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日、美關係,觀察蔣中正的另一視角

各界對蔣介石評價,包括他的國際觀與對外關係,「蔣介石與世界」國際學術研討會三篇涉及蔣介石國際戰略調整與日、美對蔣介石認識的論文,可提供民衆另一個觀察與評價蔣介石的角度

日本竺波大學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科博士生陳羣元指出,戰前日本政府對於蔣介石的認識,除了報刊之外,主要是透過外務省駐華外交官員情報,但從情報入手的管道意見傳達來看,可很明確發現,在1933年《塘沽停戰協定》締結迄至1935年蔣介石出任行政院長時期,外務省與蔣介石之間,一直存在着相當深刻的鴻溝

陳羣元分析,與日方關係良好的黃郛、汪兆銘持續將蔣介石塑造成一位有意與日方修好的中國領袖,而中日有着共同的敵人蘇聯,爲了抵抗蘇聯侵略與赤化中國,中日有共存與協調合作的必要。一直到蔣介石心腹張羣擔任代言角色,才使日本外務省增進對蔣的實質認識。日本外務省的蔣中正認識,是一個虛幻形象,這相當程度上着實地影響了外務省的對華工作。

日本大東文化大學教授鹿錫俊考察大戰爆發前後蔣介石的國際觀察與戰略。他歸納出「日蘇必戰情結」是認識蔣介石國際觀的一個重要特點。它不僅在1937年七七事變當時強化了蔣介石對日抗戰的決心,直到1939年也還一直在深刻影響着蔣的認識和決策。而歐戰爆發後,爲遏止英法對日妥協,蔣介石提出對德宣戰的思考,這就是讓「中日問題歐洲問題連帶解決」的觀點

鹿錫俊說,1939年的蔣介石雖然自視甚高,但在處理事關國家命運的外交大計時並不獨斷專行,在遭到反對時,他雖憤怒但最終還能退而反省集思廣益國民政府此時期的外交決策過程允許各種意見進行比較平等的爭論,這是蔣介石及國民政府在抗日外交上最終基本贏得成功的一個重要原因

研究「魏德邁與蔣介石」的文化大學史學系教授王綱領則表示,國人對魏德邁(二戰時期盟軍中國戰區參謀長,1947年任特使來華)之印象不外堅決反共、支持甚至偏袒國民政府及蔣介石,實際上魏德邁對蔣及對國府支持之中帶有批評、期待其改革,恨鐵不成鋼、但其實並不絕望。

(今日稿擠,許倬雲教授大作家事國事天下事》暫停刊出一天,明日繼續)