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靶場”改變了什麼

陸軍某旅藉助“電子靶場”組織網電對抗模擬演練何楚洋

困境

常態開展實戰化對抗訓練,是大家的共同夙願

至今,某連連長張屹帆依然不敢肯定,自己是否已經完全掌握了手中裝備能力底數

一次,張屹帆帶隊參加高原演習。出發前,他把某型電子干擾裝備的相關理論背得滾瓜爛熟。

演習籌劃階段,當指揮部問及該型裝備的性能時,他自信滿滿地背出所有理論參數

然而,戰鬥打響後,該型裝備多次對“敵”釋放干擾信號失敗,險些影響演習全局。

“我們的裝備無法發揮出最大效能,很多適用於以往演訓場的參數被證明無效。”幾經摸索,張屹帆和戰友們才發現,在高原山地,隨着海拔升高,該型裝備的相關性能會發生變化。

爲了摸清該型裝備在不同海拔和地形條件下的性能變化規律,張屹帆和戰友們輾轉千里,進行了許多次實地試驗

“未來戰場,各種極端環境千變萬化,要徹底摸清電子戰裝備的性能邊界,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張屹帆的感受道出了電子對抗訓練面臨的首要難題――如何全面掌握手中裝備和自身能力底數。

“知己”不易,“知彼”更難。

那次跨區合同戰術訓練,該旅通信對抗技師陸耕耘提前做足了功課。他把對手的信號參數、樣式,以及“藍軍”在往年演習中的常用戰法摸得門兒清

然而,戰鬥打響後,對手並未按陸耕耘預想的那樣,先發制人地發動電磁干擾。令他欣喜的是,他和戰友們竟然率先偵獲了“藍軍”通信電臺信號。他們迅速啓動多型裝備,對藍方電臺目標實施干擾。

“事後證明,我們當時偵獲的電臺信號都是‘藍軍’故意佈設的假目標。”當陸耕耘和戰友們忙於攻擊這些假目標時,“藍軍”迅速摸清了他們的“底牌”,並突然實施反擊,一舉實現對紅方通信網絡的全面干擾。

面對屏幕上瘋狂跳動的干擾信號,陸耕耘和戰友們用盡各種辦法,依然偵不到、擾不了、攻不破。

那場敗仗不僅成爲陸耕耘的心結,也在全旅引發反思。

“辨不清對手的真僞、抓不住對手的信號、摸不準對手的弱點,就沒辦法打贏。”該旅議訓會上,“以深入研究對手牽引實戰化訓練”成爲重要議題

“知彼知己,百戰不殆。”在該旅參謀長李長勇看來,要在電子對抗中做到知己知彼,進而贏得無形空間主動權,唯有實戰化對抗訓練一途。

多年前,李長勇曾帶領一個營的兵力,參加上級組織的合同戰術對抗訓練。

那是一次實打實的對抗:不預設目標信號、不劃定干擾方向,模擬干擾也變成了實偵實擾。他們只能自主決策、自主攻防,以往演習前通報各類要素的“慣性做法”,被無底案、背靠背的自由對抗取代。

至於對抗過程,李長勇形容其“甚是慘烈”。那場對抗雖然失敗了,但他覺得,那纔是實戰化訓練本該有的樣子。

實兵對抗演訓機會畢竟有限,有的營連甚至全年都輪不上一回。受到訓練條件限制,常規在營訓練達不到實兵演練的難度和效果。”李長勇說,突破地域空間限制,常態開展實戰化對抗訓練,成爲大家共同的夙願。

破局

首戰失敗,恰恰說明“電子靶場”成了磨刀石

近幾年,某營代理營長輝光明顯感覺,外出參加實戰化演習的機會越來越多了。

“真實的能力底數需要不斷在實戰化對抗訓練中去摸清楚,制勝未來戰場的硬功也只有在實戰化訓練中才能練就。”該旅領導告訴記者,自體制編制調整改革以來,藉助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體制優勢,他們確實爭取到了更多實戰化對抗訓練的機會。

去年,李輝光帶領全營機動千里,參與跨區演習。他們十分珍惜來之不易的演練機會,爭分奪秒地蒐集對手電磁數據,全力熟悉情況、研判態勢、推演方案

然而,當戰鬥打響後,面對陌生的電磁環境、陌生的目標信號,他們還是惜敗而歸。

“如果我們日常訓練就能經歷這樣險惡的戰局,也不至於到了演習場上手忙腳亂。”事後覆盤,李輝光感到訓練離實戰化標準還有不少差距。

爲了探索常態開展實戰化對抗訓練的招法,該旅做了不少嘗試。

他們先是協調友鄰單位,租借部分裝備,進行復雜電磁環境佈設。但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接着,他們又在內部成立“藍軍”分隊,頻繁組織紅藍對抗訓練。但受各種條件侷限,難免陷入自我設計、自我循環的怪圈。

實戰化電子對抗訓練的突破方向到底在哪?

不久前,該旅邀請院校、廠家和基層官兵代表三方召開聯席研討會,探討無形空間對抗新趨勢。研討的議題只有一個:搞清未來戰場上電磁對手的真實模樣,實現日常高質量的實戰化電子對抗訓練。

最終,在上級指導下,匯聚各方智慧,能夠“建立多型靶標、構建複雜電磁環境、等效模擬各類電子靶標”的“電子靶場”系統被提上該旅的建設日程。

今年初,“電子靶場”初步建成,開始投入使用。

連長張屹帆在去年帶領連隊贏得“軍事訓練先進連隊”的榮譽。在該旅組織的紅藍對抗中,該連尖子團隊操縱的電磁干擾裝備幾乎打敗了全旅所有對手。他們首先向“電子靶場”發起挑戰。

“不管是背對背,還是點對點,我們在過去的電子對抗演練中總體上是勝多敗少。”張屹帆自信能夠帶隊壓制“電子靶場”模擬的複雜“敵情”,並希望以此贏得參與上級重大演訓活動的資格。

然而,對抗開始後,事情並沒有按張屹帆的設想發展。由於他們的電磁干擾裝備對目標信號的干擾效果不明顯,首次對抗成績被評定爲不合格。

張屹帆雖然敗了,但該旅領導說,這恰恰說明“‘電子靶場’成了”。

“在‘電子靶場’營造的複雜電磁環境下,我們對各種裝備的瞭解更深刻了。”這場敗仗讓張屹帆感受到某種震撼,“這種感覺,我們曾在跨區演習中感受過,這就是實戰的味道!”

“電子靶場”迅速成爲該旅官兵熱議的焦點。有了這樣一個極具挑戰性的“對手”,大家好像突然被激發出全新的鬥志。而對“電子靶場”的潛力挖掘和新訓練模式的探索,正緊鑼密鼓地展開……

蝶變

網電對抗不再是悄無聲息的“軟指標

在“電子靶場”投入運行的同時,某營營長王叢德帶隊參加了一次聯合演練。

當時,他們做好了完全準備。但演練剛一打響,“藍軍”網電對抗力量就使出全新“戰法”,將他們快速擊敗。

“導調組判定我們的電磁干擾行動‘無效’,但面對海量數據,我們難以快速找準敗因,也就很難快速調整提高。”爲了儘快掌握下一場演練主動權,王叢德第一時間把演練場上的相關作戰數據發回旅隊。該旅用“電子靶場”導調評估系統進行數據分析,很快找到了演練失利的癥結所在,並形成了改進方案。

在隨後的演練中,王叢德及時調整部署,逐步扭轉了無形空間的對抗形勢。

這件事也使該旅官兵見識到了“電子靶場”系統強大的效果評估能力。網電對抗不再是悄無聲息的“軟指標”。每次電子對抗訓練結束,他們通過評估系統,及時獲得真實有效的戰鬥數據和精準的量化評估結果,覆盤回放後還能得出下步針對性訓練改進方案。這使該旅電子對抗訓練頻次大幅提升。

“對抗完就能得出詳細的量化評估報告,贏在哪、輸在哪一目瞭然,參訓分隊可以有針對性地快速調整、快速提高。”該旅領導介紹,當高效的評估與先進的電磁環境和敵情佈設技術相結合,更是在訓練效益方面產生了巨大飛躍。

對於曾經那場跨區合同戰術訓練中,自己所遭受的慘重挫敗,通信對抗技師陸耕耘一直耿耿於懷。他一直想重回那天的對抗戰局中,找到最終的破局取勝之法。這也是該旅領導的共同心願。

前不久,該旅啓動“電子靶場”系統,終於模擬還原了那場敗仗中敵我雙方的對抗態勢。陸耕耘和戰友們再次入局,投入激烈的戰鬥。

經過數次對抗、覆盤,再對抗、再覆盤的錘鍊,陸耕耘和戰友們終於牢牢抓住了對手的信號命脈,並對“藍軍”信號成功實施干擾和壓制。

“構設真實戰場、構建逼真對手,才能練就打贏真功。”打了翻身仗的陸耕耘對下一步練兵方向有了更爲清晰的認識,“過去訓練,我們侷限於幾種常規的戰法和信號樣式展開對抗。所謂不貼近實戰,一個重要的方面就是對手設置得不真不強,而‘電子靶場’恰恰是難得的強敵靶標。”

從評估方式的變革,到敵情模擬和複雜電磁環境構設能力的提升,最終引發的是該旅訓練模式“革命”。

隨着“電子靶場”不斷建設完善,尤其是目標靶標體系組網構建後,該旅可隨時打造貼近戰場的電磁環境,動態調控險難局勢的對抗。

靶場建模、實設目標、回合升級、覆盤檢討……一種“回合升級對抗”訓練法正在旅隊試驗和完善。

“14個回合,20天連貫訓練,我們的對手靶標設置由簡到繁,訓練難度強度逐步加大,在回合升級中,戰鬥力不斷攀升。”代理營長李輝光帶隊體驗了“回合升級對抗”訓練法,對訓練新模式讚不絕口。

一輪又一輪對抗中,面對無形空間的“刀光劍影”,李輝光沉着指揮,運用各種戰法對“敵”電子目標展開攻擊。他們一路過關斬將,一路升級。直到贏下最難、最激烈的最終回合的勝利,他才清楚地知道:接下來的新一輪跨區演習,他們已經準備好了。

“常態開展實戰化對抗訓練,才能真正實現戰鬥力躍升。”該旅領導總結說,“電子靶場”已成爲撬動該旅戰鬥力的槓桿,推動旅隊訓練轉型升級不斷髮展。在“敵變我變”的反覆對抗中,該旅戰場制勝能力正穩步提升。(段江山、唐軍兵、何楚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