了CCM戰隊,並從老牌強隊高薪挖走四員大將。

王校長在那時候還很有夢想,他曾對外界表示,要推動電競成爲規範化的體育賽事,讓它真正的走入主流視線。那其他富二代儘管沒有首富兒子高調,但此後,也紛紛入場

比如蘇寧的張康陽、賭王之子何猷君,還有氪金大佬秦奮等等。他們這幫人。除了都是二代,其實還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有着電競夢的遊戲死忠粉。比如何猷君曾參加電競綜藝,據說秦奮也在遊戲中氪金過億。還有EDG的老闆朱一航,地產大佬朱孟依的長子。他也經常去現場看英雄聯盟的比賽

但俗話說的好,談錢傷感情,談感情傷錢。靠着富二代模式發展,這電競真的賺錢嗎?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去看看上市公司數據。Astralis Group——全球唯一由純電競俱樂部組成的上市公司,它包括大名鼎鼎的A隊(Astralis)、《英雄聯盟》的Origen戰隊和FIFA的Future FC戰隊。這家公司,在2019年登陸納斯達克市場,就開始了漫長的虧錢之路。當年淨虧500萬美元,去年又淨虧230萬美元。注意,我這裡說的是“淨虧損”!

從傷感情的角度講,那相當於兩年都白忙活了。說到這兒,粉絲可能不樂意了,A隊成績這麼好,到底是差錢,還是差事兒啊?

其實說到底,啥都不差。真正的原因是,在開源不足的情況下,它們給的實在太!多!了!目前,除了融資,戰隊的商業收入主要來自三個部分:獎金、贊助,還有門票。收入的大頭,就是金主爸爸給的贊助費。所以在這個設定下,一場比賽能夠吸引多少關注就變得至關重要。怎麼讓一場比賽,能燃起來呢?當然要靠明星選手啊。

A隊的母公司,也把錢主要拿來開工資了。2019年,員工成本還是395萬美元,2020年就整整翻了一倍還多,增長到800萬美元。結果就是,在《CS:GO》選手收入排行榜上,A隊連續三年制霸榜單

靠高薪吸引選手,再靠好成績來吸引贊助,這就是電競老闆們開工資“不眨眼”的原因。

國內的情況其實也大同小異。由於很多戰隊沒有公開財報,所以無法得知具體數據。但是EDG的教練阿布曾直播當中透露,全聯盟就只有EDG是賺錢的。因爲老闆開拓了很多業務,而且他表示所謂的“賺錢”,也僅僅是維持收支能夠平衡。

那不賺錢還要搞電競,難不成富二代們真的是爲愛發電嗎?

顯然,答案是否定的。他們看中的,其實是電競背後的流量價值以及z世代觀衆的價值。沒錯,很可能就是屏幕前的你們啊,是不是沒想到,自己對富二代們這麼重要吧。

在2018年,《英雄聯盟》總決賽觀看人數還是兩億多,而到了今年s11賽事,b站直播最多有5億人圍觀。而奪冠的話題,微博閱讀超過數10億,知乎熱度,也在百萬以上。

這些二代投資者們正是看中了,電競能帶來巨大的流量。他們相信,在更長的賽道上,它能成長爲下一個世界盃。當然泡沫和價值並存,而除去了光鮮的一面,這個行業也有着很多的灰色地帶,距離真正的繁榮還比較遙遠。

首先,電競賽事和競技項目生命週期有着非常強的關聯度。這些競技項目具體包括星際,魔獸,CS,後來也有DOTA,LOL,還有近些年的絕地求生等等。

上週不看EDG比賽的人,其實很可能,當年也沒日沒夜玩過cs。所以當每一款遊戲,都有着各自對應的賽事,就導致了關注者無法被積累迭代。換句話說,每個賽事的觀衆都天然的被分散了。這也是爲何其他的體育賽事會被普遍認可,而電競就存在着巨大的爭議。如果一款遊戲不火了,那麼背後的戰隊和選手又該怎麼辦呢?

在短暫的生命週期內,其實圍繞變現引發了一系列的問題。首先,不少的賭局圍繞着電競比賽開展,雖然疫情下有很多傳統賽事無法進行,但線上的電競卻可以不受阻礙。在疫情後,歐美地區就有着大量的電競博彩公司被註冊,相關業務短時間內增長了四十多倍。

其次,職業選手往往要付出全部青春,還面臨着沒人關注比賽而最終失業的風險。所以,就有選手參與賭局並且打假賽。他們中一小部分是因爲賭博欠款或比賽違規被威脅。而更多人,則是迫於生計

金光閃閃的電競行業,儘管頭部選手的收入很高,但在我們看不見的角落裡,相當一部分人十六七歲就參加了青訓營,拿着幾千元的工資,在日夜顛倒下,每天訓練16個小時。最終也只能成爲二三線選手。由於上下游很多環節沒打通,他們也無法像其他運動員一樣去轉行做老師或者當教練。等到退役時,很多人才發現,自己沒有其他技能和學歷可以在社會上生存。

那打假賽能賺多少錢呢?據業內人士透露,有時,一場比賽就能賺十倍工資,所以自然有人會選擇賺快錢。

其實前面說的一切,不賺錢也好,有灰色地帶也好,恰恰都是我們對電競認識的縮影

一部分人眼中,電競行業就代表着多金和潮流。有些學生甚至不管自己天賦如何,就拋棄學業也要參與進來。另一部分人覺得,電競就是擊鼓傳花龐氏騙局,完完全全在荼毒年輕人。

要解決這些問題,其實最好的辦法就是不偏不倚,去正視這個行業。電競業的崛起離不開Z時代。出生於95年以後,他們很早就接觸了網絡世界。在假期裡,朋友們聚在一起開黑就是生活的一部分。觀看電競比賽,這看似沒有推動實際生產,但本質在於滿足了客觀存在的精神需求。這和我們喜歡吃小龍蝦、喝冰可樂,其實一個道理。總不能是因爲健康吧?

並且,一些遊戲的學術性,現在也做的越來越好。比如說《刺客信條:起源》,它對古埃及文明的還原程度,都達到了學術級水準。

總而言之,一句話,不論電競的未來是不是光明,它背後的需求都是不可迴避的。如果你愛電競,請正視它,如果你不愛電競,也請正視它。畢竟,2021年了,時代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