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殘奧會|走出“汶川”,圓夢東京

新華社東京9月3日電(記者劉揚濤劉金輝王子江)哪怕沒有獲得獎牌,但四川小夥田富剛依然開朗,因爲“能夠來到東京參加殘奧會,圓了我十三年前的一個夢”。

9月3日,田富剛在比賽中。新華社記者張金加

心願

汶川地震,田富剛的一生之痛。在那場震驚世界的大災難中,這個當時年僅22歲的東方汽輪機有限公司機械維修工人被倒塌的廠房砸中後腰腰椎骨折導致下半身癱瘓。

“那時候一度想要自殺。”回憶起災後那段最黑暗的歲月,田富剛說,“突然站不起來了,下半輩子只能與輪椅爲伴,我太絕望了,覺得人生失去了方向和意義。”

家人的鼓勵下,田富剛前往四川華西醫院地震傷員康復中心進行治療和訓練。從最基本的從牀上移到輪椅上,到輪椅上的複雜動作,以及高難度的爬臺階,他都學得非常快。但田富剛清楚,最難的並不是這些,而是心理上的恢復。

訓練過程中,治療師們發現田富剛在學習使用輪椅時表現出優秀的運動天賦。“我覺得你未來能成爲一名出色的運動員。”醫生的一句話,深深觸動了正處在迷惘中的田富剛。

9月3日,田富剛在比賽中。新華社記者張金加攝

“成爲運動員,這是最初我做夢都不敢想的。”田富剛說,“但轉念想想,爲什麼不呢?也許我的人生,就是需要做這樣的一場夢。”

2008年,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田富剛聊起自己的心願,他說,“我希望成爲一名運動員,有一天能夠登上殘奧會的賽場。”

追逐

2009年4月,在政府和媒體的幫助下,田富剛得到了去四川省殘疾人射擊試訓的機會。教練王萍認爲他比較有天賦,能靜得下心來,決定把他留下。

舉槍,瞄準,扣扳機,放槍,再舉起......每天上千次的重複動作,成了田富剛訓練的日常。在許多人看來枯燥的射擊場上,他卻漸漸找到了內心的平靜與專注。爲了追逐心中的夢想,他全力以赴。

然而,傷病的到來讓田富剛真正體會到了殘疾人運動員的難處。“長時間穿着又厚又重的射擊服坐在輪椅上訓練,一不小心屁股上就會長褥瘡,而且往往是破了才發現。”他說,“像我這樣的身體狀況傷口特別難好,2010年有一次我長了褥瘡,用了三年才完全治好。之後,又有兩次長褥瘡,對訓練影響很大。”

面對困難,田富剛從未想過放棄,要強的他一定要在這條路上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2010年,田富剛參加了廣州殘運會,第一次站在了洲際大賽舞臺上。此後他的成績不斷提升,在國內外的比賽中嶄露頭角。2019年,田富剛在澳大利亞悉尼舉行的世界殘疾人射擊錦標賽上拿下一枚金牌,收穫了他射擊生涯的首個世界冠軍

資料圖:2010年12月13日,田富剛與教練(右)交流比賽中的感受。新華社記者姚劍鋒

圓夢

2019年初,田富剛憑藉在國際比賽中的積分,獲得了一張東京殘奧會的入場券。“那時候太激動了,追逐了十幾年的殘奧夢,終於要實現了。”他說。

本屆殘奧會上,田富剛參加了男子R1級10米氣步槍和50米步槍三姿兩個項目,雖然沒能收穫獎牌有些遺憾,但開朗的他依舊錶示,“對於自己的表現基本滿意,因爲我已經突破了自己。”

“人生就像比賽一樣,不可能一直贏。但只要堅持奮鬥,總有一天你會實現自己的夢想。”田富剛說,“站上殘奧會的賽場,對我而言意義非凡,它不僅代表過去十幾年的努力有了回報,更讓我堅信:無論將來在哪裡、做什麼,只要努力,我一定能行。”

9月3日,田富剛在比賽中。新華社記者張金加攝

射擊改變了田富剛的人生,除了收穫自信與夢想,他還在射擊隊遇到了自己的另一半--同爲射擊運動員的陶蘭,兩人於2012年結婚,並且有一個8歲的女兒。說到妻子和孩子,田富剛總是滿面笑容、眼中有光,即將35歲的他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

3日上午進行的50米步槍三姿預賽過後,無緣決賽的田富剛結束了自己的東京殘奧之旅,雖然神情有些落寞,但提到未來,他依然充滿了樂觀和憧憬。

“生活永遠不會拋棄任何人,只有自己拋棄自己。”他說,“只要我們自己不放棄,明天的生活永遠是甜的。”

編輯樹文黃緒國、王浩宇唐雨萱(實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