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問》當下的中國青年應如何平視世界?(呂曉宇)

華人家長見證子女哥倫比亞大學畢業。(中新社)

作爲未來全球事務的重要參與者,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國青年投身於國際事務當中,逐漸將視野從西方世界拓展到世界各地,也體現出與其前輩不同的視角與自信。當下的中國青年應如何參與國際事務?應如何平視世界?

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助理教授呂曉宇過去幾年遍訪歐洲、亞洲、拉美。這位青年學者近日在接受中新社「東西問」獨家專訪時表示,中國正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青年一代要更加深入參與到國際事務,這種參與具有重要價值,也有助於中國青年理性平視世界。

中新社記者:您曾在敘利亞黎巴嫩委內瑞拉開展國際衝突的田野研究。身爲中國青年,您爲何選擇國際衝突作爲研究方向?

呂曉宇:從小我就對國際衝突領域很感興趣。我會把這些衝突當作瞭解當地的一個契機。雖然它是一個非常不幸的切入口,但卻提供了一個維度大家瞭解當地的另一面。

回望中國歷史,鴉片戰爭以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裡,中國不停地處於衝突和戰爭之中。事實上這意味着衝突是塑造老一輩人的生活經驗,乃至整個國民身份非常重要的一個因素。

個人而言,每一代人都有各自的時代命題,而這往往跟所處時代最凸顯的國際衝突相關。敘利亞戰亂期間正值我接受高等教育階段,我認爲它是當代人需要去理解和迴應的時代命題。

其實,研究敘利亞並非遙遠,衝突遍及人們的生活細節。應對這些衝突就是直面那些和自身觀點立場不一致的個人與羣體

中新社記者:您曾擔任澳洲國立大學戰略和國防研究中心研究員,還曾供職於聯合國。您如何看如今越來越多中國青年參與國際事務?他們身上體現了哪些價值?

呂曉宇:我覺得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我希望越來越多中國青年參與到國際事務中,進而更新對國際事務乃至世界的認知。之前談到國際事務或者國際組織,很多人將它視爲一個高大上的存在。今天人們的日常生活,飲食起居,已然存在於全球化的網絡中。我希望通過中國青年的深化參與,讓國際事務更加接地氣。

事實上,這種參與還能向世界傳遞出「中國青年也有迫切參與和改造世界,努力把它變得更加美好」的信號。除了作爲歷史敘事中的一個多民族國家,世界也會認識到當代中國具有的世界影響。

中國青年在參與國際事務時,要認真分析參與的國際事務以及接觸到的國際力量,並思考和什麼樣的思潮結合在一起。學會撇清與被淘汰或被批判的體系的關係,儘量參與到現在既有的改革性、建設性的力量之中。

中國青年參與國際事務的價值在於其自有的身份。當中國青年以本身的國別和種族身份出現,會帶着一種新的理解和關懷進入,代表着一個不同於之前西方國家和當地建立起來的既有關係。

中新社記者:中國青年在助力中國「建設性參與」國際秩序重建及全球治理的隊伍中,應扮演何種角色?

呂曉宇:在認知層面,中國青年需要去面對的一個問題是,如何區分參與和干涉。中國是堅持不干涉任何國家內政的,這意味着在研究他國政治時,要站得遠一點。但站得遠一些並不代表不參與。當然,中國青年的參與需符合當地國情且在當地社會允許的社會環境中進行。從現實看,無論是中國的投資還是移民早已到達世界各地,已經形成某種既有性的介入存在。如果不加以更具建設性的參與,可能會給中國帶來某種負面影響。

中新社記者:近年來,中國青年一代看待西方的視角逐漸自信,展現出理性的「平視」。結合自身經歷,您認爲當下中國青年在看待世界以及參與世界中有什麼不同?心態有怎樣的變化

呂曉宇:普遍認爲,2008年是中國青年看待國際事務的心態和視角發生轉變的節點。但就個人經驗看,我認爲真正的轉變發生在2012年前後。那時大家能明顯地感覺中國崛起不再是一個口號,而變成了人們廣泛討論的事實。

隨着中國國力的增長,中國年輕人開始以一種新的方式去看待中國以及中國和世界的關係。

首先是對於西方國家的祛魅。以留學生爲例,之前出國留學,多以一種仰視的視角去學習當地的文化、科技等。現在越來越多年輕人逐漸將視角轉爲平視,不會感到那種強烈的等級感,或感覺踏入一個更先進社會,出國更多是在不同的國家體驗生活。其結果是,人們不僅平等看待歐美國家,同時也將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當作需要了解的對象。這種轉變對中國青年羣體的未來發展影響深遠。

其次是重拾對第三世界的興趣。在這樣一個理性平視發生的過程中,更多中國青年的興趣轉向了亞非拉國家。即便他們到英國留學,也是希望通過英國的教育體系去了解他們感興趣的國家。這個過程也是重新認識、發掘中國更多意義的過程。世界不再只是中國和西方的二元對立,而是成爲了一個多元存在。

最後是外界對中國青年羣體認知的改變。隨着中國青年的身份更加多元、姿態更加自信,更多國家會產生「我們要去同他們對話」的想法。我在牛津讀書時,能夠感受到,他們不僅把中國學生看作知識的吸納者,還會看成重要的立場和觀點的輸出者,覺得我們的參與對未來世界秩序形塑必不可少。從西方的教育體系中,也能窺得爲何他們對民族主義問題如此關注。原因或許還在於他們突然感受到的中國青年自信話語表達是之前沒有感受到的。

中新社記者:當前,部分國際輿論質疑中國存在民族主義情緒。作爲新時代的年輕學者,您怎麼看?中國青年應如何做?

呂曉宇:外界對中國民族主義情緒的議論是消化新興國家崛起的一種表現。他們對中國崛起的直觀感受是中國普通人情緒發生了變化,且這種情緒極易被概念化。在新舊秩序轉換過程中,這樣的概括是西方世界所熟悉的描述一個新興大國國民情緒的慣性表達。

歷史上看,一個新興大國崛起,很容易引發周遭的質疑。面對這樣的議論,應將視角集中於自身對本國崛起的看法。在秉持愛國主義的同時,也應兼具國際主義關懷。在探索民族主義外延之時,不能只進行自我認同的強化,要警惕不被外界單一邏輯所掌控。

另外,在迴應他人的議論時,中國應思考如何同其他的民族和國家打交道。如果公衆有足夠強烈的民族自豪感,就應有足夠的責任感去構建一個更加豐富的中國形象。這也恰恰是中國青年的使命所在。

(本文來源:中新社「東西問」專欄,授權中時新聞網刊登)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